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通讯社——在巴黎气候峰会举行前,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与印度总理莫迪进行了简短会面。会面期间,内塔尼亚胡表示“以色列与印度保持着良好的双边关系,我们将继续推动两国间的友好往来。”

印度总理莫迪则回应:“非常开心能够经常与内塔尼亚胡先生通电话并探讨各项事宜。”

而内塔尼亚胡与欧盟外交政策使节费德里卡•莫格里尼(Federica Mogherini)的会面则显得颇为尴尬。双方在大厅会面时只是简短地握了握手。

这种反差反映出以色列对亚洲国家的外交热情,以及因巴以和平进程和伊朗核计划与欧洲渐渐疏远的现状。近几年,以色列与亚洲国家的贸易往来频繁,这也是以色列与亚洲外交关系升温的前奏。尽管以色列的盟友还是以西方国家为主,但是同亚洲国家的外交关系也在逐步加深。

以色列前外交部负责人艾隆•利艾勒(Alon Liel)接受犹太通讯社采访时表示,“以色列正考虑在与欧洲美国关系僵化时开启亚洲国家关系网。过去一年半内,巴以和平进程受阻,欧洲国家对此表示失望。”

长久以来,不论是国防合作还是贸易往来,以色列与欧洲保持着良好的外交关系。欧洲目前是以色列最大的出口对象,而以色列也同欧洲国家一起参与体育文化竞技,例如欧洲足球联赛以及《欧洲之声》音乐比赛。

以色列与欧洲之间的纽带历史久远。以色列的建国是以欧洲民主国家为模型。众多以色列公民也有着欧洲血统。

而近期这条纽带却出现了裂痕。本应为欧盟2020年Horizon项目的科学研究和创新计划提供资金支持,以色列却因欧盟国家对以色列约旦河西岸政策提出异议而退出。今年,法国提议允许联合国安理会监督巴以和谈,以色列对此大为光火。

最近欧盟国家计划将以色列定居点地区生产的产品贴上特殊标签。这导致以色列与欧洲之间的关系降至冰点。以色列指控贴标签行为无异于抵制以色列。作为回应,以色列切断了所有与欧洲机构就和平进程合作项目的联系。

以色列外交部就标签事件发表声明:“非常遗憾欧盟出于政治缘由选择如此特殊及带有歧视、抵制意味的举措。该举措让我们重新思考欧洲对于以色列来说是怎样的角色。”

与此同时,以色列与亚洲的关系保持着上升状态。2004年至2014年间,以色列对亚洲的出口额增长3倍,去年出口额达到167亿美元,占以色列出口总额的五分之一。2014年,亚洲超过美国成为以色列第二大出口对象,紧随欧洲之后。

上世纪九十年代之前日本为避免来自阿拉伯国家的抵制拒绝在以色列进行汽车销售。但是去年以色列与日本的贸易额增长了10%,达到17.5亿美元。今年以色列与日本联合研究项目数量在以色列政府的支持下增加了50%。日前的巴黎气候峰会上,内塔尼亚胡也会见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以色列虽然在1992年才与中国建交,但是目前两国正在开展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今年内塔尼亚胡也在其办公室创建了中以联合工作组。去年以色列迎来了数百名中国政府官员及商业人士,被媒体称为以色列的“中国周”。

印度总理莫迪也表达了访问以色列的意愿。而印度总统慕克吉于10月访问耶路撒冷,成为出访以色列最高级别的印度政府官员。

“我们与欧洲有着深远的联系,但以色列也寻求与亚洲国家的友好往来。”内塔尼亚胡在招待印度总统慕克吉的国宴上说道,“我们感激欧洲,但也仰慕亚洲。”

2013年,时任以色列经济部长纳夫塔利•班内特在访问中国时表示,与世界人口第一大国的贸易往来已成为“经济外交”的主要方式。欧洲国家对阿以冲突的立场时常影响与以色列的合作,而中国企业则不考虑这些问题。

“中国企业对阿拉伯人、巴勒斯坦人或是定居点问题并不感冒,而是对以色列高科技和创新能力十分感兴趣。”班内特在视频声明中说道。

去年联合国指控以色列在加沙犯有战争罪,欧洲各国及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力挺该指控,但印度却并没有对此进行表态。

然而分析人士则认为以色列不应用中国或印度替代欧洲或是美国。在莫迪执政之前,印度政府一直保持着偏向巴勒斯坦的政策,并在联合国会议中声援巴勒斯坦。比起欧洲和美国,亚洲国家对以色列的外交事务表现出较少的兴趣。

美国长期在联合国安理会决议中反对对以色列不利的提议,而中国则支持巴勒斯坦,反对以色列。考虑到中国的经济规模,分析人士表示与以色列几十亿美元的贸易额并不能改变中国政府在巴以问题上的立场。

特拉维夫大学国家安全学前负责人欧戴德•伊兰(Oded Eran)表示:“两国之间的经济关系受商业领域发展的影响,而不是因为政府的优先政策。我们要知道中国和印度都是非常务实的国家,但他们的政治立场至今没有改变,我想他们不会因为与以色列日益加深的贸易联系而改变在联合国大会上的投票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