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以色列加大力度遏制在社交媒体上的暴力煽动,开始出现了是否及如何能够做到这一点的讨论,如何把握言论自由与恶意传播仇恨言论之间的微妙平衡成了需要解决的难题。

本月早些时候,以色列公共安全部长吉拉德•埃尔丹谴责脸书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称其允许巴勒斯坦人在脸书上肆意发布煽动和仇恨言论。埃尔丹控诉道,脸书阻碍了以色列警察抓捕恐怖分子的执法工作,并表示扎克伯格的手上流着以色列女孩哈莉•雅法•阿里埃尔(Hallel Yaffa Ariel)的血。阿里埃尔上周被一名巴勒斯坦少年刺死在她的床上,后者在最近几个月的帖子中公开表示了为巴勒斯坦事业而死的愿望。

司法部长阿耶莱特•沙凯德(Ayelet Shaked)也表示,社交媒体巨头谷歌和脸书必须对他们网站上的犯罪活动负责。埃尔丹和沙凯德两人正在起草一项新法律,旨在“删除社交媒体上的违规内容”,以此打击网上的煽动行为。另一位议员提议,如果脸书没有立即删除含有煽动言论的帖子,每个帖子将被处于 7.7万美元的罚款。

埃尔丹和沙凯德起草的法案旨在屏蔽煽动恐怖行为的不法内容和信息,并呼吁通过法院禁令让所有参与内容发布的用户都“彻底删除”相关内容。两位部长表示,删除的内容包括宣扬恐怖以及羞辱、诽谤和侮辱公务人员的帖子。

埃尔丹和沙凯德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为了不侵犯民众的言论自由,将只在极端情况下慎重下达删除内容的指令,并只针对含有违规内容的帖子。”

自2015年10月1日以来,独狼恐怖分子在以色列发动了一系列袭击事件,已导致34名以色列民众死亡,而以色列将此归罪于巴勒斯坦地区的煽动行为。

2015年3月2日,Facebook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图:David Ramos/Getty Images via JTA)

2015年3月2日,Facebook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图:David Ramos/Getty Images via JTA)

专家表示,屏蔽和过滤内容并不容易,因为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犯罪分子可以绕过过滤工具,而且对民主国家来说,屏蔽内容这条坡路容易打滑,需要小心对待。最好的办法就是与这些公司密切合作。

“有的国家直接屏蔽了这些社交网站,如中国和朝鲜,但以色列不可能这么做,因为这跨越了民主的界限。” 以色列国家安全机构辛贝特内部安全服务部前负责人兼特拉维夫网络安全公司Cytegic执行董事长卡尔米•吉龙(Carmi Gillon)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只要有人想利用这些网站煽动他人,就不可能不动声色地进行处理,所以那些立法的呼吁实际上是毫无根据的。”

特拉维夫律师事务所Gornitzky & Co.技术业务部负责人兼合伙人之一约拉姆•阿拉德(Yoram Arad)表示,从技术层面看,可以对所有以色列人或只对约旦河西岸屏蔽或关闭社交媒体网站。阿拉德还是以色列律师协会法律与科技论坛的联合主席。

“技术上可以做到这一点。”他说,“政府也可以在法律上尝试通过一项法律,规定对特定地区的人口屏蔽这些网站。高等法院能否真正支持该法律是一个大问题。”

他表示,关键问题是决定谁有权利监督和删除包含仇恨言论的帖子,而且如果通过搜索关键字的算法设置自动过滤工具,标准应该定多高?过滤工具应该根据什么来分辨内容是否违规?

阿拉德说:“这些过滤工具是否只过滤针对犹太人的恶意帖子?还是可能会过滤犹太人针对阿拉伯人的恶意帖子?我们一不小心就会脱离自己如此珍视的言论自由和价值观。”

本土化做法

让问题更加复杂的是,部分国家的文化无法接受或者认为是违法的一些事,在其他国家却完全可以接受。阿拉德说:“关键是你怎么看待问题。”社交媒体公司应该根据进驻国家当地的需求调整他们的政策,即社区标准,“就像有时候改变橙汁的配方,以满足当地消费者的口味。”

那么,如何在实际操作中删除恶性帖子?社交媒体公司如谷歌或脸书呼吁用户举报恶意帖子,由社交媒体在世界各地招聘的工作团队进行全天候审查。如果发现被举报的帖子不符合公司设置的社区标准,则将相关内容删除。

此外,脸书也用算法在网页上搜索表明帖子可能有问题的关键字。但这些算法无法根据主题区分任何特定内容的立场。例如,算法无法辨别正在组织的一场游行到底是赞成还是反对暴力。而这可能正是问题的症结所在:过滤掉所有内容只是为了安全起见吗?或者说,如何决定要把什么内容过滤掉?

“在所有需要使用技术的地方,我们是想要全自动的技术还是希望有人在中间进行调停?”阿拉德问道,“技术将能帮助我们监视数百万个帖子,把其中的违规内容找出来。但涉及到言论自由时,我们可能更希望在删除这些帖子前作出人为判断。作为一个公民,如果在限制言论自由前加入一些人为判断,我会觉得更舒服。我不想让一个机器人控制整个过程。”

举个例子,脸书的社区标准表示,当“我们认为真的可能造成人身伤害或对公共安全构成直接威胁”时,脸书将删除内容、禁用帐户并配合执法工作。脸书不会允许网站上出现参与恐怖活动或有组织的犯罪活动的组织,而且删除了“对参与暴力或犯罪行为的团体表示支持”的内容。脸书呼吁用户举报他们认为违反条款的内容。

脸书对本文的评论和7月3日对埃尔丹言论的回应一样。

同样地,谷歌YouTube的社区准则表示,公司员工全天候审查被举报的视频,以确定其是否与违反社区准则的暴力或图片、裸体或色情或传播仇恨的内容有关。

谷歌发言人保罗•所罗门(Paul Solomon)通过电子邮件表示:“YouTube制定了明确的政策,禁止无端暴力、仇恨言论、煽动暴力犯罪行为的内容。当我们的用户举报这些视频后,我们删除了违反这些政策的视频。我们也封了一个外国恐怖组织成员注册的账号。”

自称亲以色列的组织西蒙•维森塔尔中心已经和传播仇恨言论的网站抗争长达21年之久,自2001年以来就开展了数字恐怖主义和仇恨项目。

该项目每年都会发布报告,介绍在线活跃极端分子及其如何利用互联网技术宣扬仇恨、暴力和恐怖分子活动,还根据社交媒体对与仇恨和恐怖主义有关的帖子的关注和行动力——或缺乏行动力,对他们进行打分。

西蒙•维森塔尔中心副院长亚伯拉罕•库珀拉比(Abraham Cooper)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总体而言,脸书政策的合作态度最好,推特最差,而谷歌和YouTube大概在两者之间。

推特发言人在电子邮件表示:“我们谴责利用推特宣扬恐怖主义的做法,而推特的准则明确规定,我们的服务不允许此类或任何构成暴力威胁的行为。仅从2015年年中以来,我们就已经注销了超过12.5万个进行威胁或宣扬恐怖主义行为的账号,其中大部分账号和ISIS(恐怖组织伊斯兰国的缩写)有关。”

库珀表示,维森塔尔中心对两项新技术的发展表示“深切关注”。现在“越来越多恐怖分子及其帮凶使用”加密技术。“此外,脸书推出的视频直播和其他服务实际上为恐怖分子提供了新的工具,把他们的行为传播出去。”

他表示,该中心的代表定期和脸书、YouTube以及推特在硅谷举行会谈,还与美国和其他地区的执法和情报官员以及政治领导人会面。

库珀说:“即使技术上可行,我也不敢肯定采取严厉措施(可能包括屏蔽这些社交媒体服务)会符合以色列的最大利益。”但是这些公司还可以做更多的事情,当向他们施压时,“他们能够利用无可匹敌的技术遏制网上仇恨言论的传播。”

库珀将在本月晚些时候到访以色列,会见以色列官员,讨论组织参观硅谷的事宜。如此一来,以色列官员就可以直接向这些社交媒体公司传达他们的担忧。这些公司也应在中东建立特别工作小组,并在被告知“已经逾越煽动红线后”立即采取行动。

这些社交媒体巨头最近与欧盟就删除“非法仇恨”帖子达成协议,他们应以此作为范例,针对以色列和世界各地的犹太人制定更加严谨和全面的方法。

今年五月,欧盟委员会和脸书、推特、YouTube和微软发布了共同行为准则,打击非法言论在网络和欧洲的传播。

“世界各地正在发生一件有利的事情,那就是全球大型网络机构要向国家的法律低头。” 以色列荷兹利亚跨学科中心传播学院互联网心理学研究中心主任亚伊尔•阿米凯-汉布格尔教授(Yair Amichai-Hamburger)说, “互联网有一种无法无天的感觉”,而大型社交媒体公司通常“认为他们比国家强大,因为他们处于虚拟领域,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

他表示,对以流量和评级为生的社交媒体巨头来说,快速删除帖子对他们没有益处。即使互联网在许多方面可以作为弱者对抗压迫的工具,“这种自由精神”不该变成无政府主义,应该有互联网立法,但必须“明智和谨慎”地去完成。

辛贝特前局长吉龙说,互联网审查及其内容和二十一世纪的精神不符。

他表示:“技术总是赢家。”只要世界在追求科技进步,它就不能同时与科技进步为敌。“自由世界已经作出了这个选择,但我们必须要认识到,这是有代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