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以色列的工程师、学者和高技术工人出国开拓海外市场,人们不禁要问,如果犹太复国主义运动的发起人西奥多•赫茨尔(Theodor Herzl)尚在人世,他将作何感想。

讽刺的是,本周二晚,约140个以色列顶尖人才齐聚赫兹利亚——一座以赫茨尔命名的以色列城市,探讨如何以最可能顺利的方法实现向硅谷的过渡。他们中的大多数很快将前往硅谷地区工作生活。据说,目前在这一地区从事高科技工作的以色列人多达5万。

与会者大多30来岁,对未来半是憧憬半是忧虑。这也凸显了一个事实,当年的犹太复国主义运动对以色列这个“创业的国度”来说已是陈年旧事。那时,离境的以色列人备受轻视,被称为犹太复国主义梦想的叛徒。

时任总理的伊扎克•拉宾曾把那些离开以色列的国人戏称为“惨败的懦夫”,这一称呼让以色列人备受煎熬。但是今天,这些漂洋过海的以色列学者和高技术人才被奉为本国技术先驱,他们启航到国外展示本国人才技术,建立关系,推动事业发展。在人们眼里,他们是幸运儿。

等他们回到以色列的时候,人们会认为这些人带回知识经验,造福国家。因此,他们是昂首挺胸离开以色列的。

“他们绝对不是‘惨败的懦夫’。”35岁的与会者奥代德•所罗门说,“这是强者的特权。人们认为,能离开的胜过他人。这是成功者的特权。”

今年12月,所罗门将和同龄的妻子莉熙一起搬到硅谷。所罗门在诺基亚工作,两人可能前往森尼韦尔。他们在那儿没有房子,但是希望在靠近以色列人居住的地方找一个。同行的还有一个4岁的孩子和一个快要出生的宝宝。

他们归期未定。这是一张“单程票”,所罗门说,“父母很伤心,但也表示支持。我的父亲谈到犹太复国主义时表示,回国是多么重要。他担心我们不回来了。”

由组织这次会议的搬迁公司Ogen提供、基于以色列领事馆的数据显示,目前大约有5万名以色列人居住在硅谷地区。

“他们一般回来两三年,然后又出去呆上5年甚至更久。”Ogen创始人阿雅•塞缪尔里•雷克薇姿(Aya Shmueli Levkovitz)说,“哪怕是在12年后,他们大多也还是会回到以色列。一般在孩子上初中或高中之前回来,因为反正那也是孩子上新学校的时候。”39岁的雷克薇姿是本次会议的组织者。

十年前雷克薇姿的丈夫到硅谷从事高科技工作,她也跟着搬到森尼韦尔。她发现市场有需求,2012年与一名以色列同胞创立了公司。此后,Ogen指导“几百个家庭”闯过复杂的签证关,为那些搬迁的家庭找房子和最佳购物场所,雷克薇姿说。

“以色列政府的态度发生了重大变化。”纽锐特•埃雅尔(Nurit Eyal)博士说。他主管3年前成立的一个政府项目,负责把以色列籍学者和高科技人才吸引回来。

“如果说过去那些离开以色列的人被视为社会渣滓应该回避,那么今天的态度是,迁居是以色列学术和高技术产业生态系统的一部分。如果他们想回来,我们随时欢迎。”埃雅尔说。

埃雅尔认为,Ogen提供的数据严重高估了在硅谷生活的以色列人数量。根据该计划提供、基于中央统计局的数据,生活在国外长达三年及以上的以色列学者大约有27856名,2012年是24503名,其中75%在美国。

统计局的数字也显示,过去三年,平均每年净流出学者约有1000名(所有学术部门的学者流出量减去流入量)。

“根据我们的经验,大多数人或早或晚都会回来。”埃雅尔说。但这没有充分的长期数据,她说。

即便如此,以色列人出国这一现象也避免不了,埃雅尔说。

“以色列已对外开放融入全球,未来的发展在于全球化,我们顺应这一趋势。今天我们不谈论人才外流,而谈论人才循环。许多人迁居,甚至不止一次。”她说。

“在全球化时代,人们可以选择到其他地方生活工作。企业正在全球各地争夺人才,以色列政府也意识到这一点。所以我们试图尽可能简化以色列籍人才的归国手续。”埃雅尔表示。

埃雅尔领导的以色列国家人才引进计划能为归国的以色列人才同350家企业匹配,同时还协助他们解决可能会阻碍他们归国的行政和其他问题。

最近该计划针对800名生活在国外或者其引进的以色列人才做了一项调查,初步发现接受调查的大部分生活在国外的学者离开以色列是出于职业发展的考虑。而那些选择回国的则认为以色列是他们的国家,家人也在这里,埃雅尔说。

32的达尔和31岁的阿迪已经结婚。因为仍然不确定是否迁居,他们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姓。两人都是生物医药工程师,在以色列都有工作,目前还在看国外的工作机会。他们表示迁居是出于职业发展和提高收入考虑。

“在国外工作获得的经济报酬比在以色列更高。”达尔说。他哥哥也出过国,在国外呆了10年又回到以色列。“我的母亲提起犹太复国主义的问题,她说,金窝银窝,不如祖国。但我们这代不同。我们去了军队,也算对国家有所贡献。现在,我们想提高收入。在以色列,这几乎不可能,连生存都保证不了。”

2011年,由于生活成本高涨、公共服务和教育质量下降,以色列市民被迫走上街头抗议,促使政府采取措施降低生活成本。

“以色列融入世界和全球经济,不可避免的会出现本国的高技术人才出国工作生活,其中还有一些留在那边了。”兼任华威大学和赫兹利亚跨学科研究中心的经济学教授奥马尔•莫维(Omer Moav)表示,“但是,政府必须在制定政策时考虑人才流失这个问题。我们得让以色列人在国内过上合理的生活,特别是那些受过高等教育和有能力推动我们经济发展的人。技术人才的所得税不该这么重。”

“犹太复国梦,就是让国人在这里安居乐业,实现国家富强。”莫维说,“建立独裁国家,单单困住人民,这吸引不了人,也不是合理的解决方案。但还有一条路,那就是建立一个宜居的国家。遗憾的是,情况并非如此,看看我们的住房、生活成本、政府机构和安全问题。当植根于社会主义的犹太复国梦遇上全球经济,国家需要改变政策才能把以色列的高技术人才留在国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