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各金融中心发生股灾不仅是在股市中损失资金的股东的世界末日,对依赖外国投资来维持国内高科技推动经济发展能力的以色列来说也是如此。而随着以色列和中国的投资合作关系越来越密切,以色列科技企业有充分的理由担心在国内损失惨重的中国投资者将在包括以色列在内的外国投资市场退缩。

以色列和中国的投资者均表示,上述情况确实有可能发生,但即使中国投资者对以色列的投资有所减少,那也只是暂时的。

“为了加强竞争力,中国企业仍需要创新。”上海雅法资本商务总监彭湘墨表示,“他们需要以色列提供的核心技术。因为考虑到市场对自身情况的影响,部分投资者可能会三思而后行,短期的股市震荡不会阻挡他们投资先进科技的决心。”该公司设立了一项专门投资以色列初创企业的风投基金。

许多经济学家表示,中国股市过去一个月来的持续暴跌是酝酿已久的,上海股市自6月初以来已蒸发四分之一。库科尔曼投资公司(Cukierman & Co. Investment House)董事长兼Catalyst 投资基金执行股东爱德华•库科尔曼(Edouard Cukierman)表示,或许最让人意外的是竟然过了这么久才发生股市暴跌。Catalyst 投资基金是一家中以大型投资基金机构,为与中国合作的以色列企业筹得超过一亿美元的投资。

“中国投机者操纵股票市场的做法人尽皆知,把股票价格抬高至远高于企业实际价值的水平。很多人都预想到股价会下跌,而现在真的下跌了。”

经济学家通常用术语“投机泡沫”且一般是在泡沫已经破裂的情况下用该术语描述中国股市的虚高股价(平均估值达到220倍,远高于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2001年科技股暴跌前的最高市盈率156倍)。

过去几天,两派经济学家爆发了激烈的辩论,部分经济学家将中国股市暴跌视为泡沫破裂甚至有可能是持续衰退的前奏,其他经济学家则将此次股灾归咎于投资者的恐慌和套利,并相信中国股市将出现反弹。

但无论如何,中国政府近期不断采取措施,力图重振股市,防止出现更多损失,而一直以来,中国政府在股市为其国民带来的经济和社会稳定中投入了大量心血。救市措施包括禁止投机卖空(顶级经济学家在上周发布的一份声明中把股灾归咎于“拥有大量资产及丰富经验的卖空人士对中国小型投资者的掠夺及其对股市动荡风险的忽视”)。 部分消息来源表示,中国人民银行也通过直接干预股市来救市。此外,中国21家顶级证券公司发布联合公告,将出资1200亿元人民币投资蓝筹股ETF。

到周三为止,上述措施产生了不同的效果。政府推出救市政策后,上证综合指数前300只股票周一确实出现了上涨,但周三开盘时股价又大跌8%,同时香港恒生指数下跌6.3%。

面对危机的自然反应是“为了保护大家的共同利益团结起来”,而对投资者来说,这意味着需对自己的情况审时度势,避免进行更多包括外国投资在内的的对外投资。由于中国在多个市场都非常活跃,向世界各地投资了如此大量的资金,经济学家担心中国投资降温可能拖垮西方国家以及发展中国家本来就已非常脆弱的经济发展。

但彭湘墨表示,以色列是一个特例。

“中国对以色列企业的投资规模总体不大。”他说,“大部分都在1亿美元以下,资金不是很多,至少按照中国的标准不算大的投资。如果投资力度发生变化,也只是小变化,因为投资以色列的中国企业需要利用他们在以色列找到的科技来进行创新,提高自己在业务领域内的竞争力。”

库科尔曼的态度甚至更为乐观:“甚至还会发生相反的情况,中国投资者在国内的经历将会鼓励他们在国外寻求市场。中国目前的股市行情给中国投资者上了一课,那就是不要把全部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像所有其他成功的投资者一样,多样投资是关键,对中国投资者来说,这意味着在其他国家进行投资将会中和他们自己公司受到的投资影响。以色列科技企业价值稳定,估价及市盈率正常,这都会成为吸引他们的因素。”

即将前往中国的Upround Ventures负责人艾瑟•洛威(Esther Loewy)表示,她还没有在即将访问的潜在投资者中听到任何疑虑。该机构负责为可能在亚洲地区成功发展的以色列初创企业和投资者穿针引线。

“中国投资者对以色列有着非常浓厚的兴趣。他们明白以色列拥有强劲的技术优势,尤其是在中国科技经济的发展领域,如健康、物联网及其他行业。中国对以色列技术的需要不会受到中国股市短期震荡的影响。随着竞争不断加强,中国企业创新的需要越来越迫切,而他们也深知这一点,他们也知道他们能在以色列找到所需的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