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目前的加沙冲突中,黑客对以色列发起了数百万次的攻击,其中有的攻击很吓人,还有的极端危险。比如那些由技术熟练的黑客进行的攻击能够侵入控制基础设施的系统,比如电站、海水淡化处理厂以及控制交通灯的电脑等。

有位专家甚至把这些威胁等同于核武器威胁。

本周,以色列的基础设施就遭受了一次攻击。许多人的手机收到了一条可能由哈马斯和沙巴克(以色列的安保服务机构的希伯来名称)的短信。短信警告说,海法的一间化学工厂遭到破坏,恐怖分子现在特拉维夫的街道准备开枪袭击一个防空洞。

特拉维夫大学的尤瓦尔•涅曼科学、技术和安全工作室主管艾萨克•本-伊色列(Isaac Ben-Israel)说,一周前,以色列开展了“护刃行动”,打算阻止巴勒斯坦恐怖分子的火箭弹攻击。从行动的一开始,以色列的网站就要应对网络攻击,其数量是平时网络攻击的10倍。他说,如果说在平时,以色列政府和机构的网站每天被黑客攻击100,000次,那么,“在过去的几天,攻击的次数增长了900%。也就是说,这些网站每天被攻击一百万次。”

本•伊色列说,这些不是以色列需要担心的攻击。哈马斯企图把火箭弹对准战略性目标,专业黑客们则一直在努力潜入控制以色列基础设施的系统,希望能够干扰水输送、电力运输和交通以及其他核心系统。

本•伊色列说:“基础设施是黑客们的主要目标。”举例来说,“以色列的铁路系统是由电脑控制的。如果黑客在这些电脑上安装了病毒,那么他们就能够使在同一轨道相反方向行驶的两辆火车造成毁灭性的冲撞。”

塔尔•帕维尔博士(Dr. Tal Pavel)是一位研究中东网络使用和犯罪的专家。他说:“如果说核武器是20世纪的‘最后审判日’武器,那么入侵电脑基础设施就是21世纪的审判日武器。”帕维尔告诉《以色列时报》说,“在某些方面,入侵关键基础设施系统的威胁比核威胁更加严重。只有政府能够购买和部署核武器,所以你知道是谁在发动攻击,知道该如何应对,但是任何人都能够研发或者购买他们自己的超级病毒,存在能够进行网络攻击的可能性,从而使一个国家停滞数日,引起恐慌或者暴动,或者释放如毒气和污水等危险性物质,夺去受害国人民的性命。”

虽然基础设施系统一般都能够得到很好的保护,以色列电力公司、麦克洛水公司以及以色列铁路公司都声称他们使用了最先进、最全面的网络安全技术,但是对于黑客来说,受到良好保护的系统也不是无懈可击的。在过去的几天里,许多以色列人已经收到来自一些组织的短信,包括“《以色列国土报》”、“沙巴克”以及哈马斯的军事组织“卡桑旅”。

周一,一条据称是来自哈马斯团伙的短信(原文是希伯来文)说:“你们愚蠢的领导让以色列人不得不跑防空洞。在我们的合理要求得到满足之前,我们不会停止发射火箭弹。”在周日,一条来自“沙巴克”的短信(原文是英语)说:“人体炸弹已经潜入特拉维夫和目标防空洞,请小心防空洞里的陌生人。”其它信息则声称海法和其它地方遭受到攻击,大量的以色列人身亡。

以上的所有信息都是虚假的,其目的在让以色列人在经受一周的无休止火箭弹攻击之后,陷入神经崩溃边缘。虽然这些短信发送者的真实身份还不为人知,但很明显,他们能够侵入以色列的手机网络。这些短信并不是通过短讯服务发送的,短讯服务发送需要手机号码数据库来发送大规模短信,而是通过蜂窝广播技术发送的,所有连接到一个手机网络的手机都自动接收到这条短信。安全专家说,侵入这些网络并不是一件难事,有很多的网站提供专门的指导,教人如何获取通过某一手机网络发送短信所需的频率信息。

帕维尔说,对于以色列来说,幸运的是,最有可能进行大型网络战争的国家们都不太可能能够侵入以色列的电力、燃气和水基础设施。“伊朗、叙利亚和其它国家都不像中国有十多亿人口,计算机系统具有高度复杂性。虽然如此,伊朗有可能为自己的黑客进行一流的训练,提高他们的技能,使得他们能够成功侵入以色列的重要网络防线。”

帕维尔说,随着黑客们的能力不断提高,侵入基础设施的网络攻击已经不是新鲜事了。“我们没有听过说某件事,不代表它不会发生。”他说,“这些攻击都是经常发生的,但除非你对当时的情况很了解,否则不可能知道基础设施出现问题是因为黑客侵入还是其他原因。”

他强调说,对于想要保卫自己的人来说,提高警惕性才是唯一的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