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以投资专家章宁舟表示,随着股市持续受挫,中国开始陷入困境,而这个有着世界最多人口的国家希望弹丸小国以色列能帮助其解决问题。

“中国当前股市出现暴跌是因为投资商意识到以工业生产和政府基础设施建设为基础的快速经济发展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而现在又没有其他东西可作为替代动力。唯一可作为经济增长替代动力的就是高科技,而这也是中国对以色列非常感兴趣的原因。”

尽管世界其他地区的经济从美国到欧洲再到以色列都有着自身的问题,但分析人士表示,上述国家的投资商已经逐渐意识到他们的经济处于相对较好的发展状态,欧洲和美国股票周二交易日的早盘上涨就证明了这一点。而随着美国和欧洲股市的反弹,以色列股价也出现上涨。

但章宁舟表示,中国股市的情况并非如此。“几个月前,上海证券交易所大量股票遭抛售,但那些损失在一定程度上得以扭转。然而这次似乎已无法翻身,投资商和政府官员等均认为实现过去二十年经济增长率大于10%的政策将不再起作用。”

虽然仍是工业大国,但近年来中国在制造业的市场份额不断被越南和孟加拉等国家分割,其中后者的劳动力比中国更廉价。该趋势已经持续了数年的时间,而为了在一定程度上弥补制造业领域的损失(以及为了在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发生后加强经济发展),中国政府向建设项目投入了大量资金,甚至到了为建城而建城的程度,所建住房、办公大楼和工厂无法售出,成为空楼。

最近的股市危机于上周爆发,起因是中国大幅贬值人民币,欲推动中国商品的出口。中国政府明显是想通过此举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振兴制造业,但不料引发了世界各地投资者的恐慌,尤其是美国投资商。由于美国经济正以稳定但非常缓慢的速度从2008年经济危机中复苏,美国投资商担心新一轮中国廉价商品的到来将使美国近几月来在经济和就业方面实现的微弱进展功亏一篑。

章宁舟表示,随着人民币贬值产生完全事与愿违的结果,中国已无计可施;向当前推动经济增长的领域投入数十亿资金或可作为权宜之计,但不可能成为长期措施。“即使他们成功把局面稳定下来,投资者也已经认识到中国缺少经济发展动力的事实,除非能够快速找到替代动力,否则中国将在不远的将来面临各种重大问题。”

和世界上许多国家一样,中国正在寻找以科技研发为基础的经济增长模式,打造创业型经济,利用创新研发可催生新行业的新产品和服务。

“问题是,经过很长时间才能形成那种类型的经济,也许需要经过几代人的努力,而中国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章宁舟表示,“科技是真正的经济发展动力,但实行科技政策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中国对创新和建设科技型经济的需求是其对以色列产生兴趣的主要原因。确实,很多以色列人都意识到了近年来中国对自己国家燃起的兴趣,但只有极少数人了解这份兴趣的浓厚程度。以色列著名投资公司Cukierman & Co的主席兼Catalyst投资基金合伙人爱德华•库吉尔曼(Edouard Cukierman)称:“中国在过去两年已经成为以色列最大的投资者。对中国而言,以色列能够提供科学技术支持,帮助中国经济发展;而对我们来说,这是获得世界上最大市场准入许可的绝佳机会。”

在2014年5月举办的首届以中经济峰会上,与会的中国代表大部分是第一次来到以色列,在欣赏这个创业国度的风光的同时,还四处寻找适合中国的各项技术。河北省香河县副县长陈刚第一次来以色列,刚开始了解以色列的高科技产业,这里的技术已经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知道以色列技术十分先进,对于一个面积这么小的国家来说,取得如此成就实在让人佩服。你原本以为要在大国才能找到的技术,在以色列都能找到。只有当你来到以色列,你才能真正理解‘创业国度’的含义。”他说,他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以色列的科技创新和创业精神了。

以色列经济严重依赖出口,有望对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出口技术和各类系统让以色列人兴奋不已。“合作好比一条双行道。”库吉尔曼说,“我们帮助他们多少,他们就回馈给我们多少。”

库吉尔曼在推动以中商贸关系方面尽心尽力。他是 Catalyst光大基金的创始人之一,该基金由以色列Catalyst股权管理公司和中国光大控股有限公司合资成立,投资集中在农业、工业、制造业、医疗、水、能源、科技、媒体和电信等行业。为了确保在中国市场的成功,这些行业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

章宁舟表示,在国内股市风波消停前,中国投资商很可能将采取观望态度,他们仍在寻找投资机会。

“目前我与数家中国投资机构合作,帮助他们寻找可进行投资的以色列科技企业,即使现在刚发生股市危机,我的客户也嘱咐我尽全力为他们寻找好的投资机会。” 章宁舟说,“中国投资商和政府部门等越来越意识到像以色列这样的科技型经济才是他们最好的经济发展选择,而在未来几年,这一认识对以色列和中国来说都将是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