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军队正陷入一场与谷歌、苹果和Facebook等企业争夺优秀人才的“战争”中,他们清楚自己只能取得部分胜利,因为自己开出的薪水只是这些企业工资的五分之一。

随着以色列初创企业蓬勃发展、跨国公司来以设立研发中心,以色列本国工程师出现短缺。这使得技术人才的争夺战日趋白热化,企业为招聘人才开出了越来越丰厚的薪酬。

此前,从军队走出来的技术过硬的专业人才一直在推动以色列这个“创业的国度”向前发展。按照规定,大部分年满18岁的以色列公民必须服役2到3年,到作战、情报和技术等部门服务。

经过高强度训练后,这些士兵被分配到高度机密、责任重大的工作岗位,开发和运用尖端技术。退役后,许多人留下成为职业军人,而其他人则离开军队过上平民生活,被高科技公司录用,或者自己创业。

以色列国防军退役少将、以色列国家安全委员会前负责人纪欧阿.艾兰德(Giora Eiland)表示,“军队面临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因为它提供的薪水完全无法跟私人部门竞争。

艾兰德提到,他朋友的儿子最近从以色列国防军8200精英部队退役,收到了多个私人企业的工作邀约,月薪约3万谢克尔(约7800美元),这比他继续留在军队的薪水多出3倍。

“如果你热爱自己的工作,工资多少无所谓。”艾兰德说道,“但如果私企的工资高达2倍甚至4倍,那么你肯定会断然离开。”

根据以色列风险投资研究中心IVC数据,活跃于以色列的高科技公司已经从2006年的3781家猛增至2016年的7400家;此外,谷歌、苹果、德国电信、博世等278家跨国公司在以色列设立运营了327个研发中心,遍布以色列各地,而3年前这一数字仅约250个。

同时,以色列经济与产业部首席科学家阿维·哈桑(Avi Hasson)在6月份的一份报告中提出预警,如果政府不立即采取行动培养学生来填补用工缺口,以色列高科技产业未来十年将面临超过一万名工程师和程序员的缺口。

以色列初创企业职位搜索引擎Workey公司数据显示,受此影响,熟练技术人才供不应求,在过去5年,他们平均每20个月换一份工作,工资增加约10%;士兵退役后进入高科技行业可拿到约2万谢克尔的起薪。

根据以色列国防军公布的数据,中尉级别的军官离开军队从事技术工作可以拿到约5800至9100谢克尔的税前月薪,而上尉级别则能拿到8600至11200谢克尔。这样的工资数额由个人训练及教育背景、服役地点和风险水平等因素决定。

以色列国防军数据还显示,2011至2015年,离开军队的优秀军官比例从2011年的不到17%一路猛增,在2014年达到最高,将近27%,之后于2015年回落到略高于25%的水平。军队对优秀军官的定义是:担任军官至少2年且在两年以上的同行评价中获部门前三,或表现出卓越的能力。

军队反击——激励与津贴双管齐下

因此军队决定反击。他们知道自己给出的薪酬比不上私人部门,于是开始强调士兵为国家所做的贡献,在士兵们较为年轻的时候给予他们更多有趣的工作和更大的责任,并且落实福利与奖金发放,让士兵觉得自己比以往更受重视。

这项计划已经实施了数月,目的是为了确保那些选择留下的士兵“觉得自己可以做得更多,获得更多,更具影响力”。斯托勒表示:“我们努力留住优秀人才,给他们更重要的工作和更高级别的岗位,这项措施确实奏效。”

这一计划是国防军于2015年7月宣布推出的“基甸”五年计划(Gideon plan)的一部分。“基甸计划”于今年年初开始实施,根据该计划,以色列军队将全面精简人员特别是职业军人,到2017年1月以色列职业军人的数量将由4.4万名减少到4万名。

以色列国防军C41通讯部队士兵。(图片来源:以色列国防军发言人办公室)

以色列国防军C41通讯部队士兵。(图片来源:以色列国防军发言人办公室)

“将来留在军队的人数少,但质量高。” 斯托勒说道,“留下的技术军官会明白,他们将是各自领域的顶尖人才。”

除了提升士兵动力并赋予其更多责任外,军队也开始提供额外福利和宽松政策。例如,过去几个月军队开始为军官提供在职攻读任何学位的学习机会,这在过去只为少数人享有。

军队还推出了奖金制度。指挥官能够决定每年给予21至29岁的年轻职业军官两次奖励,一次发放高达4000谢克尔(约1000美元)的奖金,以表彰他们出色完成任务或表现优异。斯托勒说:“奖金数额虽然不多,却体现了对他们的尊重,也能让获奖的人脱颖而出。”

军队还让那些正在上大学的退役军人在军队技术部门兼职工作。

“他们以平民身份来军队工作几个小时。”斯托勒说道,“这使他们能够为军队做出贡献并获得大学所学知识的操作练习,而我们也能短暂利用这些优质的人力。”

军队的努力似乎有所回报。斯托勒表示,2016年尚未发布的数据表明,人才外流现象似乎得到遏制。

斯托勒说,军队已经开始与士兵进行一对一沟通,了解他们看重什么,并制定专门计划满足其需求,“看看军队如何才能留住这些人才并为他们提供更多好处”。

斯托勒表示,军队的福利仍无法与高科技产业开出的薪酬相提并论,这点很明确;而另一方面,企业在成就感、价值观和专业挑战等许多方面也无法与军队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