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耶路撒冷的大卫塔博物馆举办了首个由其赞助并与其相关的黑客马拉松比赛,参赛团队利用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技术将部分博物馆的故事变成了现实。

一个自称为Zombie Rat(僵尸老鼠)的团队获得了上周四比赛的冠军,成员包括两个成年人和三个高中生,他们研发了一个叫逃离Kishle的游戏。这个游戏参照了“密室逃脱”的游戏模式——玩家被锁在房间里,只有解决谜题并找到相关线索才能离开,只是房间变成了Kishle。Kishle是英国统治巴勒斯坦期间关押反对英国政府的犹太人的监狱。

这款游戏在ENTiTi 增强现实(AR)和虚拟现实(VR)平台操作,该平台的开发商是以色列的AR和VR技术初创企业WakingApp。该团队表示,他们通过监狱囚犯的声音增强了玩家体验,并在游戏中设置了各种环节,将玩家带回十字军、希律王、哈斯蒙王朝以及希西家王时期,让玩家体验耶路撒冷激荡起伏的历史中不同时期的生活。

冠军获得了5000谢克尔(约合8000人民币)的奖金、一副爱普生Moverio BT200智能眼镜(可兼容AR / VR应用程序)、耶路撒冷阿兹列里工程学院(Azrieli College of Engineering)AtoBe加速器提供的办公场地以及帮助团队进一步发展并将游戏商业化的专业指导。

在黑客马拉松比赛结束后,数十名以色列博物馆的代表于本周举行了一个会议,讨论如何利用技术增强博物馆体验。大卫塔博物馆的馆长埃拉特•利伯(Eilat Lieber)表示,大卫塔等许多以色列的博物馆可以利用数字工程来实现这一目标。

“大卫塔博物馆在30年前对外开放,馆内陈列了很多地图以及各种可供参观者触摸和亲自操作的展品,当时代表了人文领域的发展水平。”埃拉特说,“遗憾的是从那时起博物馆几乎没有变化,几年前我们觉得是时候对博物馆进行升级了。幸运的是,我们能够利用以色列研发的技术实现这一目标。”

2015年,大卫塔首次利用了先进的360度全景线上参观技术,任何人可以在任何地方依据指南在线上虚拟参观博物馆。利伯说,举办黑客马拉松就是他们的下一步计划,从而利用更高水平的AR和VR技术。

以色列电影基金会主管尤朗•霍尼格(Yoram Honig )表示,AR和VR技术是这个行业的下一阶段发展方向,也已悄然变成耶路撒冷的热门话题,动画发展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目前耶路撒冷的动画工作室有超过120个动画家,正在策划几个大型作品,包括迪斯尼系列电影《明星宠儿》(Star Darlings)。这是耶路撒冷及其科技团体辛勤工作和努力的结果,还有电影业的功劳。此前电影业曾数次试图在耶路撒冷寻求发展,但均以失败告终。”

这一次,耶路撒冷和霍尼格一起咨询了城市规划人员和行业专家的意见,希望确定最适合耶路撒冷发展的娱乐产业领域。考虑到耶路撒冷拥有出色的视觉技术,他们最终决定发展动画。MobilEye公司和OrCam公司的总部都设在以色列。Mobileye的道路安全检测系统利用了视觉技术,在业界处于领先地位。而OrCam借助3 D摄像头和传感器等其他先进技术帮助盲人和视力受损人士“重见光明”。

除了这些公司,耶路撒冷也是希伯来大学和比撒列艺术学院的所在地。希伯来大学正在研究一个很强的视觉技术项目,而比撒列艺术学校设有国家一些最先进的计算机辅助设计、动画和数字艺术等领域的课程。

这些都是AR和VR技术的基础,霍尼格说,耶路撒冷拥有这些意味着这项新兴技术可能会给这个城市带来科技领域的大突破,正如移动技术之于特拉维夫,或者芯片技术之于凯尔耶特盖特。

“AR 和 VR技术仍处于发展的初步阶段,世界各地的专业人士正在寻找合适的应用程序和技术,希望学校、工商企业和服务型企业等机构能将AR和VR技术融合到他们的产品中。” 霍尼格说,“鉴于耶路撒冷拥有这两项重要技术的专业知识,一定会成为这个领域的领导者。如果博物馆的墙壁能说话,他们会向我们讲述令人惊奇的故事,而借助我们在这里研发的AR和VR技术,我们可以把这个故事变成现实。”

“耶路撒冷是发展这些新技术,特别是增强现实(AR)和虚拟现实(VR)技术的理想场所,而以色列博物馆已经开始使用这两项技术以更好地传达博物馆的信息。”大卫塔数字媒体主任依那特•沙龙(Eynat Sharon)说,他也同时在国际博物馆协会的以色列分会担任这一职位。“耶路撒冷是视觉技术的中心,MobileEye和OrCam等公司的总部就设在这里。我们从耶路撒冷告诉世人,这里还有很多故事等着被发现,我们在以色列尤其是耶路撒冷研发的AR和VR技术,可能成为照亮以色列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