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2007年恐怖组织哈马斯接管加沙以后,以色列和埃及对加沙的边境实行了严格的控制,致使加沙民众无法自由地贸易及旅行。封锁还加重了加沙与约旦河西岸、东耶路撒冷的分隔。巴勒斯坦认为,未来的巴勒斯坦应包括西岸和这两个地区。

埃及和以色列对加沙的封锁是为了孤立伊斯兰激进团体哈马斯,并希望能削弱其力量。然而七年过去了,虽然封锁削弱了其经济实力,过去一个月里以色列向哈马斯发动了数千次空袭,哈马斯依旧死守加沙。

加沙民众是封锁的最大受害者。

官方数据显示,2007年加沙的失业率已达30%,如今更是上升到45%。成千上万个工作岗位因封锁而减少。联合国在加沙的援助机构称,向约80万加沙民众提供了食物援助。这个数字是2000年加沙动乱以色列颁布旅游禁令时的10倍

加沙所有商品的出口都被禁止。同时,三轮轰击摧毁了加沙许多工厂。当地商业协会统计称,八年间,加沙的制造企业从2400个下降到400个。

此次开罗谈判由埃及充当中间人间接进行。谈判结果不一定能改善加沙的情况。

以色列说,除非哈马斯解除武装,否则不会完全解除对加沙的封锁。以方强调,过去,哈马斯利用放松封锁之便加快军事基础设施的建设,将重建学校及房屋的水泥和钢筋用于铺设地道,并利用这些地道攻打以色列。

哈马斯则认为去军事化威胁其生存,担心如果解散其两万人的部队并交出剩余的火箭弹将违背其用武力打败以色列的核心理念,变得像其对手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法塔赫一样。尽管与以色列有过谈判,巴勒斯坦至今仍未建国。

开罗谈判的结果大概只能缓解当前的紧张局势。

解决方案可能包括在国际社会的监督下,以色列允许更多建筑材料进入加沙,帮助战后重建。

无论结果如何,阿巴斯政权希望能够恢复其2007年在加沙失去的领导地位,派遣部队驻扎在加沙过境点,减轻以色列及埃及对安全问题的担心。

欧洲则希望能达成更广泛的协议,建议为旅客及货物设立海上通道连接加沙和塞浦路斯,并在两边都设立检查点。这将给加沙开启通往世界的大门,并将不受以色列和埃及约束。

巴勒斯坦代表团,包括哈马斯、法塔赫及其他派系的代表对此提议表示欢迎。但埃及和以色列是否同意哈马斯维持现状且放弃对加沙的约束还不得而知。

任何协议都将缓和加沙局势,让民众过上更好的生活。但是,经济学家认为,加沙地区要真正获得发展还必须依靠自由贸易及民众的自由活动。

封锁加沙以来,以色列反复调整其封锁强度。近几年,以色列还允许更多的日常消费品进入加沙。

以色列的目的是“让民众能够维持生活,但让哈马斯无法发展其军事力量”,以色列军方发言人因巴尔(Guy Inbar)少校说。

然而,有人认为以色列对于安全问题过分强调了。

萨里•巴希说,以色列对加沙的“要求已经不只是确保安全”。他是以色列人权组织吉沙(Gisha)的一员,并游说解除进出加沙的禁令。“以色列为达到政治目的限制加沙的通行。”

加沙和约旦河西岸的分隔让巴勒斯坦无法统一。在2012年联合国大会上,巴勒斯坦展现了统一的前景。

目前,加沙每年进口数百万美元的商品都是由以色列制造或经由以色列进口的。这就表示商店中大多数商品都是以色列的酸奶酪、速溶咖啡和苹果。但是越来越少的加沙民众能够买得起这些商品。

同时,封锁禁止加沙向以色列和约旦河西岸出口商品,这两个地区原是加沙的主要出口地。加沙农场和工厂可将商品销往第三世界国家,但是复杂的过关手续和高昂的运输费让这样的出口同样无利可图。

吉沙组织称,加沙的出口额只有2%,已经下降至2007年以前的水平。

每个月,只有大约五千至六千加沙民众到以色列短期停留,其中大部分人是病人和商人。加沙民众禁止移居约旦河西岸。

以色列官员因巴尔说,持续隔离是必要的,他认为哈马斯会利用加沙和约旦河西岸的来往,计划向以色列发动攻击。

拥有一家工厂的Al-Telbani说以色列若允许加沙发展并与世界接触,大多数加沙民众将会埋头于生计,而非陷入哈马斯的军事重建计划。他说:“如果允许哈马斯建立港口或机场,哈马斯将不会有任何怨言。”

欢迎关注微信号“以色列时报”,关注以色列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