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企业家越来越厌倦没有真正业务合作可能性的中国代表团和访客。他们表示很难从中分辨出真心实意寻求合作的投资商。

洼地创投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吕遊表示:“每个星期都有几十位甚至数百位中国投资商到访以色列,包括企业家和政府官员等。他们参加众多高科技活动,对有意投资的初创企业进行评估。对大多数访以的企业家来说,这是他们与以色列企业家联系的开始,也是结束。三番五次合作未果加深了很多初创企业的挫败感,越来越不想把希望押在中国投资商身上,尽管后者会来参观他们的公司,拍拍照,问些问题,但并没有留下任何白纸黑字的协议。这是一场信任危机的开始,或许会给中以两国间的贸易合作带来负面影响。”

“未必只有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等巨头才能投资以色列的初创企业。”吕遊说,“有些大型企业已经和以色列的基金建立了合作,但是和这些大型企业相比,洼地创投代表着另一批更可能和以色列创业市场做生意的投资者:中国中小型企业,其中大部分都来自工业领域。”

“他们正在寻求战略投资,为他们所在的特定行业引进创新技术。这正是洼地创投现在开始吸引的投资商类型。我们创立洼地的初衷是拉近以色列创业行业与能够满足其需求的中国投资商之间的距离。” 吕遊说。

他总结道:“‘创业国度’游学项目现在在中国大热。其中很多项目都是由旅行社而非基金或其他与投资界有关的实体组织。结果,没有任何一方为了评估投资潜力而对参加项目的投资商进行筛选。”

为了填补这一空白,洼地创投已经建立一个以中国合作伙伴为基础的机制:对中国访客进行甄选,辨别出真心想与以色列合作的商界人士,为以色列初创企业在中国大型企业的基础上创造新的投资来源。

洼地创投的其中一个合作伙伴就是正和岛,后者是由5000名企业家组成的商业俱乐部,人均资产超过1亿元人民币,其中超过三分之二来自制造业和装配等传统行业;再如中国最大海外游学机构华制国际,专门面向中国企业家和商人,与中国一流大学的高级工商管理硕士(EMBA)项目合作。

“虽然也有其他机构组织以色列游学项目,但只有我们通过成员俱乐部掌握了投资商的深度信息,因此遇见真心实意的投资商的几率更大。”

吕遊还指出了中国企业家投资动力的另外一个有趣角度:“他们就是中型企业的管理层,毫无或只有为数不多的海外投资经验。中国本地的创业行业也开始蓬勃发展,而且不乏拥有引人注目的技术的本土企业家。但中国科技企业估值高(甚至高于美国同类企业),再加上中国投资商对以色列创新的由衷欣赏,他们开始在以色列高科技领域寻找投资机会。”

洼地创投将于6月6日至7日在特拉维夫举办中以高科技投资论坛,参加人员包括以色列企业家和逾百位中国投资商及企业家,论坛将主要讨论移动互联网、虚拟现实及人工智能、医疗设备、数字健康以及清洁技术。主讲人包括以色列创业教父约西•瓦尔迪(Yossi Vardi)、以色列经济部工业合作与投资主管兹瓦•埃格尔(Ziva Eger)等高科技行业的各界代表及知名企业家。

洼地创投的以色列员工都会说中文且有过中国留学经历。洼地旨在为中国投资者和企业家提供支持,专为投资商解决在以色列遇到的各种问题,如语言和文化障碍、与当地政府打交道、法律问题和人际网络等。该公司目前已在上海和硅谷设立分支机构,建立了中国和美国市场的合作网络

吕遊自己也是一位中国企业家,在中国有着广阔的人际网络,还是与以色列商界合作的专家。他持有特拉维夫大学的国际MBA学位,并担任特拉维夫大学中国校友会秘书长。在搬到以色列之前,他在南京市政府外事办工作了三年,主要与以色列打交道。

————

相关阅读:

中以合作:跨越“信任鸿沟”才能促进投资

中以启动自贸区谈判 签署13项合作协议

联想创投启动5亿美元基金 宋春雨:联想的未来有以色列

海航集团到以色列寻科技投资机会

复星全资收购以色列护肤品牌Ahav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