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如今正从消费产品制造大国转向科技大国,而以色列在其中扮演着关键的角色。

为了降低国内工厂众多消费及工业产品的生产成本,中国正在进行机器人革命,在流水线上安装机器代替人工,通过最新成立的中以机器人研究院(Sino-Israeli Robotics Institute),与以色列合作研发更加智能和优质的机器人。

该研究院将成为广州价值20亿美元的产业园的核心组成部分,后者将围绕中以研究人员合力研发的技术加以建设。

过去二十年来,中国主要发展的是一切低成本的工厂生产,从制衣到电子产品等等,这一策略成功帮助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日益增长的生产成本逐渐把价格随之增高的中国商品挤出市场,而生产成本飙升的主要原因是工人薪酬不断上涨。

而中国政府认为,中国经济是时候转型了,于是为了完成目标,中国开始实施新的发展规划。政府官员希望,“中国制造2025”计划将助力中国从商品制造国变身为创新型高科技发展中心,生产和提供高级产品及服务。该计划着重要求“制造业朝着更加智能化的方向发展,强调质量”,在生产过程中增强环保意识。

“中国通过制造大量消费品并将其售往海外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国务院去年三月的一份声明表示,“但由于传统生产模式效率低下及高端制造业的不足,制造业两位数增长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
李克强总理认为,中国的出路是“实现从制造大国到制造强国的转型,这是中国稳定经济中高水平增长速度和提升全球价值链位置的关键。”

兹维•席勒(Zvi Shiller)表示,这正是以色列发挥作用的地方。席勒除了任阿里埃勒大学工程学院机械工程及机械电子系教授外,还是以色列机器人协会主席,该组织在中以机器人研究院的成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后者在广州于9月10日举办的首届中以机器人峰会期间举行了揭幕仪式。

“以色列是全球机器人研发最发达的国家之一,但我们没有太多的机会使用那些技术,因为我们的经济规模太小了。”席勒说,“中国是我们的重大机遇,当地的制造商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想利用我们的技术。届时,数十万家工厂将对该研究院研发的技术感兴趣。就好像迎来了第二次工业革命,而以色列技术处于核心地位。”

席勒说,虽然以色列机器人协会的职责是加强以色列研究所和以色列国内外实体的合作关系,但中国在签署协议成立中以机器人研究院之前没有太多的犹豫。“他们把以色列视为一个真正的创业国度和重要的技术强国。此外,与欧美相比,他们和以色列人相处得非常融洽。而以色列人也很高兴能和中国人合作。”

“机器人不只是有着两条胳膊和两条腿的机器,像电视和电影中那样僵硬地在房间四处走动,完成主人的指令。准确来说,机器人是任何一种受计算机或电子电路控制完成特定任务的设备。机器人可以做成任何一种形状,有着各种不同的尺寸,且几乎可在任何一种情况下使用。机器人的共同点在于它们有着相同的宗旨——把人类从机械艰苦的工作中解放出来,通过更高效经济的方式完成这些苦力活。”

“有些工作就是不适合人类。”席勒说,“以前人们会在背上扛100斤重的水泥,但那是因为他们不得不这么做,而不是因为他们自己想做。今天,我们可以用机器人和输送带来运输水泥,这样人们就能去找‘更好’的工作。”

席勒还坚信,当前在工厂参加机械性工作的工人被机器人取代,获得解放后,他们最终将可能找到其他薪酬更高的工作,社会地位也将得到提升。“不断有研究表明,自动化不会导致失业率升高,而会带来经济的扩张,最终创造的工作岗位要比失去的多。这就是中国的目标。”

中以机器人研究院是全球首个此类研究院。在九月的签约仪式上,以色列机器人协会和四家中国企业在以色列和中国官员的见证下签署了成立该研究院的谅解备忘录。

华丰世纪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广州中以机器人研究院理事长、中以智慧产业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欧阳泉先生表示:“我们的目标是建设世界一流的机器人研究机构,因为我们拥有改变命运的勇气和精神。”

欧阳泉领导的企业将成为中以机器人与智能制造基地的主要投资商,该制造基地是依托中以机器人研究院而建立的产业园。成立中以机器人研究院的四家企业计划向机器人及相关领域投资20亿美元。

中国已经有部分顶级机器人公司表示对通过研究院与以色列研究实验室开展联合应用研究感兴趣。

“以色列机器人技术将能借助中以机器人研究院利用中国市场的巨大潜力。”席勒说,“以色列和中国在机器人研究领域是天作之合。中国有市场和筹资渠道,其中后者对研发及测试新想法和实现创意科技商业化至关重要,而以色列则有着技术过硬的专业队伍,能够推出众多创新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