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移动应用新创企业Zemingo的首席执行官茨基•那夫塔利(Tsiki Naftaly)表示,并非所有的移动应用都是尽善尽美的。“多数公司都会犯的错误就是,他们希望开发一个移动应用来增加公司网站点击量,扩大他们的知名度,但却不考虑用户使用智能手机上网和使用平板电脑上网的差异。”他说,“一个成功的移动应用会在可用性和功能性方面体现出这种差异,并被用户接受。不幸的是,大多数设计师和客户对此并不了解。”

那夫塔利说,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程序员需要调查人们使用应用程序的方式,并依据调查结果编写应用程序,这正是他的公司正在做的事情。程序员不能只考虑将最新最“酷”的例程和特性编入应用程序,以展示他们是多么善于编程,这些只是在迷惑用户而已。

移动设备已经非常普及,每周都会有数以千计的新应用程序出现。有人可能会认为,程序员和设计师会对这些应用的优势和局限性都非常敏感,也了解究竟还有什么可以“塞”进一个应用程序里。那夫塔利表示,也许事实的确如此,但为应用买单的客户才拥有最终决定权,然而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并不愿意相信专业人士,即使这些专业人士了解,或者应该了解,什么是合适的应用设计。“设计和编程团队的工作就是引导客户,向他们展示什么是可能的,什么不是。”

很多应用公司对这种理念持有怀疑态度,因为这需要放弃对创作过程的控制。“网站会有很多功能特性,而企业通常希望应用程序能完全保留这些功能。”那夫塔利说,“但这根本行不通。移动设备屏幕尺寸、屏幕交互、相机、GPS芯片、加速度计和其他特点都会对应用程序的运行产生影响,要开发一款成功的应用程序,就要考虑到以上一切因素。”

那夫塔利介绍说,Zemingo成立于2009年,是以色列最大的专门开发移动应用的工作室,致力于引导客户,公司从来没有偏离过这一发展方向,这使得它在一众应用程序开发公司中脱颖而出。公司大约有70名员工,在以色列、美国和欧洲拥有很多客户,都乐意根据Zemingo的指导开发他们的移动应用。最近,Zemingo收购了纽约设计工作室YellowTale,其经营理念的传播速度有可能比以往更快,范围更广。很多知名公司都是YellowTale的客户,比如通讯公司Eurocom、史丹利工具和媒体巨头清晰频道通信公司。

那夫塔利举了Zemingo和瑞士安全公司Securitas AB合作的例子。“在和Securitas合作之前,Securitas有一个典型的应用程序,供销售人员记录订单、文件报告和进度安排。”这和销售人员在办公室使用的网页界面很像,但这完全不适合的忙碌的销售人员使用,那夫塔利说。“我们派出了产品专家去观察这一行业的销售人员的工作情况,并根据他们的观察所得设计应用程序。”

现在,Securitas不需要用尺子来衡量报警传感器之间的距离,然后评估哪些产品可用,哪种方法效果最好。销售人员和客户见面,接着填写一份详细的调查问卷,将答案传至云端,经过系统分析,就会产生一种合适的产品方案。“例如,如果一个客户有一条狗,就要选择某些特定类型的传感器。”那夫塔利说,“以前,销售人员可能没有记录这些数据,做的决定会被工程团队拒绝。现在,如果客户说他有宠物,系统就会自己选择能适用于宠物环境的传感器。”

如果用平板电脑摄像头记录网站布局,销售人员可以得到一个自动优化布线配置方案和一个自动电子合同。电子合同存于云端,客户可以在线查看,无需传真或邮寄。“Securitas的销售人员在打出一个销售电话之后,准备和整理的时间至少可以节约半小时,按照一般情况,他们每月大约会打50个销售电话,因此,我们开发的应用程序可以帮助他们节省25小时,他们利用这些时间可以打更多的销售电话。”

那夫塔利表示,整个移动应用行业不是按照这个理念来设计应用程序令他感到惊讶。受到来自客户的压力和程序员自身希望“炫耀”技术的欲望影响,绝大多数的应用程序还没有达到他的标准。“很多程序员构建了一个算法,然后向客户解释这算法有多么精妙。然而问题并不在于应用好不好,有多少功能,而是必不必要。我们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然而在企业意识到这个问题之前,移动应用还是不能发挥自己该有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