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以合作的圈子里活跃着这么一群人,他们是以色列人,会说汉语,了解中国文化,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为中以交流牵线搭桥。在国际三八妇女节来临之际,本文作者采访了三位以色列年轻女性,她们都曾经在特拉维夫大学东亚系学习汉语,毕业后从事跟中国相关的工作。从她们的故事里,可以看到以色列女性独立、勇敢、热情的品格,也可以一窥以色列同中国日益紧密的友谊。仅以此文献给所有奋斗在中以合作一线的女性朋友,祝她们节日快乐!

凯琳•拉维夫:走出舒适区

大多数特拉维夫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对“凯琳”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对许多中国新生来说,凯琳是她们认识的第一个以色列人,甚至在抵达以色列之前就已经与她在微信里聊得火热了。

“认识多少个中国学生?我数不清了。”凯琳•拉维夫(Karin Raviv)笑道。从2014年担任特拉维夫大学中国推广负责人起的两年里,凯琳往返于中国和以色列,参加北京、南京等地多个教育展,向中国年轻人宣传特拉维夫大学,并让在特大学习的中国年轻人更好地了解以色列。

凯琳(左)在武汉大学进行宣传(图:凯琳提供)

凯琳(左)在武汉大学进行宣传(图:凯琳提供)

“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以色列,中国的学生都非常努力。”凯琳如此评价她眼中的中国年轻人。“尤其是在以色列的中国学生,他们敢于走出舒适区来到以色列,适应并融入这个与中国完全不同的社会,是一件非常需要勇气的事情。”

“敢于走出舒适区来到以色列,适应并融入这个与中国完全不同的社会,是一件非常需要勇气的事情。”

“走出舒适区”是凯琳的信条之一。对大多数以色列学生来说,掌握中文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希伯来语里形容某件事情很难的时候,我们会说‘它像汉语一样’。”她打趣道。然而汉语学习的不易并没有打消她对中国文化的热情。“我没有去中国,但渴望感受中国的氛围。所以尽管预见到了学中文会很辛苦,我还是坚持。”2012年,凯琳考入特拉维夫大学东亚系,2014年在北京清华大学接受了5个月的汉语培训,期间前往山西、上海等地游玩,并在位于陕西汉中的同学老家过了一次中国年,一起放鞭炮、扫墓、走亲戚,还看了春晚。短暂五个月的时间里凯琳认识了很多中国朋友,也因此让她获得了在特拉维夫大学国际办公室工作的机会。

在2014年凯琳开始在国际办公室工作之前,特拉维夫大学的中国留学生非常少。“中国与以色列之间除了商业联系外,我们还希望加强更多的文化联系,让更多中国学生来以色列学习,亲身感受以色列。”在中国留学时凯琳发现中国年轻人喜欢用微信,因此在中国宣传时,凯琳借助微信给对以色列感兴趣的中国学生答疑解惑。在校方和她的共同努力下,自两年前开始中国学生逐渐从几十人增长到120多人。“我是第一个想出要用微信做宣传的以色列人!”凯琳一脸骄傲地说道。

然而事业初见成果的凯琳此时却选择辞职尝试创业投资。目前凯琳在以色列洼地(Vadi)创投有限公司担任项目经理,为有意向来中国投资的企业提供支持,帮助更多中国资本顺利进入以色列。尽管专业领域完全陌生,凯琳却丝毫不害怕新的挑战。面对中以文化之间的差异,凯琳不喜欢做出好与坏的评价,而是强调自己思考角度的不同:“我努力让自己不去简单地评判事情,不同的思维方式和行为可以从不同文化的角度去理解。”

“中国与以色列今后各个领域的联系会越来越紧密,而我的经历可以帮助加强中国与以色列之间的交流,这是件有意义的事情。”凯琳与同事最近正在准备即将到来的重要商业会议,除此之外她还在特拉维夫大学攻读安全与外交专业的研究生。面对压力重重的生活状态,凯琳却乐在其中:“女性在新的机会面前可以更加主动一些。在军队的经历让以色列女性更加独立、阅历更加丰富,因此在生活中更加果断、自信。”她同样希望中国女性能够在事业上更加勇敢,追求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中国女性非常善良,也非常聪明,如果再主动与勇敢一点会更好。我妈妈一直告诉我一定要敢想敢做,要相信自己无所不能。怀着这种信念并尽力尝试,一定能成功。”

诺亚•穆扎菲:热情点燃事业追求

毕业一年半便在初创企业崭露头角的诺亚•穆扎菲(Noa Muzzafi)从学生时代起就是各种学生活动的活跃分子。曾连续两年担任特拉维夫大学东亚系学生会主席的她工作成果颇丰,仅2013年的亚洲就业交流会就吸引了12家中国企业和500名以色列学生参加,迄今为止已帮助200多名毕业生找到工作。类似成绩不胜枚举。

诺亚与中国的缘分开始于兵役结束后的旅行,游历东亚各国的诺亚被中国独特的文化与文字吸引,恰逢2011年以色列政府开始加强同中国的合作,诺亚从中看到了研究与学习中国的时机:“这是我必须要抓住的机会。”因此,她放弃了在本古里安大学的工程学学位,2011年开始学习汉语。这一想法遭到了来自妈妈和朋友的强烈反对,但她依旧坚持:“到目前为止我觉得我的决定是正确的。我知道我一定会重回中国的。”

会说中文的诺亚获得了以色列创业加速器Startup East创始人的信任,在公司创办三个月后加入管理团队。“不是我联系的他们,是他们主动找到我的!”诺亚一脸骄傲地笑着说道。经过两年的发展,公司即将在上海建立分公司。两周后诺亚将前往厦门、广州等地参加创业论坛,真正实现了“回中国”的愿望。

诺亚练习中国书法(图:诺亚提供)

诺亚练习中国书法(图:诺亚提供)

在机会面前始终保持准确判断力的诺亚坦言自己的视野来自于融合家庭和不同的成长环境。有伊拉克、罗马尼亚与波兰血统、成长在以色列南部的背景让诺亚在融合环境中视野更加独特和开阔。进入特拉维夫大学后,生性活泼的诺亚全然没有新生的羞涩与恐惧,而是充满好奇,吸收并尝试一切可能的新事物,这让她格外活跃,将大学里的一半时间都花在了学生活动上,并成为充满领导力的“点子王”。

在父母和朋友眼中,诺亚是个非常热情、专注的人,诺亚欣然承认,但否认自己是工作狂。“我并不觉得自己是在工作,而是在培养自己的爱好,真心喜欢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每天早上醒来我都觉得世界充满了机会,我应该抓住机会。”不过在她看来,更重要的是确定目标:“我会给自己设置优先事项,带着目标去做事更有效率。而且我很少看电视,空闲的时间会练练瑜伽,压力大的时候就关掉手机放空一会儿。”

“面对中国这样一个国家,应保持开放的心态,忘掉脑海中既有的一切限制,拥抱这一完全不同的文化。”

诺亚观察到,文化差别仍是拓展公司业务的过程中的最大障碍。因此诺亚坚持告诉下属:“面对中国这样一个国家,应保持开放的心态,忘掉脑海中既有的一切限制,拥抱这一完全不同的文化。”与此同时,诺亚与同事也在努力维持同中国市场的关系,获取更多的信任。“以色列公司的一些特点可能不被中国市场看好,但是我们不应该试图掩盖,而是坦诚相见,让中国和以色列更加了解彼此的文化,增加信任。”

关于未来,诺亚坦言自己想要继续从事帮助企业成长方面的工作,但并未给自己制定具体的规划。“我是社会创业者(social entrepreneur)的坚定信徒。以色列是允许失败的一个地方,失败有时是必要的,而且并不可怕。许多宝贵的经历都是在失败中摸索而得。对事业女性来说更是这样,不用担心自己能不能做到完美,因为根本不可能完美。只要心中有目标,坚持对事业的热情和自信,多次尝试之后,总会成功。”

米雪:身体力行帮助中国工人

米雪(Michal Goldman)曾经是2010年上海世博会以色列馆的高级代表,带领以色列外交部20名同事在世博会期间负责协调媒体采访以及为游客提供讲解。

“中国人非常渴望了解以色列的文化,向往以色列的历史、美景与文化,并对以色列的科技和爱因斯坦等科学家赞不绝口。他们都会评价说‘犹太人很聪明!’”米雪回忆道。上海世博会期间,以色列馆平均每天有一万六千名游客参观,总参观人数约300万人。此后,米雪留在上海,担任以色列驻上海领事馆经济部门高级项目官员,并喜欢上了这个开放多元的大都市。“上海在二战期间收留了犹太人,中以两国间的友谊十分深厚,这让我非常感动。”

米雪曾任以色列驻上海领事馆外交官(图:米雪提供)

米雪曾任以色列驻上海领事馆外交官(图:米雪提供)

米雪跟中国的缘分最早开始于2001年,报考特拉维夫大学东亚系的她在中文、日语和印地语中挑选了中文。“中国有悠久的历史和丰富的文化,寺庙等建筑造型独特,这一点非常吸引我。”毕业后,米雪进入云南大学学习了一学期汉语课,并在云南、四川、北京等地旅行。“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是中国的老年人喜欢在公园里打太极、玩麻将,带着孙子孙女玩耍。中国与以色列都非常重视家庭,这是两种文化之间的最大共同点。”

“中国与以色列都非常重视家庭,这是两种文化之间的最大共同点。”

从云南回国后,米雪便将汉语发挥了作用。在以色列的中国建筑工人经常遇到护照被扣压,工资拖欠不发的问题。因此自2006年起至2010年,米雪担任了非政府组织“劳工热线”的志愿者,每周一帮助在以色列的中国劳工解决工作与生活上的种种问题,帮他们打官司,保障他们的法律权益。百分之六十的官司最后都得到了较为圆满的解决,她说。

“中国建筑工人为了谋求更好的生活来以色列打拼,受到不公正的待遇非常痛苦,这一点我感同身受。在劳工热线工作一方面让我有机会用中文进行交流,另一方面能够真正帮助中国人解决遇到的问题,让我觉得工作很有意义。”

然而相比中国人对以色列人的认识,米雪认为以色列对中国尤其是中国公司的了解还不够。“中以两国的文化很不同,以色列公司往往不了解中国文化,对中国公司没有耐心,不理解中国公司的办事程序,这一点实在需要改善。”在医疗公司担任中以市场研究的经历让米雪对中以商业合作更加感兴趣,未来将以此为工作方向,继续推动中以两国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