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总理办公室负责人哈雷尔•洛克(Harel Locker)领导的特别委员会上周提出限制现金交易的计划。

新规定包括:禁止超过15,000新谢克尔(约4310美元)的私人现金交易;禁止企业或个人与企业之间超过7500新谢克尔(约2155美元)的现金交易,并在下一阶段将该限额降至5000新谢克尔;限制支票可兑金额为7500新谢克尔;鼓励以色列民众使用借记卡进行一切交易。

当前个人商业交易的金额并未受限制。根据2012年发布的规定,若交易涉及到企业,最高现金交易金额可达两万新谢克尔。为了不受相关规定的约束,很多人签署多笔支票以增加购买量,而后每笔款项分开收取收据。按照新规定,该行为将被视为违法行为。该委员会在其一系列建议中明确表示,一旦发现有人试图作弊,将处以严厉处罚和巨额的罚款。

以色列政府一致通过了该计划书。这一系列建议由该委员会在过去的半年里制定。以色列内阁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现钞的使用在以色列乃至世界范围内都被认为是“黑色经济”发展的一个主要因素,例如公民在使用现钞过程中偷税漏税等。

该声明称,虽然大多数人是诚实可信的,但现钞的使用需要受到限制。因为毒贩、犯罪分子、恐怖分子以及其他不法分子使用现钞开展活动,给以色列社会带来危害。内阁表示:“我们的主要目的是把税收潜力最大化并扩大税收基数。同时,这也是一场对抗经济犯罪和洗钱活动的战争。”

据该委员会所述,以色列国民现在拥有空前的现金数量,总金额约达五百亿新谢克尔,但近几年的税收却在剧烈下降。很显然,某个环节出了差错。该委员会指出:“经济和人口都在增长,但税务机构记录的商业贸易额却在减少。”对此最合理的解释是通过现金进行交易的人数日益增多。以色列议会将对该委员会的报告进行评估。以色列议会成员有望在今年晚些时候就此问题拟备法律法规。

为了避免以色列民众觉得政府采取的手段过于严厉,内阁在发布的声明中列出了其他地区同等或更为严厉的限制性规定。在美国,一万美元或以上的交易应上报财政部。在欧洲,当前的现金交易限额是一万五千欧元,但新的规定将把交易金额降至七千五百欧元。而在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和比利时等国,特别货币执法巡逻队有权在街上查验路人,有权拘留或查封违反货币管理条例的个人或企业。

虽然以色列政府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让人们使用信用卡缴费,但支票和现金交易受限后,电子支付成为唯一可行的交易方式。该委员会表示:“我们的目的是探索和创建电子借记卡使用鼓励机制。电子借记卡可以用于缴费和进行交易而无需像信用卡那样支付手续费。借记卡作为代替品,将在全以色列的银行以及邮政通用。”政府将采取措施,确保即使是有严重信贷问题或没有资格使用信用卡的以色列公民都能够获得并使用电子借记卡。

该委员会称,市面上还没有一种产品能够达到社会、管理以及安全的标准,而这些标准又恰恰是必须实施的。但以色列的高科技发达且富有创造力,完全有能力开发出一个合适的系统。

分析家表示,在该项目取得进展之前还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经济学家托摩尔•瓦龙(Tomer Varon)和奥姆利•米尔曼(Omri Milman)在商业日报Calcalist发表文章指出了一系列的问题,如当账户持有人入不敷出时,银行将如何处理?实施新法律将会大大增加税务工作人员的工作量,鉴于以色列税务部门已经人手不足,谁来充当执法人?借记卡交易处理时间可长达一周,而公司又必须立刻给顾客提供货物或服务,小公司如何在该情况下保持其偿还债务的能力?

特拉维夫著名律师哈伊姆•斯滕格博士(Haim Stenger)在一次访谈中表示,新公布的规定经受不住法庭的考验,因为该法律与以色列基本法(相当于各国宪法准则)相悖。无数次出现在最高法庭的斯滕格引用了基本法《人类尊严和自由》进行说明。《人类尊严和自由》赋予了以色列人“自由使用自身财产”的权利,而强制使用电子借记卡进行交易则侵犯了他们使用现金的自由权。

借记卡系统将导致很多以色列贫困家庭无法购买日常所需的物品,因为他们必须要满足银行开户和信用卡的要求才能获得借记卡。由于没有其他购买渠道,该系统将会侵犯他们进行交易的自由权。

斯滕格说道:“只要法律上没有特定的限制,不管金额大小,谁也不能阻止公众在交易中使用现金。”他补充道,2012年发布的财政法规限制了企业之间的交易,这违反基本法,但个人之间的交易肯定在基本法保护范围之内。以色列议会就该问题通过的所有法律很可能被推翻。

斯滕格表示,所有遵纪守法的以色列人都能体会政府欲减少逃税漏税以及“黑钱”的良苦用心,但这并不能通过全面禁止现金交易来实现。“针对经常性逃税漏税者,增加法律法规和人力资源配置将比现在的提案更有效。”他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