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很多人看来,让以色列的公司来保管他们价值几十万甚至几百万的投资账户,委婉点说,是一件很好笑的事情。但在投资专家塔尔•凯南(Tal Keinan)看来,以色列在金融技术和监管环境方面已经有了很大进步,足以和华尔街的银行及投资机构竞争。

“我们有很多人才,也有很多技术,这两点为我们成为金融领域的领导者铺平了道路。” 凯南说。他是投资服务集团KCPS Clarity的负责人。“我们没有理由认为以色列在全球资产管理领域无法成为领头羊。”

直到目前,以色列还保持着相对封闭的经济体制。经济在强势政府机构如总工会的控制之下,而且存在寡头垄断的问题,即一些大公司控制着银行业和金融服务业等核心产业。

凯南说,以色列未能成为金融中心是可以理解的,虽然事实上它已经具备了各种条件。

“我们开发的技术在全世界的银行和金融组织中需求量很大,而且以色列的金融机构已经积累了很多有关市场和商务交易方面的知识。”

在以色列设立办事处对跨国投资公司来说也是件好事,因为这里的金融技术基础设施就足具吸引力。

“像信息技术领域的跨国公司一样,金融领域的公司也会来这里寻求人才。他们刚来就一定会被以色列经验丰富的金融从业人员吸引,于是希望在这里扩大业务。以色列的企业家们也会宣传金融领域,开设更多公司,专注于投资领域的利基市场。所有这些将会形成一个良好的生态系统,使得以色列成为金融中心。”

凯南承认,实现这个愿景任重而道远。凯南的公司是以色列为数不多为世界各地投资者管理在特拉维夫业务的投资公司。有人才和技术做条件,他深信愿景终会成为现实。他的公司也是少数几家在美国证监会注册的以色列公司,为投资者提供建议。它在2007年曾是Ariav委员会的成员。Ariav委员会是以色列央行和财政部的一个工作组,旨在将以色列打造成全球金融中心。

凯南是一名退役空军士兵,他的父母移民美国,所以他是在美国长大的,十五岁时回到了以色列。他于2006年建立了KCPS Clarity,希望能够将以色列的金融基础设施融入世界基础设施中。

如果已经万事俱备,为什么以色列不能纵身一跃成为金融中心呢?“因为以色列的银行业是受保护的垄断体系,而且缺乏刺激政策来使银行创新和竞争。”他又补充说,以色列是一个“岛国经济”,本地人口不多,没有区域市场。

“举个例子,规模经济需要的是一个较大的乳制品公司。”凯南说,“但却没有足够消费者,因此这家公司成为第二个Tnuva便没有了意义。而且将市场扩大到那些拥有牛奶递送的邻国也显然不是目前的选择。”

所以,银行业也是如此。政府政策规定了银行能收取多少服务费以及细分市场,再加上两大银行(Leumi 和Hapoalim)在金融领域占据统治地位,这使得金融服务业成为以色列没有竞争力的产业。这种态度也影响了出口市场。所以以色列的银行或投资机构提供的服务一般非常昂贵,而且只针对一个非常小众的市场——犹太百万富翁们。他们出于对以色列的忠诚,愿意和以色列的机构做生意。

凯南强调:“能够让以色列出口金融服务的途径就是在国内营造竞争的氛围。”

“一旦以色列的机构习惯了竞争,他们就会在和海外市场的竞争中处于优势地位,吸引客户。技术、信息、资源以及理念的结合可以带来客户。随着这一领域的蓬勃发展,越来越多企业家会建立他们自己的投资公司,进一步促进发展。这便是打造一个产业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