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11年11月第一次踏上以色列这片热土,至今已经有将近四年的时间了。如果说人生最美好的年华是20-30岁之间,那么今年将近而立之年的我,已经将自己最美好的年华留在了以色列这片土地上。这里不仅仅载有我的梦想,我的拼搏,也载有同无数以色列朋友的友谊,更载有对这么多年中国-以色列民间相互认知的感悟。

随着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开展,中国也越来越关注包括以色列在内的中东世界。就我个人的体会而言,哪怕是在前年,国内不少朋友找到我,都希望让我帮忙,通过以色列的朋友联系美国的生意和专家,希望拿以色列当跳板去美国和欧洲。刚刚到以色列的时候,中国在以色列的留学生少的可怜。即使是到了2012年末,中国在以色列所有的留学生、访问学者和其他交换人员,也只有160人左右。那时候,中国对于以色列的了解诉求仅仅停留在新闻层面和科技层面。在以色列的中国人,官方身份中最多的,除了使馆就是驻外记者,不过也仅仅十余人而已。而不少人听说我在以色列留学,第一反应就是:“你将来会很有钱,随便整两桶石油回国就好了。”中国人对于中东分不清楚,所以也觉得以色列肯定得有石油。当然,更多的国人会不无担心的问一句:“那儿安全吗?不是正在打仗么?”

如果说中国人对于以色列的理解普遍存在着偏差,那么以色列人对于中国的认知也近乎于无。很多以色列人听说我是中国人,首先就会问:“你们是不是只许有一个孩子?”或者是“听说中国东西很便宜,10美元就可以买个汽车?”如果你觉得以色列学中文的学生会更懂中国,那可能你会很失望。不少以色列中文学生会告诉你“学中文是为了将来和中国人做生意”。其实中国人也知道,外国人学中文就是为了钱,熙熙攘攘皆为利往嘛,但是如此直白,显然对于中国的了解还是不够。

这几年,中国的发展越来越引起了世界的注意,中国和以色列之间的双边关系,尤其是人员往来交流也日益密切。2014年时,仅仅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一所学校的中国留学生就已经突破了200人,这在两年前都是无法想象的。我的母校海法大学,在2012年时,对于中国留学市场似乎根本不感兴趣,而现在也加入到了滚滚的“东游记”的行列中,在今年上半年同华东师大开展了一系列合作,建立了华东师大-海法中心。此外,双边的学者交流也日益密切,来到以色列访问的国内学者日渐增多,那些来以色列观光访问的旅行者也成倍的增加。以色列为了方便中国人入境,签证政策也作出了调整。从前我如果办理留学签证,必须跑到北京,经过一番折腾之后,才能最多拿到三个月的旅行签证(注意,我的很多中国同学只能拿到一个月的),进入以色列后,还得到内务部审批和延长。但是现在,我可以直接在使馆申请到为期一年的学生签证,方便了许多。

与此同时,中国对于以色列的印象也在逐渐加深。今天当国人提起以色列,除了依旧“战火纷飞”的印象之外,更多的人将以色列和“创新”、“科技”等标签联系在了一起。在以色列国内,学习中文的以色列人也越来越多,以色列人对于中国人的印象也逐渐改善。从前在机场、火车站或者是其他公共场所,中国人经常是以色列警察和安保人员的“关照对象”,毕竟那时候在以色列人看来,中国是和非洲一样的落后国家。现在如果说自己是中国人,很多以色列会首先反应,“强国”国民,“中国制造统一世界”等等,虽也有可笑,但是却也道出了对于中国认知的加深。

当然,中国和以色列民间互相了解仍然面临不小的鸿沟,毕竟以色列传统“向西看”,其历史和文化上的根基决定了追随欧洲和美国的必然性;而在不少中国人在构建世界范围时,更多的套用“东方-西方”二分法,要么将以色列和其他中东国家视为一体,要么并不重视。所以在今天中国国内,有不少人仍然误解以色列,用自以为是的道德观,狭隘的将复杂的地区问题看作“恃强凌弱”的悲剧;而以色列国内,同样深深存在着对中国的误解,所以当中国的资本来袭时,不少媒体甚至资深学者也纷纷担忧“伊朗的盟友——中国”会“买下”以色列。可见,两国相互认知的鸿沟,依旧巨大。

国相近在于民相交,交往多了,自然会减少误解。国际经济的发展和时代科技的进步,让当代的世界成为了一个“地球村”。住在“村”这头的中国和住在“村”那头的以色列,慢慢的也相互走动,相互了解。让我们把两国民间的互相了解交给时间,交给未来,多一点耐心,多一点谅解。当然了,更要多一点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