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军队经过谨慎考虑,决定把女兵编入装甲兵的战斗部队。这项决定对以色列军队具有重大意义。

周一,以色列国防军网站报道,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以军计划开始训练女性坦克指挥官,紧急情况下她们会到前线参与作战。但在初期阶段,她们还是会以战斗指导和演练军士的身份参加编制。

“从认知、生理和心理上说,女兵不逊色于男兵。”以色列国防军地面部队人力资源主管布伊格尔•斯洛维奇(Yigal Slovik)说,“然而,在一轮又一轮的征兵过程中,以色列国防军错失了50%有能力的新兵人选。”

女兵问题一直困扰以色列军队,意见摩擦也很频繁。犹太教徒士兵在战斗部队的表现日益突出,极端正统犹太教徒参军的人数也将上升。军队在这种情况下做出了这项决定。

今年3月,议会通过了平等服务法案。法案规定,从2017年开始,极端正统犹太教的年轻男性的征兵人数由国防军和国防部决定。如果征兵配额不满,每年没有被免除兵役的1000名犹太教学生将可能面临经济制裁或者甚至是刑事指控。

由于决定征募极端正统犹太教男性,军队不得不改变其规范。今年,军队宣布将遵循极端正统犹太教对安息年的法律解释。以色列农学家声称这一举动表明以色列国防部对农民“宣战”。但犹太士兵却因此能和其他士兵在同一食堂里一起吃饭。

自从1995年最高法院裁决以色列空军飞行学校必须批准爱丽丝•米勒入学,军队里女性人数日益增多,关于征募女兵的争论也从未间断。

比如,女性能否在公共场所唱歌一直是热门话题。曾有几名宗教士兵在允许女性在舞台唱歌的场合不顾违反军规独自离开。拉比埃亚金•莱文农(Elyakim Levanon)2011年曾向Kol Hai电台表示,如果男性士兵被迫坐在女性在舞台上独自唱歌的礼堂,他会要求士兵离开,“即使礼堂外面有一个行刑队。”

基于这种情况,军队已经创建了一些完全和女兵隔离的极端正统犹太教部队,同时把女兵编入不同阵营,包括男女混编的卡拉卡尔部队、炮兵部队、情报部门和空军部队(如战斗机飞行员)等。

如果将女兵编入装甲兵的计划得到批准,训练女坦克指挥官也需要提上日程。八个月培训期后,这些女兵会被分配到混合编制的坦克部队,部队里的坦克驾驶员、装载炮弹手和炮手都是男性。

斯洛维奇说,今夏加沙的“护刃行动”过程中,宗教战斗兵全都是在男性指挥官的领导下作战。女兵的加入会得到适当的处理。

此外,以色列国防军地面部队已经对女性开放炮兵部队的所有职位,云雀无人机部队也不例外。云雀无人机部队已成为以色列日益重要的主力作战队伍。今夏,无论在寻找被杀少年还是在加沙战争过程中都发挥了巨大作用。

地面部队也计划在2015年在精锐部队吉瓦提步兵旅内部组建一个极端正统犹太教战斗部队,并提高正统教后方指挥所、战斗支援部队在中央司令部的朱迪亚和撒玛利亚部门的参战程度。

接受以军网站采访时斯洛维奇指出,“从世界范围来说,女性人数在军队作战士兵人数中大约占2%到3%。在以色列国防军里女性作战士兵人数占3%,但我们希望继续提高女性人数比重。”

weixinqrcode-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