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8日上午,耶路撒冷迎来第六届国际马拉松赛,来自以色列的2.5万名参赛选手和来自全球61个国家和地区的2500名选手齐聚圣城,其中包括一百多名来自中国的跑者。他们在这座城市高低起伏的道路上奔跑,在历史和现代间穿梭,感受这座古城三千年的美丽与哀愁。

本届马拉松设有全程42.2公里、半程21.1公里、10公里、5公里竞速、5公里大众、1.7公里家庭跑以及800米社区跑等赛程。跑道沿线设有多个站点,现场乐队为选手和观众献上精彩的表演。

来自肯尼亚的选手以2小时16分33秒的成绩夺得全程赛的冠军。

耶路撒冷是基督教、犹太教和伊斯兰教三大宗教的圣地,马拉松比赛路线途径耶路撒冷市中心、以色列议会大厦、老城、锡安山、橄榄山、希伯来大学等历史文化地标和著名景点。

2016年3月18日,耶路撒冷马拉松比赛。(图:Yonatan Sindel/Flash90)

2016年3月18日,耶路撒冷马拉松比赛。(图:Yonatan Sindel/Flash90)

耶路撒冷市长尼尔•巴尔卡特(Nir Barkat)称,此次比赛将向世界展示耶路撒冷不受恐怖袭击和安全形势胁迫的另外一面。

这次马拉松吸引了一百多名中国跑者,以色列旅游局称中国跑团是本届马拉松最大的境外跑团。

跑步赛事服务公司知行合逸作为耶路撒冷马拉松中国区的独家代理,从去年10月开始为本届马拉松在中国进行宣传推广和招募选手。该公司的负责人何小青在接受以色列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参赛人数猛增的主要原因是马拉松在中国越来越热,现在大家的经济条件也比较好了,所以有更多的人愿意到国外参加马拉松赛事。她还说,跑团里虽然很少教徒,但是耶路撒冷的历史文化和宗教气息深深吸引着他们,大部分人都是满怀着对这个神秘的宗教圣地的好奇而来的。

她说,耶路撒冷马拉松组织和赛事设置都很好,是值得推荐的国家马拉松赛事。不少参赛者表示,在耶路撒冷跑马拉松就像在千年历史的时空里穿梭,沿途风景也美不胜收,耶路撒冷的云也很美,跑到山上还有种在天堂的感觉。但耶路撒冷起起伏伏的山坡也让赛事更具挑战性,“稍微有点虐”,是曾经参加过的城市马拉松比赛中强度最大的。

数千名警察和士兵在现场确保比赛的顺利进行,在赛道上站岗的士兵都是荷枪实弹的,这让中国跑者觉得很新鲜,都纷纷找士兵合影留念。

让何小青和其他跑者深受感动的还有围观的以色列群众,他们在中国跑者经过的时候用中文大喊“你好”,让跑者倍感亲切。何小青说,在跑过的国际马拉松赛事中,只有耶路撒冷马拉松让他们感受到了回家的感觉。

2016年3月18日,耶路撒冷马拉松比赛。(图:Mendy Hechtman/Flash90)

2016年3月18日,耶路撒冷马拉松比赛。(图:Mendy Hechtman/Flash90)

由上海新闻晨报组织的“马上马海外马拉松跑团”也通过知行合逸参赛,该跑团的领队、新闻晨报记者王嫣向以色列时报记者介绍称,这次共有18名跑者参加耶路撒冷马拉松比赛,其中10名跑全程。

“马上马”跑团中年纪最大的是71岁的童元文先生,他在接受以色列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从2008年开始跑马拉松,09年开始跑全程,至今在国内外共跑过45场马拉松。他说,耶路撒冷赛道的坡度是他跑过的马拉松里最大的,但是沿线风景很美,尤其是跑到耶路撒冷老城的时候就觉得是“无限风光在险峰”。

“外人说以色列不安全,我外甥在这里工作过,跟我说一定要来。而且一路都有军队保卫,感觉很安全。”童元文说。

他还说,跑马拉松是为了锻炼身体,他从2003年至今坚持每周跑4天,每天15公里。他的目标是跑完100个马拉松。

2016年3月18日,童元文(右二)参加耶路撒冷马拉松比赛(图:马上马跑团提供)

2016年3月18日,童元文(右二)参加耶路撒冷马拉松比赛(图:马上马跑团提供)

童先生的太太杜立华也一同到耶路撒冷参加马拉松,今年70岁的她参加5公里的比赛只用了50分钟,并且有一只脚的半月瓣是动过手术的假体,让同行的年轻跑友自愧不如。

跑完女子全程的胡佳说:“赛道实在太虐啦,最后一分钟都在爬坡,简直是肉体的极致修行,没有勇气尝试第二次的。”

跑完男子全程赛的于鸿润说:“赛道比布拉格还漂亮,关键是还有以色列大兵站岗保卫我们的安全。”

王嫣和其他五名队友一起跑5公里,她说:“一开始觉得以色列的马拉松肯定很军事化,很严格。但截然相反,大家非常放松,不同文化也非常融合。终点前,很多人都从栏杆外面抱起孩子一起跑,也没有被禁止,甚至遛着狗完赛也可以,真的是很欢乐的一场赛事。”

马上马耶路撒冷跑团合照。(图:马上马跑团提供)

马上马耶路撒冷跑团合照。(图:马上马跑团提供)

王嫣表示,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耶路撒冷很安全。虽然有荷枪的大兵,但他们很友好很热情,国家也感觉很开放,和新闻里给人的印象不同。

她说,很多人对以色列的印象多来源于各种新闻,诸如“巴以冲突”、“约旦河西岸”、“戈兰高地”等和战争联系在一起的负面消息。然而,只有置身其中,才能识得庐山真面。整个赛道沿途都有荷枪实弹的以色利大兵站岗把守,是最安全的马拉松。

“武器是冰冷的,但以色列军人却十分友好,他们甚至会友好地向我们打招呼,也可以抓过来和他们一起合影。”她在朋友圈里写道,“赛道的设计虽然地势起伏很大,累计爬升600多米,但丝毫不会影响我们对其美好的印象,毕竟整个赛道淋漓尽致展现的是这块神奇而又神秘土地3000多年的历史,就连腿和脚酸爽的反应都在加深着我对耶路撒冷的印象,久久不能磨灭……有一幅画面定格在我的心里:那是在耶路撒冷老城区,一段很狭窄的街道,地面是磨的发光的石板,不远处的城墙上有两个荷枪实弹的大兵在向我微笑。”

2016年3月18日,耶路撒冷马拉松比赛。(图:马上马跑团提供)

2016年3月18日,耶路撒冷马拉松比赛。(图:马上马跑团提供)

2016年3月18日,耶路撒冷市长(中)参加马拉松比赛。(图:Flash90)

2016年3月18日,耶路撒冷市长(中)参加马拉松比赛。(图:Flash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