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热门医疗剧《实习医生格蕾》中,谢普特是一位医术高明的脑外科主治医生。而现实生活中的谢普特医生们或许很快就能有一个新的帮手。不过这个帮手不是实习生,而是一双可以帮助他们更好地诊断中风患者的虚拟眼睛。

总部位于特拉维夫的MedyMatch科技有限公司正在为病人护理的关键领域开发人工智能平台, 从而比肉眼更快、更准地研究数据,并帮助医生做出各种健康疾病的诊断决定。该公司希望能在2017年上半年推出可进入市场的产品。

中风患者是MedyMatch的首批重点对象。

“在中风治疗中,速度至关重要。” MedyMatch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吉恩•萨拉格尼斯(Gene Saragnese)在一次采访中表示,“因为过去的每一分钟都有脑细胞死亡。”

治疗中风时,医生需要解决的第一个问题是知道他们要治疗的是哪一种中风:脑出血还是由于堵塞而导致血液无法流进大脑?这两种中风的治疗截然不同,错误的诊断和治疗可能会导致重要脑细胞的死亡。

萨拉格尼斯说:“我们的目标是在患者最开始中风时做出更精确的决策,因此可对他们迅速采取正确的疗法。”

该产品是一款软件,可从普通断层扫描仪中提取图像,在云端利用MedyMatch开发的专有算法对其进行处理,在图像上做笔记,为医生标出重点,这样他们就可以立即看到可能出血的位置,并将处理后的图像和原图一起发回医生的工作台。

萨拉格尼斯表示,借助这一过程,医生有望能在三到五分钟内给出专业意见。通过深度学习技术,向计算机导入系列图例,从而设定读图基准。随后把系列图片上传到计算机,计算机将能从中“学到”流血的样子。也就是说,“你用图例培训计算机,经过这种训练后,计算机就能开始自己阅读图像”。萨拉格尼斯曾任飞利浦影像系统公司(Philips Imaging Systems)首席执行官,于今年二月份出任MedyMatch首席执行官。

通过与以色列和美国的医院合作,包括耶路撒冷的哈达萨医学中心和波士顿的麻省总医院,MedyMatch已从数百万个病例中获得数十亿张图像。萨拉格尼斯说:“我们的专家就来自这些地方,由他们帮助我们训练软件的读图能力。”

根据美国心脏协会公布的数据,中风是美国第四大杀手,而治疗中风的成本可能将从2010年的716亿美元增加到2030年的约1830亿美元。以色列紧急医疗中心网络TEREM战略发展主管加布里埃尔•波利埃克博士(Gabriel Polliack)表示,尽管医学影像技术有所进步,但医疗误诊率几十年来一直在30%左右徘徊。

波利埃克说:“现在有必要在市场上推出一款充当放射科和内科医生另一双眼睛的产品,帮助他们克服各种有碍于作出正确诊断的限制。” 波利埃克是MedyMatch医学顾问委员会的成员,自公司在两年多以前成立起来一直积极为公司出谋划策。

“这个想法很好,不仅具有重要的临床价值,即改善患者的治疗结果,还将直接影响护理成本。”波利埃克说,“这意味着MedyMatch正在树立医疗行业的黄金标准——在改善患者疗效的同时降低成本。”

萨拉格尼斯表示,MedyMatch在今年早些时候完成了200万美元的首轮融资,目前正在进行新一轮800万美元的融资,其产品将需要获得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FDA)和其他批准。

“显然,中风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对公司来说,这也是一个面向全球的机会。”他说,“现在也有人在做图像机器学习,但主要用于癌症。实际上,目前还没有人进入中风这一特定领域,所以竞争对手不是很多。”

纽约数据公司CB Insights表示,过去五年来,人工智能初创公司的交易增加了近7倍,从2011年第一季度的四笔交易增加至今年第一季度的27笔交易。第一季度约15%的交易都是由主打医疗保健人工智能应用的公司完成。

CB Insights科技行业分析师德帕斯里•瓦拉德哈拉汗(Deepashri Varadharajan)在邮件中写道,自2010年以来,人工智能公司共筹得9.67亿美元,资金流向13个国家和10个行业类别,包括商业智能、电子商务和医疗保健。

瓦拉德哈拉汗说:“具体来说,医疗保健领域利用人工智能处理大量医学数据,预测风险,让诊断变得更加准确。”

但萨拉格尼斯表示,MedyMatch也面临着挑战,其中一个关键问题是需要确保云基础设施行之有效,把图像从医院上传至云端。这种基础设施是IBM、通用电气和飞利浦等巨头公司的重点所在。“这些都是开发云基础设施的公司,而我们希望能在将来与他们比肩。”

另一个需要克服的挑战就是医生可能会对技术感到有压力。《以色列时报》通过电话采访了以色列佩塔提克瓦拉宾医学中心中风神经学和介入神经放射专家盖伊•拉斐利博士(Guy Raphaeli),询问他对此事的看法。他表示:“这项技术看起来很有趣,可用作额外工具,增强医生的信心。”在此之前,拉斐利并不知道MedyMatch的存在。

“该技术也可用于缺乏专业知识的农村和偏远医院。但我认为计算机不可能代替医生的临床技能,他们可以触摸和理解病人,结合患者的整体病情。”拉斐利说,“我认为以色列不需要这类技术,因为我们的工作信心很高,而且很多医院是相互联系的,所以医生可以在需要时寻求彼此的帮助。”

萨拉格尼斯表示,确实,产品面向的客户未必是大型综合医院,那里不缺专家,但可以是规模较小的农村或社区医院,那里的医生的经验可能较为不足。“比如在中国一家乡村医院,这可能会成为一个工具,帮助缺乏经验的医生读图。该技术可以把这些医院设为目标群体。”

萨拉格尼斯说,MedyMatch现在正在寻找多种盈利模式,其中一种是订阅。“每次使用的费用不到10美元,价格很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