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中国印度日本韩国和其他亚洲国家对创业国度以色列的创新资源的挖掘,这些国家已经成为以色列企业家和新兴企业的热捧地区,但这并不说明欧洲就被排除在外了。以色列投资专家大卫•维塔(David Vita)认为,欧洲也有许多机会,而且他相信,欧洲国家中,能为以色列提供最大机会的,是波兰。

维塔是特拉维夫库科尔曼投资公司(Cukierman and Co. Investment House)欧洲与波兰投资事务方面的专家,他说:“波兰政府每年从欧盟获得200亿美元作为制造业和基础设施的发展基金,其中对新兴行业的拨款十分慷慨。从外国公司引进到该国的专利,经过专家的估计,每价值一美元的专利引进都会获得政府三美元的拨款,而且,波兰对以色列科技非常感兴趣。”

目前,以色列安保公司瑞斯可(Risco)是波兰最大的安保方案供应商,为波兰提供警报系统、周边防护系统和入侵检测系统。在日前以色列总统鲁文•里夫林访问波兰期间,瑞斯可在发展以色列与波兰的经济联系的研讨会中作为首个展示的企业。瑞斯可自1997年就活跃于波兰,2007年在华沙建起了第一家办公室。

对许多以色列人和世界其他犹太人来说,与波兰紧密的外交和经济关系的想法多少有些奇怪。因为在犹太人大屠杀期间,曾有300万犹太人在波兰丧生,大量的集中营和死亡营都在波兰。尽管德国纳粹才是实施屠杀的主脑,但许多犹太人还是相信波兰人是自愿协作的。关于犹太人大屠杀的文学作品中也有大量描写,例如波兰人援助支持德国人,或至少说到波兰人持冷漠的态度,任由纳粹摧毁存在了多个世纪的犹太社区。

维塔相信波兰人有意愿放眼未来,建立与以色列的关系。他说:“波兰人都承认犹太人大屠杀,也承认波兰为纳粹提供的协助。但另一方面,我们也要记得许多波兰人也与纳粹对抗,因为他们为犹太人提供的庇护,我们还追认他们为‘国际义人’。某种程度上说,波兰人面对犹太人大屠杀比我们更坦诚。”维塔认为,犹太人在和波兰潜在商业客户见面时,总会尽量避免谈及这个话题,但波兰人为了缓解尴尬,常会自己先提及。

维塔补充道,有些人认为波兰经济仍然因共产主义时期的恶习和狭隘而发展滞后,这种观点和马克思和列宁本人一样,已经远离这个时代了。波兰现在是欧盟的一员,尽管因为特殊安排,波兰现在还使用本国的货币,但它已经是欧洲第六大经济体了。

以色列与波兰于1990年建立外交关系,在与波兰总统布罗尼斯瓦夫•科莫罗夫斯基会面之后,里夫林说:“两个国家25年来不仅有着政府间的关系,同时还有两国人民间的紧密关系,放眼未来,波兰作为许多犹太人避难所的过去,犹太人大屠杀、灾难和英雄主义的苦难过去,波兰和我们都无需忘记。”科莫罗夫斯基表示同意,他补充道:“毫无疑问,你们此次到访,将促使我们继续建立和加深两国在各个领域的联系,包括经济上和国防安全上的合作。”

科莫罗夫斯基提到上面两个合作领域并不是偶然。科莫罗夫斯基说,波兰将以色列看作是一台引擎,可以帮助波兰启动企业家精神,将波兰转变成创新的中心。他说:“波兰能为以色列新兴企业带来许多优势,因为波兰使用罗兹提而不使用欧元作为法定货币,所以交易成本比欧洲其他国家要低得多。而且,波兰为新兴企业提供许多合作和筹资机会,基金主要来自欧盟。此外,波兰临近欧盟最大经济体——德国,所以这不仅是在欧洲东部开展业务的好跳板,更可以发展欧洲西部的业务。”

波兰感兴趣的另一领域是可替代能源,特别是风能。维塔一直积极参与,也建立了几个涡轮机工程,不久将为波兰提供超过50兆瓦的风力发电量。现在通过他的咨询公司Makwa Ventures,他正与以色列新兴企业合作,为他们寻找进入波兰市场的业务,帮他们物色地点,招聘员工和管理层,取得生产执照,获得拨款等。维塔是MassPort以色列办公室的发展推动者,MassPort被大部分以色列商家认为是最成功的美国和以色列贸易办公室。维塔说:“所以我在帮助企业适应新地点方面有一些经验。”

寻找进入波兰市场的以色列公司可以以瑞斯可为例,瑞斯可是目前在波兰最成功的以色列公司。

该公司的市场副总监赫米•菲西(Hemy Fintsy)说:“瑞斯可集团在波兰有20%的市场占有额,在安保领域是波兰最大的外资公司。多年来,Risco已成为波兰商界人士悉知信任的品牌,波兰是欧洲最大的国家之一,也与以色列达成了新协议。所以,以色列公司在波兰方面会有许多机会,无论是选择到波兰国内发展还是将波兰作为出口产品的跳板都一样。”

weixinqrcode-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