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期盼并且祈祷出现最好的情况。但是我们害怕听到的是最坏的结果。每过去一个小时,就多增一分恐惧。时间一分一分地过去,但没有人站出来对事件负责,也没有人提出任何要求。

作为一个国家,在难关面前我们在很大程度上凝聚在了一起。我们同时也惊叹于三位遭绑架青年的父母的坚强。在过去的两天,三位母亲都站在麦克风和电视摄像机面前,强忍住内心的恐惧情绪,展现勇敢乐观的一面。这三位被绑架的青年分别是19岁的埃亚勒•易福拉科(Eyal Yifrach),16岁的纳福塔里•法兰克尔(Naftali Frankel)和吉尔-拉德•沙尔(Gil-ad Shaar)。

周日,法兰克尔的母亲拉凯里(Racheli)微笑着赞扬安全部门为找到三位绑架青年做出的努力,她说:“以色列翻遍全世界也要找到你们,带你们回家。”周一,埃亚勒的母亲爱丽丝•易福拉科(Iris Yifrach)抬头看着天空说,我们相信埃亚勒会安然无恙地回家。

三位被绑架的犹太青年的父母接受媒体采访。(图片来源:Yossi Zeliger/Flash90)

三位被绑架的犹太青年的父母接受媒体采访。(图片来源:Yossi Zeliger/Flash90)

作为一个国家,我们也会在无助时凝聚在一起。在周一晚上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国防部长摩西•亚阿隆(Moshe Ya’alon)和以色列国防军总参谋长本尼•甘茨(Benny Gantz)没有鼓动其他情绪,而是增强了这样的凝聚感。我们的领导人派遣部队、下逮捕令、发表强硬态度的讲话、考虑采取摧毁哈马斯成员住房以及驱逐所有哈马斯领导人的措施,并且重新抓捕以前释放的恐怖分子。

哈马斯关押吉拉德•沙利特(Gilad Shalit)长达五年,2011年以色列做出让步,释放超过一千多名关押的巴勒斯坦囚犯才能换得沙利特的安全释放。20年前,哈马斯绑架了纳克萧恩•瓦克斯曼(Nachshon Wachsman)。在精英部队试图闯入囚禁他的建筑内部时,绑匪却将其杀害了。在该行动中,以色列国防军救援队队长尼尔•波拉兹(Nir Poraz)也被杀害。

以色列电视台采访了1976年在乌干达恩德培机场被以色列国防军救出的人质。我们也希望,也许这样的事情可以再次出现:在一场救援中,绑匪被征服,人质被救出。我们期盼,我们祈祷,但是我们怀疑哈马斯不会这么轻易被打败。

恩德培人质回家。(图片来源:以色列国防军档案资料)

恩德培人质回家。(图片来源:以色列国防军档案资料)

当我们紧密团结互相支持的时候,不得不承认,作为父母我们很庆幸这一次落入敌人手中的不是自己的孩子。如果被绑架的是我们的小孩,我们会要求采取每一个可能的措施,包括释放监狱里全部的杀人犯,尽管我们知道释放囚犯其实正是导致这次非人道行为的原因。一次又一次地,以色列让恐怖分子认为他们可以以我们为目标,谋杀我们,绑架我们。尽管他们被逮捕,被审判,被囚禁,他们仍然能够自信地认为将会在下一次恐吓敲诈中获得释放。

再想想更大层面上的不公平。哈马斯从由美国领导的国际社会中得到援助。国际社会使哈马斯合法地成为巴勒斯坦“联合”政府的支柱,尽管哈马斯仍然决心毁灭以色列,并且通过行动来证明它已准备尽一切可能来实现这个目标。哈马斯并没有隐瞒自己对以色列和以色列人的无限厌恶。哈马斯领导人支持哈马斯成员进行绑架。在此次绑架之前,哈巴斯也是一直在尝试。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向我们保证他正和危机双方进行斡旋。但是上个月,事实证明他们并没有看到巴勒斯坦技术官僚政府的实质,没有认识到这个政府正是由哈马斯支持的。美国政府急于接受巴勒斯坦新政府,但所接受的其实是没有任何改变的哈马斯。

三位被绑架的犹太青年,左起:埃亚勒•易福拉科,吉尔-拉德•沙尔和纳福塔里•法兰克尔。(图片来源:供图)

三位被绑架的犹太青年,左起:埃亚勒•易福拉科,吉尔-拉德•沙尔和纳福塔里•法兰克尔。(图片来源:供图)

周一,内塔尼亚胡肯定了美国对绑架行为的谴责,他也说,他希望对以色列的定居点扩张和其他不当行为迅速做出谴责的国家,也能够发布类似的谴责声明。但那并不是我们想从这些理应很开明的国际社会成员中真正想要得到的,或者有权去期待的东西。无论是出于他们的利益还是我们的利益考虑,他们都应该采取行动对抗哈马斯和其他不可计数的恐怖分子集团,而不是接受和安抚甚至屈服于这些恐怖分子。因为这些恐怖分子在中东以及更大的范围内和以色列以及其他国家对峙着。

我们居住在这片被争夺的土地上。在这个地方,伊斯兰恐怖主义,特别是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已经在人性的道德准则外越走越远。我们努力维护稳定、民主和坚韧。我们真正的朋友屈指可数。我们做最坏的打算,同时希望最后的结果能够和这几位坚强勇敢的父母的心态一样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