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入正题前,先讲个自己的亲身经历。2011年我作为“以色列-亚洲中心”的第一批资助学生,参观了位于耶路撒冷的以色列外交部。根据之前的要求,我们来自亚洲中日韩印台的一行人西装革履,皮鞋锃亮的经过层层安检后进入了外交部,坐在三层一个小会议室里等待接下来的会面。

习惯了国内“官威”和“依仗”,当工作人员进入会议室内,我们才惊奇的发现,接见我们的外交部高官并没有所谓的“秘书”“主任”做陪衬,三个东亚、南亚地区的负责人一字坐开,一杯咖啡,一盘子面包,仅此而已。简介完成之后,其中的一位负责人甚至打趣道:下次别这么衣帽整齐的开会了,以色列人习惯自由随性,你们这样弄得我们也很尴尬。第一次知道,以色列人是不好面子的,不讲排场的。

在以色列生活的时间久了,却怎么也不习惯散漫与自由。我的导师是以色列国际关系协会的主席,要是搁着国内,怎么的也得至少配个秘书,弄个专职司机,办公室八面向光,出入有人开道,会场坐前排,讲话谈政治,热热闹闹。但是在以色列,却自己一个人开车上班下班,一辆小车,来去自由;出入课堂,自己在饮水机里花几谢克买水喝,弄得胳膊里的书册总是没办法兼顾,狼狈之极;办公室更是狭窄不堪,书稿、杂志、著作摆的到处都是,每次有人到访,都不得不忙活半天,将书本重新整理,腾出一个椅子,让客人坐下。

不仅仅是文科的学者低调如此,理工科的也是一样。笔者的不少中国同学都是理工科博士生或者博士后,他们的导师也是国际知名学刊的“常客”,门下弟子无数。这些牛人,每日却也自己开着一个小车,风风火火的来到实验室;年纪大点的,颤颤巍巍的,也从车子里挪步出来,一个人准点到达;吃饭餐饮,也是在微波炉前排队等候,然后在公共食堂里吃完走人。如果不知道的,真的认不出眼前的老头就是大名鼎鼎的学术大牛。

老师如此,学生也不例外。一次中国使馆办活动,活动后会有一个小规模的聚餐。聚餐地点被放在了特拉维夫大学的草坪中,中间铺展了一张原形桌子,仅供十几个人环坐。由于参加活动的约有一百余人,因此中国学生潜意识就明白,这桌子不是自己的,有吃的就不错了,端着饭站在旁边。但是以色列学生则大摇大摆,拿出饮料和食物直接坐了上去,相互聊天嬉笑,毫无违和感。当使馆的工作人员姗姗来迟之时,我们不得已上前,劝离了这些“不懂规矩”的以色列学生。

以色列人的“没架子”,让中国人尤其是不少中国访问以色列的官员很是受不了。笔者不止一次听到访问以色列的国内官员抱怨自己没有受到“尊重”。的确,以色列人喝酒没有国内那样的繁文缛节,就像喝汽水一样大家自己喝;吃饭也没有那样的大手大脚,请到一个餐馆,一人一份,吃饱即可;出巡也没有鸣锣开道,仅仅是小车接送,身旁陪伴一两个工作人员,笑脸相迎而已;访问结束,送的礼物也就仅仅是小优盘、小挂件,没有国内的名贵茶叶、特供香烟、珍贵宝石。习惯了国内的“大场面”,以色列人的“小气”确实让国内不少人觉得“受不了”。

别说以色列“小国寡民”所以才“小家子气”,中国人到哪儿都是讲究“面子”,所有的一切都是让别人看的。无论是中国农村里内部凌乱却外表气派的“小楼房”,还是城市里言必称“官”“钱”“关系”,或者是各级政府“大拆大建”的“大发展”“大建设”思想,中国人的思想核心都是要“做给别人看”,让别人知道“我比你强”。幸福的来源不在内心开心不开心,而在于别人是否觉得你开心,“人争一口气佛受一柱香”,那么一举手一投足,中国人便一定要比个高低,争个上下。

小到个人生活,大到国家发展,是不是真的好,是不是真的幸福,自己说的才算。当我们习惯了这个时代“被幸福”“被代表”的无奈,是不是也应当学学以色列,需要让人幸福和宜居的“小家子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