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论坛10日发布的《2015年全球能源架构绩效指数报告》显示,以色列天然气革命还没正式掀起。

世界经济论坛的“全球能源架构绩效指数”(EAPI)显示,以色列进口能源总量在世界排名第56位,高于大多数缺乏大量天然气储备的欧洲国家。此外,塔玛尔气田和利维坦气田出产的天然气尚未出口;以色列燃料出口占GDP的比例在全球排名第99位。

太阳能领域先锋人物约瑟夫•阿布拉莫维茨(Yosef Abramowitz)表示,也许现在的情况是最理想的。在本周的埃拉特-艾略特可再生能源会议上,阿布拉莫维茨认为以色列仍有机会开发太阳能资源。

“是时候考虑发展太阳能了。现在我们站在‘均衡点’上,太阳能发电和化石燃料发电的耗费是相同的。”阿布拉莫维茨说,“以色列的阳光资源充足。政府希望到2020年全国10%的能源供给来自可替代和可再生能源,如太阳能、风能和生物能。实现这个目标太容易了,我们可以做的远不止这些,应该做的也不止这些。”

世界经济论坛报告不仅讨论能源进口,也对国家整体能源政策作出评价。虽然以色列在中东各国中整体排名第一,但在发达经济体中排名几乎垫底。

年度能源架构绩效指数旨在帮助每个国家在能源系统方面应对挑战,并寻求发展机会。其对125个国家的能源架构绩效做出基准评定,主要通过承载力、环境可持续性以及安全和开发三个方面衡量国家的能源供应能力。评定的指标一共有18项,以色列总分为0.65,世界排名45位,这个结果和突尼斯、阿尔及利亚、摩洛哥、卡塔尔等其他国家相比似乎还不错(突尼斯排名61,在中东地区排名第二),但和32个发达经合组织国相比,以色列的总体排名为27,仅位于韩国、爱沙尼亚、塞浦路斯和马耳他之前。

但以色列在某些指标取得很好的成绩。以色列几乎所有居民的家里都有电力供应(绝大多数是以色列电力公司供应),虽然有一部分人依然通过燃烧固体材料例如木柴和煤来做饭和取暖,能源政策制定者认为这种浪费的行为会带来污染并且存在安全隐患,但是他们不足以造成影响,因为大多数以色列人都是使用天然气或者电力来做饭的。以色列的汽车相对省油,其在全球乘用车平均燃油经济性排名中位列19。

但报告指出,以色列在推动经济发展和使用有利于环境可持续发展的能源方面表现平平。虽然以色列电力公司表示将在未来几年开始使用清洁的天然气,但依然靠燃煤和燃油发电,因此以色列在能源效率方面在125个国家中位列102,而效率低下正是以色列空气污染相对严重的原因,空气的可吸入颗粒物(PM10)浓度相对较高。而且,由于大部分燃料都是进口,以色列是世界上最不安全的能源供应地之一,净进口能源的百分比排在第114位。

报告在埃拉特-艾略特可再生能源会议结束后发布,随后引发了出席会议的能源企业家、政策制定者和积极分子的热烈讨论。阿布拉莫维茨说,可再生能源尤其是太阳能,可以帮助以色列解决报告中提到的安全和污染问题,为以色列每年节省数十亿的开支,并阻止以色列GDP的下滑。

期望普及太阳能使用

阿布拉莫维茨比以色列的任何人都更了解太阳能的潜力和危险。多年来,他致力于在以色列和世界各地推广太阳能。他是第六届埃拉特-艾略特可再生能源会议的名誉主席。埃拉特-艾略特可再生能源会议是以色列可再生和替代能源技术方面的主要会议,来自世界各地的专家就太阳能、风能、生物质能等其它能源进行讨论和分析。

阿布拉莫维茨和他的合作伙伴大卫•罗森布拉特(David Rosenblatt)和艾德•霍夫兰德(Ed Hofland)在基布兹Ketura建立了以色列最大的太阳能发电站,这也是第一个与政府签署协议的商用太阳能发电站。

“欧盟希望在2020年实现20%的能源供应来自可再生能源,这个目标很合理。”阿布拉莫维茨说,“其中大部分将来自太阳能。然而,和德国这一类的国家相比,以色列可多获得60%的太阳能资源,但其目标却只是2020年实现10%的能源供应来自可再生能源。而德国计划未来高达80%的能源供应来自可再生能源。”

以色列基础设施部首席科学家什洛莫•瓦尔德(Shlomo Wald)说,以色列不可能会发生这种情况。他表示,以色列制定能源政策是基于现有技术,虽然以色列会在太阳能领域加强工作,但现有技术设备只在有阳光的条件下才运行。

“太阳能发电的效率已经有显著提高,在某种程度上,现在太阳能发电和化石燃料发电的生产成本基本相同。”瓦尔德说,“现在我们希望太阳能储存情况能够改善,这样我们无论在白天还是夜晚都能用太阳能持续发电。当这个目标实现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开始考虑改变能源政策了。”

他说,基于这些情况,他非常细致地做了调研,认为使用太阳能的时机还不太成熟。太阳能不太可能是一种可以长期替代化石燃料,特别是天然气的能源。“根据我们的数据,我们认为太阳能最多可以满足以色列35%的能源需求。”瓦尔德说。

太阳能发电的最佳设备是屋顶光伏(PV)系统,太阳能电池板和安置在建筑顶面的小型涡轮机相连发电,电力可以只供建筑使用,也可以输入国家电网,瓦尔德说。但这个系统还不够完善。

“我们计算了以色列所有屋顶的空间,也预估了当前和未来的能源需求。”瓦尔德说,“即使我们在以色列的每幢建筑顶上都安装了光伏系统,也只能满足大约四分之一的能源需求。要供应足够的能源,我们必须利用以色列大部分的室外空间来建光伏场。”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瓦尔德说。以色列别无选择,只能依靠天然气来满足电力需求,并学习如何明智地使用天然气。

“我完全不同意瓦尔德的观点。”阿布拉莫维茨说,“就在内盖夫,我们已经证明,光伏系统加上沼气和太阳能系统,替代化石燃料完全可行。到2016年,从埃拉特北部到死海全部地区的电力供应将来自可再生能源,不久之后,我们将成为电力的净出口国,因为我们生产的电力会超过我们所需。并且,我们不会因为安装光伏系统而破坏以色列中部到埃拉特的自然景观。”

如果像德国这样的国家可以广泛使用可再生能源,以色列也可以。阿布拉莫维茨说。如果以色列办不到,“就是那些目光短浅的政客的错。”

虽然天然气相比起煤炭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但它没有比任何进口燃料更安全。为了保障其供应,以色列国防军准备在离陆地150公里外的敌对势力较强的海域上部署海军力量。

“我们现在的选择对以色列未来的国防、经济和环境将是至关重要的。我们要反复思考,要留给后代一个什么样的未来。”阿布拉莫维茨说。

weixinqrcode-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