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专家霍大卫(David Fuchs)称,中国以色列的商贸关系在下一阶段将体现为越来越多中国投资者进入以色列的贸易投资生态系统。“仅在2015年第一季度,中国的风投基金融资超过70亿美元,而其中仅有一小部分是投向以色列企业。目前,以色列公司在中国的融资仅是冰山一角,潜力巨大。”

然而,赢得这座“金山”并不是那么容易,“出于文化和经济原因,中国的投资者对那些已经在中国运营的公司更有兴趣。”因此,以色列公司如果想在中国捞金,就需要在中国设立门店营业。

事实上,目前越来越多的以色列公司已经开始这样做,或者至少在考虑迈出这一步。

以色列风险投资研究中心(IVC)周二在特拉维夫举办的专项研讨会的主题正是在中国开展业务的潜力及相关建议。研讨会探讨的话题包括:“在中国运营:以色列企业需要知道的事项”、“在中国融资”以及“从法律和商务角度探讨和中国投资者做投资交易”。 演讲嘉宾包括中国和以色列的专家,以及已经在中国经营的公司代表。

作为专家之一,霍大卫在会上就以色列企业在中国立足面临的机遇和挑战进行发言。霍大卫曾是投资银行家,安排协商了几十起美国投资者和以色列技术企业的投资交易。同时,他还是协同基金(Synergy Funds)的执行合伙人。协同基金主要是通过集资来帮助以色列公司在中国开设分支机构。“我们帮助以色列企业进入中国市场,和政府交涉以获得营业执照,雇佣当地管理人员等。同时,我们还利用我们和中国投资者的关系帮助以色列企业筹资,在中国扩张业务。”

霍大卫称,尤其是从融资的角度来看,如果以色列的企业没有在中国开张营业,那么就会错过在中国做生意的机会。IVC发布的数据显示,预计今年有中国投资者参与的对以色列企业的投资额将达5亿美元,是2013年的三倍多,占以色列公司今年集资总额的一大部分。预计今年集资总额是12亿到15亿美元。

但是这笔资金未必会公平分配。霍大卫说:“来以色列投资的公司都是大型风险投资公司,其中一些专门从事对外投资管理,还有一些是和以色列合作伙伴设立联合投资基金的公司。无论是哪一种,他们都不是中国主流的风投公司。所以为了接触主流公司,以色列企业需要进入中国。”

并非对外投资有什么不好,只是中国投资者认为中国市场大到足以吸引他们的目光。“这只是他们做事的方式。”霍大卫说,“他们并不太关注技术在以色列或硅谷可以产生怎样的影响,但如果你向他们展示技术将怎样改变他们的城市,且不说他们所在的省,他们就已经被深深打动了。”

霍大卫说,关键是每年的风险投资价值几十亿美元;在2014年,中国的风险投资达到150亿美元,而私募股权投资市场的价值是600亿美元——这些数字在今年有望继续增长。

比起2013年,以色列和美国的风投公司的投资增长可观,达30%到50%,而中国这方面的投资同期增长300%,而且没有理由不相信2015年的增长值会更大。“这些数据显示,有关中国经济下滑的传言被过度夸大。”霍大卫说,“有所改变的是投资的关注点,从制造业转向了包括生命科学和移动技术等领域。”

他还提到,像所有领域一样,在中国,政府确定对哪些产业给予支持。

在中国经营业务有几点需要注意。对于进入中国市场的企业来说,最大的忧虑莫过于知识产权的保护和一些跨文化问题(如不同的工作方法和习惯,针对职员、客户和投资者的不同的相处方式,不同的交流方式)。协同基金与其合作伙伴(如PTL公司,主要帮助以色列公司在中国设立业务部门)的目的是能够让以色列企业在中国市场上“软着陆”,帮助其处理可能出现的一系列问题。

中国人也越来越重视知识产权问题。“的确中国在知识产权方面存在很多漏洞。很多创意、计划和产品被盗用或复制,西方国家的侵权受害者投诉无门。”霍大卫说,“但是他们已经下定决定要做出改变。”

霍大卫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讲话中提及需要保证知识产权安全的问题。“在他的第一次演讲的开篇几句,就说到了这点。中国人意识到了如果想吸引国外商家,那就需要整顿国内市场。这点对想在中国进行商业运作的以色列公司来说,是个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