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军方正在考虑推出一项新政策,将规定士兵退役之后可以使用哪些技术和专业知识。

据说以色列国防军最高机构正在考虑具体细节,但目前还不清楚,但在以色列科技圈子已经流传种种猜测。活跃在科技领域的技术人员的职业发展很大程度上依赖其在军队服役期间掌握的知识和技能。

“目前没有政策规定士兵在军队外可以使用何种技术和专业知识,但有关部门正在研究这个问题。”军方发言人证实了以上消息,但拒绝透露更多信息。

以色列的科技生态系统过度依赖士兵和军官服役期间掌握的技能。他们服务于高度机密的情报机构,开发产品、工具、代码和算法。退役之后通常会到国外旅行,然后入读大学,创业或加入一个对他们的才能虎视眈眈的跨国科技企业。

特拉维夫Barnea律师事务所高新技术合伙人尤瓦尔•拉兹(Yuval Lazi)说,退役士兵在平时生活可以使用何种知识产权有清楚的规定。军队研发的产品的知识产权归其所有,士兵需要签署工作保密文件。

拉兹说:“士兵服役期间开发或制造的任何产品的知识产权,比如专利和行代码,甚至是图片,都属军队而非个人所有。因此,士兵退役之后可以运用他们在军队学到的技能开发民用技术,但不能嵌入或使用他们在部队开发的技术。如果他们复制这些技术,那就算违法。”

拉兹表示,军队执行知识产权非常严格。他说:“军队发现一个退役士兵在某家企业的产品中嵌入其在军队开发的技术后,叫停公司经营活动,同时调查其领导人,因为那是军队的技术。这样的案子我见多了。”

然而,以色列网络安全企业Cytegic的执行总裁卡麦•吉伦(Carmi Gillon)指出,存在很多灰色地带,尤其是在处理网络安全和软件这样的行业。吉伦是以色列国家安全机构辛贝特前负责人。

“士兵退役时大脑装着所有信息。”吉伦说,“他不需要带走算法。但想知道如何阻止这种信息泄漏到商业市场,这很困难。”

网络安全可能是令军方最为紧张的地方,因为目前该领域大部分正在成立的初创企业都涉及来自军队的知识。把服役期间的研发成果用于医疗领域是一回事,但把成果用在同样的领域就是另一回事了。

“出于保密性,军队不能像普通企业那样合理保护知识产权。普通企业通过注册向外披露其技术。这正是问题所在。”特拉维夫大学跨学科网络研究中心战略顾问蒙尼•巴尔齐莱(Menny Barzilay)说。

士兵服役期间接触高度机密的战略信息,开发尖端的解决方案,这是他们在军队的职责之一,有些最年轻的不过才18岁。巴尔齐莱表示,士兵退役后可以利用掌握的敏感信息创业。

“他们有时候甚至没有意识到,利用掌握的这些技术创业可能危及国家安全。”他说。

可用和不可用的技术界限非常细微,不知不觉就可能越界,吉伦对此表示同意。

这给军队带来了很大困扰,其活动保密性可能大打折扣。吉伦说:“没有军队想让敌人了解自己开发的工具。但如果私人企业拿出这些工具在商业市场上出售,问题就来了。特别是我们正在讨论的程序员。他们利用电脑从事脑力劳动,因此,哪怕他们不是小偷,窃取信息的能力还是有的。”

“据我所知,他们(指以色列军队)正设法解决这一问题。”吉伦说,“很难相信他们会成功。各行各业、各个情报机构都面临这样的风险,世界各地概莫能外。”

吉伦说,为了解决一个类似的问题,辛贝特曾发布法律文件,规定窃取或使用该机构机密的个人可能被判最长5年监禁。他表示,这具有威慑性,但也认为只是纸上谈兵。

根据特拉维夫IVC行业跟踪研究中心汇编的数据,以色列人均初创公司量为世界最高,活跃在以色列的高科技企业数量已经从2006年的3781个增加到2016年中的7400个。许多企业家曾服务于军方情报机构,其中包括以色列国防军8200部队。

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以色列国防军8200部队校友会主席尼尔•伦珀特(Nir Lempert)认为规定十分明确:服役期间开发的知识产权属于军队。但是,他引用了一个无关技术的例子指出,如果一个士兵在部队训练狙击手,退役之后建立一个平民射击学校,那样会有什么后果呢?伦珀特说:“他在射击学校教的也是他在军队里学到的东西,所以他必须向军队支付专利权使用费吗?同样的道理,如果有人在军队学习如何发起网络攻击或防御网络攻击,或者飞行员在部队学会飞行,退役之后在以色列航空公司工作,他们也应该向军队支付专利权使用费吗?如果真是这样,那可太荒谬了。”

伦珀特表示,军队以前研究过此事,但没有采取措施。他说:“军队得出的结论是,从以色列的宏观经济来看,这种规定将弊大于利。”

伦珀特警告称,军队必须注意不要引起人才流失。他说:“军队希望军官继续留下来,想最大程度利用他们掌握的知识。问题在于双方要达成平衡。”他表示,如果军队确实是在调查专利权问题,“那么我希望他们得出的结论是对的。”

伦珀特也是上市企业Mer集团的首席执行官,公司涉足电信、安全和清洁技术等领域。

任何试图规范技术使用的举措都将不利于以色列军队和经济发展,尤金•康德尔(Eugene Kandel)教授同意这一观点。康德尔曾负责以色列国家经济委员会并在非营利组织Start-up Nation Central担任首席执行官。

“有好点子的士兵和军官将不太愿意告诉军队,会选择等到退伍后再开发其商业理念。而这样会不利于军队发展。”他说。此外,军队本应为产品申请专利,但由于保密问题,他们无法申请。这会使得以色列更难以在海外保护其知识产权,导致人们离开以色列到国外开发产品。

2月份,以色列财政部在报告中提出警告,尽管以色列的高科技产业在国家经济发挥了历史性作用,约占其工业出口的50%,但如今面临技术工人短缺和研发投资减少的问题,已经不再是该国的经济增长引擎。

《创业的国度》一书合著者索尔•辛格(Saul Singer)表示,如果军队开始限制流出的知识或技术规模,“将会带来一场灾难”。他说:“如果军队开始实施规定,以色列的初创企业将减少,军队也将更快流失人才。”

“发展创业型国家,对以色列来说有战略性利益。因此,如果实施的措施限制了高科技的发展,那就是在损害以色列的经济和战略利益。从历史上看,政府和军方都明白这点。我们不能杀鸡取卵,高科技产业就是那只下金蛋的鸡。如果军方决定采取这样的措施,那就有悖于以色列的高科技国家精神和历史了。”

辛格说,在这方面采取任何行动“绝对是愚蠢的,有百害而无一利”。他表示:“这完全跟以色列创业立国的理念背道而驰。有这样的想法我不觉得奇怪,但是如果这种起反作用的想法真的付诸实践,那就真的叫我大跌眼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