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政府将对国有企业进行一场“大甩卖”,而中国投资商正严阵以待,伺机从中获取商机,以色列最大的律师事务所之一GKH合伙人大卫•豪达(David Hodak)说。

“以色列以其技术为中国所熟知。”豪达说,“虽然他们对以色列经济的工业和基础设施领域并不是非常熟悉,但对其存在的商机还是有着非常浓厚的兴趣。”

尽管中国投资商大可将手上的大量资源投资到世界其他地方,但以色列有着能够吸引他们的独特之处。

“他们和我们很像。”豪达说,“每次我到中国都受到了热情的接待。”他继续打趣道:“其实不是所有以色列人都有很好的旅客风度,所以我希望我们没有破坏中国对以色列的好感。”

上周,以色列内阁通过一项提案,决定出售多家由政府完全控股或持有大多数股份的国企股份,包括以色列电力公司、以色列铁路公司、以色列航空工业公司、以色列国家水务集团Mekorot、邮政公司以及以色列军事工业公司等。

超过49%的国有企业的股份将被拍卖,股份出售后政府将仍将对这些企业有控股权,但不管是谁购买了这些企业,购买的股份多的人在决定公司经营方式上的话语权就大。

豪达表示,这对中国投资商来说至关重要。“他们对投资非常感兴趣,但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他们要参与决策和政策的制定。“

GKH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大卫•豪达(David Hodak)

GKH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大卫•豪达(David Hodak)

GHK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曾处理过一些中以大型合作案,如中国化工集团对马克西姆-阿甘公司(现名为阿达玛)的收购以及中国光明食品即将对Tnuva展开的收购

“以色列和中国做生意的最大顾虑之一就是知识产权的保护。”豪达说,“我不敢打包票说那不是问题,但中国近年来在这方面做得越来越好了。十年前在中国进行知识产权保护要困难得多,而中国也意识到了在知识产权领域他们必须按照西方的规矩出牌。”

通常情况下,当在知识产权方面或就其他问题产生争议时,双方会将争议交付仲裁,一般都会以相对友好的方式得到解决。

资金充沛的中国投资商一直在世界各地寻找投资目标。近日豪达及其事务所的员工到了中国,向中国投资商展示了以色列的商机,受到了投资商的热烈欢迎。

“出于各种原因,中国人对以色列非常敬仰。以色列和犹太人在中国都有着很好的名声。他们欣赏犹太人和以色列人的成就、历史和智慧。”豪达说。

事实上,关于如何像犹太人一样思考的书籍、研讨会和课程在中国受到热捧例如学习《塔木德》,台湾甚至还有一家“塔木德旅店”,“旅店老板受到塔木德理论的启发,将旅店内部装饰为红色来增添时尚和专业的元素。每间客房都放着一本《塔 木德——商业成功的圣经》,供每位想要体验犹太式成功之道的客人阅读。”。

专门负责中国事务的GHK合伙人艾力•巴拉施(Eli Barasch)表示,不像西方国家,中国对犹太人的态度很友好。

“中国人对我们很亲切,而且我相信那是发自内心的。”巴拉施说,“我在中国出席过很多会议,他们经常提起他们如何在大屠杀期间保护犹太人。他们非常自豪能够为从欧洲出逃的犹太人提供庇护,虽然当时的中国被日本占领,但仍有数千犹太人在上海以及其他城市安定下来。”

豪达表示,和中国成为朋友并不意味着以色列就要和美国等其他国家为敌,同样地,其他国家也不一定就要和以色列反目成仇。

“我们和美国的关系完全是另外一码事。美国是以色列人和犹太人最强大的盟友,和以色列人和犹太人也有着源远流的长密切关系。”欧洲国家也是一样,豪达补充道。

“但我们不能忘记我们作为一个民族在这些国家经历过的苦难。中国人从来没有迫害过我们,相反他们还很乐意和我们合作,当然前提是公平交易。他们很乐意给予,但同时也想有所得。但这不正是合作的意义所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