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沙问题上,以色列内阁不管是基本观点上还是政治立场上都存在分歧。

周日是加沙冲突持续第48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和国防部长摩西•亚阿隆(Moshe Ya’alon)重申了战中“耐心和决心”的战略。

与此同时,反对内塔尼亚胡的右派,尤其是经济部长纳夫塔利•本内特(Naftali Bennett)和外交部长阿维戈多•利伯曼(Avigdor Liberman)警告说,当前的政策没有对哈马斯在加沙地带的统治造成实质威胁,也因此无法迫使哈马斯停止向以色列发射火箭弹

以色列总理在周日重申了他的加沙政策,即等待哈马斯的弹药耗尽,打击哈马斯,同时还要避免将以色列拖入高代价却又不可预测的军事泥沼中。他呼吁以色列民众要有耐心。

“我们越坚定,就会表现出越多耐心,而我们的敌人也会更快意识到他们是不可能把我们拖垮的。”内塔尼亚胡周日上午在位于特拉维夫的以色列国防军总部里的一场内阁会议上说。

“他们想让我们累垮,”内塔尼亚胡提及哈马斯的火箭弹时说,“但我们也对他们进行沉重的打击。只要留意近日哈马斯损失,就能明白这一点。以色列国防军持续并且升级了对哈马斯以及加沙地区其它恐怖分子的攻击,攻击会一直持续下去,直到以色列南部恢复平静。”

以色列国防部长亚阿隆在总理发言后表示赞同。

“如果哈马斯的头目觉得他们可以把我们累垮,那他们就大错特错了。我们不着急,有的是耐心。”他说。

自上月加沙冲突再起,所有关键决定都由这两位领导人作出,现在,他们对是否进一步升级战事非常谨慎,因为根据有关消息来源,一旦战事升级,以色列将不得不重新占领加沙地带,付出高昂代价。以色列国防军预计,以色列占领加沙将会导致成千上万巴勒斯坦民众丧命,成百上千国防军士兵牺牲,以色列政府还将面临国际社会的猛烈抨击以及沉重的财政负担。以色列政府高层也不愿再次掌管他们2005年时决定撤出的加沙地带。

因此,内塔尼亚胡和亚阿隆,以及他们的安全内阁同盟司法部长齐皮•利夫尼(Tzipi Livni)和财政部长雅尔•拉皮德(Yair Lapid),皆寻求对哈马斯持续施加一定的军事压力,同时阻止哈马斯在这场冲突中取得任何经济或政治上的好处,如果一场更大规模的入侵出了问题,哈马斯就有可能获得这些好处。这项政策将焦点从加沙地带的战争戏码转移到了开罗就停火相关条款展开的政治博弈。谈判之所以陷入僵局,是因为哈马斯在加沙地带遭受了这一系列攻击之后,要求一定的经济或政治上的好处才肯终止加沙冲突,而以色列政府高层则不愿意在以色列城市受到如此袭击之后,还给哈马斯那样的好处。

但是本内特和利伯曼以及其他右派敢于直言的议会成员则一贯质疑这种策略。他们认为,这种“等待游戏”既不能让哈马斯有所动摇,也不起威慑作用,因为哈马斯相信他们是不会被以色列的策略所威胁的。

在7月7日护刃行动开始之前,利伯曼就呼吁以色列国防军升级在加沙的行动。

针对哈马斯反对的数个埃及停火提案——全部都只提及终止冲突,而不给予哈马斯任何经济或政治利益——本内特上周提出了他自己的“单方”计划:放弃埃及和谈,停止与哈马斯在埃及的间接谈判,在加沙地带采取单方面行动。

“我们不应该和一个恐怖组织谈判,”一个和本内特关系密切的消息来源于周日告诉《以色列时报》说,“以色列应该保有应有的军事行动自由,和在西岸一样。如果局势平静,以色列则愿意开放边境过境处,并且让人道主义援助进入加沙地带,但是这所有都应该在一个有效的机制下进行,我们需要建立这样一个机制,确保诸如水泥、金属等建筑材料送到某个特定的建筑项目,而不是送到恐怖组织手里去。”

根据本内特的提议,以色列将会向哈马斯提供人道主义援助来换取局势的平静,但同时以方还要保持一定的战斗状态,一旦加沙的平静打破,以色列国防军需要能立刻在加沙展开行动。

本内特以及其它犹太家园党成员在过去两周里一直批评内塔尼亚胡在开罗“与恐怖分子谈判”。

在一些观察员看来,以色列安全内阁在加沙问题上的争执不仅仅是一个纯粹的政策问题。

“安全内阁的行为的确有问题”外交和国防委员会主席齐夫•埃尔金(Ze’ev Elkin)对此表示同意。

埃尔金在周日说:“政治考量已经成为安全内阁决策的一部分,而这是不能容忍的。安全内阁的成员应该把各自的政治考量放一边,只考虑国家的安全。”

利伯曼和本内特则否认他们的提议是出于政治考量。

欢迎关注微信号“以色列时报”,关注以色列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