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世界各地的股市遭受重创,但对科技企业不一定只会带来负面影响。事实上,风投基金对以色列的科技企业,包括处于发展初期的初创企业的风险投资势头在2015年依然强劲。

一份由以色列风险投资研究中心(IVC)和APM律师事务所发布的新报告显示,在2015年有超过300家初创企业首次从以色列活跃的风投基金获得投资。在这些风投基金中,由摩西•霍吉(Moshe Hogeg)和肯格斯•拉基谢夫(Kenges Rakishev)创立的Singulariteam风投公司最为活跃。

众所周知,霍吉偏爱投资发展初期的初创企业,包括一些非主流的比如像“哟!”(Yo!)这类应用,该应用是“一个只能发送“哟!”的消息传递程序。霍吉和他的搭档在2015年投资了12家初创企业,其中包括电子礼品卡回收和销售平台Kukupal、通过竞标活动帮助航空公司在线甩卖难以出售的飞机票的BidFlyer以及网页设计门户Webydo。

以色列风投公司卡梅尔创投(Carmel Ventures)和由谷歌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和德罗尔•贝曼(Dror Berman)共同创办的美国风投公司Innovation Endeavors分别投资了9家初创企业,排名并列第二。

卡梅尔创投投资的企业包括分析商业地产市场硬数据的第一个大数据公司CrediF和为移动运营商研发自组织网络的CellWize。而Innovation Endeavors 则投资了通过连接智能传感器和手机应用来帮助农民节水的智能化灌溉公司CropX和通过制造虚假数据迷惑黑客从而保护真实数据安全的网络安全公司Illusive networks。

第三名也是两家风投企业并列,分别是以色列Magma和First Time,各自投资了8家企业。Magma管理资金额达4.5亿美元,用2014年筹得的第四只基金进行投资。First Time则于2014年开始投资,现共有资金6000万美元,受以色列孵化器The time的创始人管理,资金主要用于支持孵化器毕业企业的后续发展。

投资以色列初创企业的风投基金中最大的是耶路撒冷风投合伙人基金(JVP)。根据以色列风投研究机构IVC的报告,JVP在过去的十年向以色列科技公司投入了约12亿美元。去年JVP对7家初创企业进行了初次投资,其中包括提出了保护关键基础设施和制造业网络安全解决方案的ScadaFence、大数据分析公司 Iguaz.io和数据加密公司Secret Double Octopus,该公司可以通过网络发送加密或解密数据,无需加密密钥。

IVC表示,从去年的投资数据上看,首次投资数量和活跃风投基金的数量和2014年相比有所减少。导致这种下降趋势的直接原因是外国基金在2015年的活跃度相对来说降低了,这和全球趋势是一致的。但实际上以色列基金的投资活动在2015年有所增加,包括投资金额和交易数量。

相比之下,外国基金在风投活动中处于领先地位。IVC报告显示,去年,外国基金进行了178次初次投资(占总投资数量的52%),而2014年进行了221次投资(占总投资数量58%)。和2014年的157次投资相比,以色列风险投资基金在去年进行了166次投资,投资份额由2014年42%上升到2015年的48%。

众筹投资公司OurCrowd的首席执行官乔恩•梅德韦德(Jon Medved)表示,风险投资和私募投资已经成为投资者在科技企业获利的重要途径。OurCrowd去年对以色列科技企业进行了10次初始投资,也成为了最活跃的微型风险基金(单次投资额不高于100万美元)。

2000年后上市的大型科技公司,包括谷歌(2004)、Facebook(2012)和Twitter(2013),几乎所有的回报都返回到了风险投资或私募投资者手中。

“首次公开募股必须面对很多规定和公众报告等问题,过程非常繁琐。” 梅德韦德说,“如果你在没有上市的情况下能筹集到600亿美元,正如优步(Uber)目前的估值,为什么还要上市?”

IVC 研究中心的首席执行官科比•西马纳(Koby Simana)注意到以色列和外国风投基金还有另外一个不同:“我们对数据的分析显示,外国和以色列的基金在投资模式上存在显著差异。一般来说,以色列基金多在企业的发展初期,就是萌芽和研发阶段投资,超过80%的第一次投资都属于这类,然而外国基金的投资在从萌芽、发展到后期的每个阶段的分布都比较均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