以色列文物局本周二表示,雅法的标志性建筑——雅法钟楼上最后一块奥斯曼帝国苏丹的图章在多年失修后终于恢复了昔日的荣光。这似乎象征着以色列政府与现土耳其政府之间正在好转的关系。

面朝南方的一块带有这位统治者签名的图章窗板是这座钟楼最原始的四块窗板中遗存的最后一块,另外三块都在2001年被换成了玻璃复制品。去年雅法钟楼开始进行大规模修复时,管理员发现苏丹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Sultan Abdulhamid II)的这块图格拉(Tughra,即官方文字标志)不仅失去了原来的色泽、出现了裂纹,还有可能会剥落消失。

唯一留存的这块图章一度模糊不清。(图片来源:Faina Milstein/以色列文物管理局)

唯一留存的这块图章一度模糊不清。(图片来源:Faina Milstein/以色列文物管理局)

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是1876年至1909年间奥斯曼帝国的统治者,在位期间他在各地兴建了共七座钟楼。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登基二十五周年纪念之际,雅法的犹太市民和阿拉伯市民捐款建设了这座钟楼。1903年,钟楼完工。

当时,奥斯曼帝国正处于困难之中。一方面,全国各地拔地而起的钟楼是这里现代化的象征;另一方面,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也希望能借此向一些偏远城市与城镇灌输国家和苏丹的影响力。在对国民施加专制统治的同时,他也见证了奥斯曼帝国的现代化与西方化进程。

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兴建的七座钟楼中有六座目前尚在,它们分别位于雅法、阿卡、纳布卢斯、采法特、拿撒勒和海法。位于耶路撒冷的钟楼1908年至1922年间还矗立在中央市场广场上,随后英国统治者将其迁至邮局和市政厅大楼旁。1934年,这座钟楼被彻底拆毁。

“图格拉最早是作为奥斯曼帝国第二任苏丹奥尔汗(Orhan)(1326-1362)的印章出现的。自那以后,它就成了奥斯曼帝国苏丹以及奥斯曼帝国本身的象征。”以色列文物局考古学家约阿夫·阿尔贝尔(Yoav Arbel)在一项声明中表示,“图格拉是一种字母标志,上面涵盖了苏丹的姓名、头衔、父亲的名字、祝福语以及奥斯曼帝国的符号特征等信息。”

在更加仔细地检查了这个图格拉后,以色列文物局祛除了上面的菌斑,管理员马克·阿弗拉哈米(Mark Avrahami)为印章新做了一个支架,加深了印章的颜色,并在两周前将其送回了雅法。

土耳其积极参与了奥斯曼遗址修复。目前以色列文物局并未就雅法钟楼修复工作是否得到了土耳其政府的协助一事发表评论。

眼尖的游客到耶路撒冷旅游时也会在马哈耐·耶胡达市场(Mahane Yehuda)外雅法街(Jaffa Street)的耶路撒冷卫生局(Jerusalem Health Bureau)顶部看到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的图格拉。此外,人们也能在这座钟楼附近的Qishle看到这位统治者的图格拉。近来以色列文物局修复的耶路撒冷城门前引人瞩目的公共喷泉上方也保留有这位统治者的图格拉。

以色列文物管理局对图格拉进行修复后立即将其移回钟楼上。(图片来源:Niki Davidov/以色列文物管理局)

以色列文物管理局对图格拉进行修复后立即将其移回钟楼上。(图片来源:Niki Davidov/以色列文物管理局)

——————

相关阅读:

以色列—你那么美,却未曾被世人了解(三)

镜头里的圣城:耶路撒冷一百年前的模样

三千年的时尚:以色列出土所罗门时期的衣物

以色列最贵住房:特拉维夫4100万美元顶层豪宅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