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想在卡通领域打败迪士尼是很难的。位于加州的迪士尼创造了许多深入人心的卡通角色如米老鼠和灰姑娘等,基本上占领了整个儿童卡通市场。勇于向其发起挑战的同行发现自己的魅力很短命,不用多久,孩子们就会重回阿拉丁、小美人鱼等角色的怀抱,那些角色也已经成为了童年乐趣的近义词。

除非向其发起挑战的是由以色列初创企业TabTale创造的卡通角色。尽管很难相信从TabTale绘画板中诞生的遛狗人、我的艾玛、洞穴女孩以及其他角色会比美人鱼爱丽儿和狮子王辛巴等迪士尼角色更受欢迎,但TabTale创意总监多里•阿达尔(Dori Adar)可用应用商店和谷歌安卓应用商店的下载数量对其加以证明,自2010年起,TabTale旗下350款游戏的下载量超过6亿次。仅在2014年,TabTale游戏的下载量就超过3亿次,几乎是迪士尼电子游戏应用下载量的两倍。

“我们可以和迪士尼面对面对决,而且他们在游戏下载量方面一直处于下风。”阿达尔说,“我们拥有大批忠实用户,虽然迪士尼角色的明星光环很夺目,但当我们发布新游戏时,我们有很多回头客,因为他们喜欢我们的游戏体验。”

TabTale的游戏角色大多是专为游戏原创的,虽然偶尔也会购买其他角色,阿达尔补充道。

TabTale已成立五年之久,在多个国家包括塞尔维亚、马其顿、乌克兰、和中国都设有分公司,共有230名员工,主要集中在特拉维夫总部。阿达尔表示该企业刚开始的业务是研发教育应用和制作电子书,但随后快速转入趣味游戏行业,其开发的很多游戏都具有教育意义。“开发儿童游戏需要平衡很多东西,比如要把游戏做得具有挑战性但又不要太难,游戏主题不仅要讨孩子欢心还要在父母接受范围之内。”

为了做到这一点,TabTale聘请了众多专家,从程序员到用户界面专家再到心理学家不等,对游戏的技术适宜性、可用性、可玩性以及道德规范进行评估。

“我们还确保我们的游戏遵守了儿童在线隐私保护法案(COPPA)以及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儿童在线隐私保护法,进而保证我们不会与第三方分享玩家身份信息。”阿达尔表示。

出于对信息安全的考虑,TabTale收集了大量匿名信息,用于评估不同孩子喜欢的游戏类型及其原因。该公司得到的收获之一就是和童话故事相比,孩子们对自己的生活更感兴趣。

“你可能会认为他们喜欢的是奇幻故事和怪兽,但我们发现孩子们更喜欢现实生活中的日常经历,所以我们采集了这些情景并将其做成游戏。遛狗游戏就是其中的范例之一,该应用的游戏描述为‘想要寻找一个早晨为你遛狗的人?快用亚历克斯遛狗吧!和她一起来遛小区附近的狗,解决意想不到的困难!你可能会遇到受伤或迷路的小狗(快来帮帮狗狗!),开启疯狂的清晨冒险吧!好好款待热情的小绒狗、照顾有点笨拙的泰森,为毛茸茸的亨利做个帅气发型!更多精彩,等你来体验!’”就像TabTale的其他游戏一样,该游戏是免费的。据估计,该公司年度营业额约为2000万美元,收入来源主要为应用程序内购买。

TabTale一边趁当今市场坏境良好想办法利用当前取得的成功,一边扩大其业务范围和用户群体。为了完成后者,该公司最近成立了一个面向大龄儿童(青少年)的游戏部门,名为疯狂游戏。一月,该部门开发的穿越界限游戏刷新了全球120家应用商店的下载记录,首发日下载量位列第一。

在首发前三天内,该游戏在120家应用商店的下载量超过100万次,但阿达尔表示不能保证该公司在大龄儿童和幼龄儿童用户中同样受欢迎。“大龄儿童喜欢更难、更具戏剧性以及更加有争议的游戏主题。”阿达尔说,“我们还在寻找我们的方向,但我相信我们可以赢得青少年的欢心。”

除了吸引大龄儿童,TabTale还打算扩张其市场,并于去年收购了塞尔维亚计算机和手机游戏工作室Level Bit、香港教育应用和儿童游戏开发公司 Coco Play,一家下载量过亿拥有250多款游戏、互动读物以及教育应用的亚洲重量级游戏公司。

阿达尔表示, 继TabTale在东欧和东亚站稳脚跟及其努力打破小学儿童游戏的业务界限后,该公司已经开始对其游戏库中的游戏进行异国推广,将一个国家游戏库中的游戏引入其他国家,进而吸引尽可能多的孩子。“举个例子,我们正在对我们即将进入中国的游戏和应用进行本土化处理,因为语言和文化的问题,处理起来并不简单。”但他补充道,很多用户都能接受英语游戏,因为他们的孩子可以通过游戏掌握宝贵的语言技能。

阿达尔说,作为一家以色列公司,TabTale无论如何都会在未来多年内继续运营下去。“这是一个很棒的公司,为孩子们创造了很多乐趣。游戏已经成为了全球性的运动,我们很高兴能够成为其中重要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