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通讯社——上个月,网上关于以色列前总统西蒙•佩雷斯(Shimon Peres)去世的传闻满天飞。一如往常,这位不知疲倦推动以色列高科技行业发展的老人在脸书上澄清了那只是谣传。

“我想感谢以色列民众对我的支持、关心和关注,也想在此澄清网上的传闻是假的。”佩雷斯写道,“我现在和以往一样做着我日程表上安排的事情,尽我所能帮助以色列和以色列人民。”

现年92高龄的佩雷斯曾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早在以色列建国之前就为之奋斗,建军时期负责军队的领导,还建立了以色列最早的两个基布兹。他是以色列唯一还在世的开国元老。1953年,时年29岁的佩雷斯出任以色列国防部总司长,政治生涯长达70年之久,刚在一年前结束七年总统任期。

但当佩雷斯表示他还活着的时候,他的意思是非常有活力,而且是仍积极参与各种活动。他每天凌晨4点起床看书和“运动”(在跑步机上慢走),8点半到办公室,一般都工作到晚上11点。

佩雷斯在佩雷斯和平中心接受了犹太通讯社的采访,和记者交流了他现在比以往还要繁忙以及仍未放弃和平的原因。该中心是由佩雷斯在1996年成立的非营利性机构,旨在促进和平共处。

犹太通讯社:您离开政坛已经一年多了。您现在都在忙些什么?

西蒙•佩雷斯:佩雷斯和平中心致力于推动世界和平和创新事业,成立二十年来创造了辉煌的成绩,其中一个项目就是“救救孩子”。我发现在巴勒斯坦大起义期间,共有2000名巴勒斯坦儿童受伤。于是我们决定把所有受伤的孩子都带到耶路撒冷,帮助他们恢复了健康。事后,其他巴勒斯坦孩子的父母也开始向我们求助:“我的孩子没有在战争中受伤,但他的心脏或脑部有问题。请帮帮我们。”所以到现在为止,一共有1.1万名儿童通过我们的项目在耶路撒冷的医院恢复健康。

两个月前是伊扎克•拉宾(Yitzhak Rabin)遇刺二十周年。如果您现在可以和他对话,您觉得他会对今天的以色列说什么?

我们会继续做我们当年做的事情。我们开始了和平之路。我们首先从约旦开始,和约旦达成了和平协议。然后是埃及,后来我们开始寻求与巴勒斯坦人的和平共处。现在和平事业仍未完成,但我们必须继续坚持走同样的道路。我认为我们的安全、幸福和犹太性都需要和平来保证。如果我们无法和平相处,那么我们将永远摆脱不了战争和恐怖。而我觉得和平共处是可能的,我们可以做到。

虽然存在恐怖袭击,但我们不会放慢实现和平的脚步。你不能以牙还牙。如果我们还是只想着拼个你死我活,我觉得我们无法生存下去。很多阿拉伯人也明白这个道理,而我们现在也可以看到这一点。多年来,阿拉伯国家的态度即“三不”原则:不承认以色列、不和以色列谈判、不与以色列达成和平。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有了阿拉伯和平项目,有沙特项目,还有阿拉伯国家联盟项目。他们也开始谈起了和平,这是一个重大改变。也许他们的计划并非和我们的目标完全一致,但从有组织地拒绝与以色列达成和平协议到尝试搭建沟通桥梁已经是一大进步。

以色列在和平道路上有盟友吗?

我们确实有朋友在旁。但我们不得不做出决定——我们是想要一个和平盟友还是战争帮手?我说的就是阿布•马赞(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总统马哈茂德•阿巴斯)。他呼吁和平,反对恐怖主义。他讲的不是犹太复国主义,但我也不指望他这么做。他手下有1.5万警力,实际上是打击恐怖主义的一分子。

您认为以色列没有充分利用好这个和平盟友吗?

我不是要怪谁。我对这个不感兴趣。我更想看看可以动员哪些人走上追求和平的道路。我知道和平很难得,这是从我自己的经历中体会到的。大家会跑到我面前说:“你说得对,我们要实现和平。没错,我们要付出代价。”但他们又说:“为什么你要付出如此大的代价?你为什么这么天真、这么相信他们?”

要想真正在生活中做到两件事情——和平和爱,那么你必须学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果总是睁大眼睛,把一切看得仔仔细细,我想没有人会坠入爱河,也没有人可以实现和平。但当你在比较孰优孰劣时,你会发现,生活在和平和被爱意包围的环境中也许不算完美,却是目前最正确的选择。

您觉得阿拉伯裔以色列人袭击事件的增多可以反映出今天以色列的什么?

他们拥有平等的权利。以色列没有种族隔离。但他们觉得自己受到了歧视,因为以色列人的生活水平比阿拉伯人的要高。我们需要做的是改善他们的生活水平。我认为我们可以做到,也应该做到,这也是我们和平中心现在正在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