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星期少说也有几十位中国企业家、投资商和政府官员到访以色列,有时甚至多达数百人,参观企业,参加科技和医疗活动,考察与初创企业潜在的业务合作等。

但洼地创投首席执行官吕遊表示,对大多数访以的企业家来说,他们和以色列的关系也就止步于此了。他认为,中以之间存在显著的“信任鸿沟”,这在两国的商业活动中暴露无遗。

他说,以色列初创企业“已经有点厌倦了所有这些所谓的中国投资者到他们公司转悠。他们来到办公室,四处看看,问些问题,拍拍照,然后就走了,没有投资任何东西。”

吕遊表示,其实现在中国很多到以色列的“投资旅行”都是由旅行社而非风投基金或其他投资机构组织的。

“组织‘创业国度’旅行在中国已经成为一大业务了。”吕遊说,“但除了规定旅客可以付多少钱以外,没有任何标准规定谁可以参团。这些人并不都是投资者。”

他说,中国投资者不愿进入下一阶段可能是由多个因素造成的,如不了解以色列的办事方式,担心自己对行业或技术成功的前景没有准确的认识。

吕遊表示:“我们希望能够通过我们设立的新公司洼地创投改变现状,专门为中国投资者收集以色列企业的信息,提供他们想要以及投资所需的信息,如资金、团队背景、所在行业现状等等。”

几位以色列企业家就以色列对中国投资访客越来越缺乏热情一事表达了他们的看法,证实了吕遊的说法。

“他们来的时候,我们都是很有礼貌地接待他们,我们通常也会按要求为他们预约参观。”特拉维夫一家初创企业的首席营销官表示,“你永远不知道观光团里是否会有真心实意的投资者,就算没有,把你的名字告诉中国人也不会造成什么损失,因为有些来参观我们公司的访客可能会把我们的名字告诉一个认识真正投资者的朋友。但现在那些访问团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到了不抱太大期望的地步。” 为了不影响其与中国合作伙伴的关系,他要求匿名。

结果和两三年前相比,以色列企业家已对接待中国访客少了一丝热情。他们相信会有的投资最终也没有实现,而且两国间自由贸易协定的签署是否将大幅改变现状也不得而知,至少在创业投资方面仍是未知数。“双方都有问题,但问题主要在于中方,他们对国外投资不太放心。”

以色列企业家通常会觉得难于在中国的环境中生存,特别是涉及知识产权的时候。虽然中国政府尽了最大的努力,但仍被以色列和很多西方国家视为知识产权的危险地带。创意和技术很可能会在中国更加放松的环境中被盗,他们怀疑这个环境默许窃取知识产权的做法以增强中国的科技实力。

但吕遊表示,中国投资者也有他们的担忧。

“当然,中国投资者是不懂希伯来语的,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去找初创企业,所以他们要靠中国和以色列的‘中介’,为他们指引正确的方向。”他说,“但曾经发生过多起这样的事件:中介口中具有广阔前景的公司最后变成了极差的投资,导致投资者损失惨重。说白了就是,投资者不知道该相信谁,结果他们谁也不信。”

通过洼地正在开发的数据库,吕遊希望能为中国投资者揭开以色列初创企业的神秘面纱。

“如果你想让中国投资者信任你,你需要坦诚相对,并对公司和行业有一个非常清晰和客观的认识。”他说,“中国人通常是“全盘”思想家,希望能在走下一步棋前看清整个局面,如公司来自哪里,将去往何处及其如何在所在行业站稳脚跟。我们相信,通过提供此类信息,我们将能吸引更多投资者投资以色列,尤其是作为中国市场经济中流砥柱的中小型投资者。”

很多潜在投资者都是中年或老年“经济移民”,是他们把中国建设成了今天的世界经济强国。

“他们日以继夜工作得来的财富,一分一毫都不会乱用,除非他们知道钱的去向并且知道投资成功的机会。我们只有减轻中国投资者的恐惧,才能鼓励他们迈出投资的下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