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以色列的城市一样,加沙也开始慢慢回到日常,然而这只是表象。

马路上又有了行驶的汽车,人们涌进商店抢购。加沙的政治分析师萨迈赫告诉《以色列时报》记者:“我们很快就适应了战争状态下的生活,回到和平的生活就更快了。”

但是他认为,这种安静是一种假象。“一切还没有结束。哈马斯面临着很多压力,如果埃及和以色列不允许解除封锁,哈马斯将重返战场。”萨迈赫说。

他补充说,加沙的民众在两者间犹豫:想战争继续还是停止。

“事实上,那些失去孩子和亲人的希望战斗继续,那些房子被摧毁的人也是。”他说,“他们已经一无所有,因此向哈马斯施压,希望完全解除封锁之前不要停止战斗。另一方面,那些房屋完好的人希望战争结束。”

萨迈赫补充说:“如果你觉得战争结束了,那你就大错特错了。你有看见哈马斯任何高级官员离开地堡吗?无论是政治派别的还是军事派别的,没有一个走出地堡。昨天,他们信誓旦旦地说:我们还处于战争时期,战争还没有结束。哈马斯已经为新一轮的冲突做好准备。如果开罗谈判没能有任何实质性进展,他们就不会罢休。”

我问他,如果开放加沙与以色列的边境,能不能阻止哈马斯重新发动战争。

“别想了,”他回答说,“如果拉法通道不能开放,或者加沙不能建立港口,哈马斯就会重新发射火箭弹。到那时,摆在我们面前的将是更残酷的战争。”

其他政治分析师听起来就没有这么肯定了。有一位分析师解释说,加沙就像一个在战场上受了重伤的士兵,但是战争正在最激烈的阶段,所以他还坚持战斗。“现在冲突停止了,加沙将开始喊痛。我对哈马斯能否坚持到第二轮冲突表示怀疑。”

的确,加沙的大部分地区都几乎变成了废墟,特别是西杰亚(Shejaiya),拜特哈农(Beit Hanoun)和希札(Hiza)。像其他加沙人一样,周二,巴西姆回到西杰亚,看看他被摧毁的房子里还剩下什么——或者说不剩下什么。

“没有什么可看的,”他告诉我说,“只有碎石堆。我想知道哪堆碎石是我的房子,哪堆是邻居的。”

他好不容易在加沙的另一居民区租了一间小公寓。在那里,他和家人与另外45名加沙人住在一起。房子既没有电也没有可用的厕所。

这并不罕见。加沙的记者估计,战争造成约30万加沙人无家可归。他们的房子不是被完全摧毁,就是已经严重毁坏无法回去居住。

“谁会帮你重建你的房子?”我问巴西姆。

“我不知道。”他回答说,“也没有人知道。这是全加沙人都想知道的问题。我们关注开罗的谈判,希望谈判结果能给我们答案。否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巴西姆和他的家人还是幸运的,不是所有人都能够租到房子或公寓。周二,大多数无家可归的加沙人看到他们破碎的房子,只能回到亲戚家住,或者前往联合国难民救济及工程局(UNRWA)设立的学校避难所。有些人已经在避难所呆了好几天。

一位来自加沙的朋友依马德告诉我说,他家位于加沙谢赫-拉德万区,最近至少有50人在他家避难。

“我们能做的只有这么多,每个人都必须帮助他人。去西法医院的院子看看,你就会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可怜了。那里已经变成了一个帐篷之都了,真是一场灾难——很多家庭居住在帐篷里,哪都不能去。”

依马德同样不知道谁会帮助加沙恢复生活,谁会帮助加沙重建家园

他说:“我们知道一个关于重建加沙的国际峰会九月在挪威举行。可能到时我们会得到答案。”但是他听起来完全没有信心。

欢迎关注微信号“以色列时报”,关注以色列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