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项研究结果称,以色列每500家初创企业中,仅有4家被认为是成功的。这在耶胡达•雷格夫(Yehuda Regev)看来,并非是无稽之谈。雷格夫是集资公司ReversExit的首席执行官,他的公司和以色列风险投资研究中心IVC共同撰写了这份报告

“为了达到营利阶段,初创公司首先需达到第一阶段,即第一轮融资。而在这个阶段很多有很好的商业点子的初创公司都无疾而终了。我们的倒筹资系统可以帮助解决这个问题,使还没有面市的初创公司对投资者更具吸引力,确保它们能够一直坚持到售卖产品阶段。同时通过ReversExit平台将投资者和初创公司联系在一起。”

该报告揭示了以色列作为一个创业国度不成功的一面,这很可能并不是大家愿意听到的。但这一束光所照亮的现实对于那些熟悉以色列初创企业生态系统的人来说,并不奇怪。这份报告考察了成功的三个指标:年销售额、员工人数以及退出比率。退出率是通过一个公司的股票销售情况来反映公司的正投资回报率。

报告发现,在过去16年建立的公司中,46%倒闭或经营惨淡,而其余公司在不同的发展阶段继续经营。在那些不再活跃的公司中,662家(14%)公司被收购。其中仅有一半是以正退出率被收购,即公司的总资产大于公司在成立和被收购期间的所有投资总额。这样的公司可以被看作是成功的。在5400多家至今活跃的公司当中,仅有139家公司被定义为成功(约占2.5%)。成功公司的定义是那些年营业额达1亿美元或拥有100名以上的员工。

雷格夫说,很多以色列初创企业的经营不善都是因为遭遇了“第一轮融资危机”。他们在种子期投资阶段从天使基金中获得基金,但是当公司项目取得进展之后,却无法获取更多资金。该报告显示,过去三年中成立的很多初创公司还处在种子期投资阶段。

老话说,银行只会把钱贷给有钱的人,这对于技术投资来说同样适用。投资者只有把资金投到那些产品已经经过市场检验或者具有实施中的服务和商业计划的公司时,才会感到放心。但是,如果没有资金,公司很难吸引投资者的目光。

“人们只有看到别人投资,自己才会投资。”雷格夫说,“如果你不能吸引风投公司的目光,你就无法吸引他人的目光。”

雷格夫说,这正是他推出的具有创新意义的倒筹资系统希望解决的问题。该系统的背后蕴含着对心理学的独特见解。

“向初创企业投资有时候就是在没有人知道该企业是否会成功的情况下进行的,而这类决定风险很高。”雷格夫说,“投资者运用多种工具来减少对初创企业投资的风险,如考察加速器项目推荐的初创公司等。因此,他们希望寻找的是成功几率最高的企业。比如说,相比起由单个企业家领导的初创公司,投资者更喜欢由一支优势互补的团队领导的企业。”

如果投资者在决定投资初创公司时,希望寻找减少风险的方法,雷格夫给出了他的解决方案——“悬浮集资”模型。

“比如说你有一个拥有1亿用户而且发展成熟的公司,”雷格夫说,“他们知道在初创企业中要寻找什么样的技术,而且他们也有资金来购买技术或获得使用许可。但如果光是纸上谈兵,或甚至是小型试点项目往往不足以说服公司的投资主管,因为他们担心公司还没等到技术走向市场,就资金耗尽。”

解决方法很简单,只需要一张纸——即一份意向书。只要有意向书在手,表明该大公司在技术满足他们的需求和标准的前提下将会购买初创公司的某项技术或技术使用许可,初创企业就可以去找风投公司,向他们证明这是一项合理的投资。

“有了意向书,初创企业对于投资者的吸引力会大大加强,因为他们已经敲定了第一笔销售业务。”雷格夫说,“一旦一个投资商被说服,其他投资商可能都会纷纷来投资。这确保了初创公司不但会生存下来,而且还会蓬勃发展。初创企业面临的不再是一个无法解决的难题,而是一个孕育成功的良性循环。”

雷格夫新创建的公司ReversExit在大企业和初创公司之间构建了一个平台,帮助他们敲定意向书。

“参与其中的各方还会获得其他诸多好处,如减少投资稀释等。”

通常对初创企业的种子投资者来说,如果成功的初创企业是和规模更大、资金更丰富的公司合作,他们很少会中途放弃投资。雷格夫说,但由于这个模型是一个逆向的过程,两个集资过程(种子阶段和第一轮融资阶段)同时进行,这样就为早期投资者在后来的阶段减少了所持股份的稀释,同时提高投资回报率。

雷格夫作为在商场打滚多年的企业家,对这个创意已经酝酿了好几年。几个月前,他将想法付诸实践。目前,ReversExit公司正在和一些客户进行试行阶段的合作,雷格夫对该平台未来的发展非常乐观。

“当下对于第一轮融资阶段初创企业面临的危机,还没有实际可行的解决方案。每个人基本上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尝试各种方法,希望找到最佳解决手段。倒筹资模式终于为这个困境提供了科学的答案。我相信ReversExit将会引领下一阶段初创企业的投资潮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