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向极端正统犹太教科技企业家的Kamatech加速器项目的启动仪式于上周在特拉维夫举行,现场高朋满座,包括世俗犹太人、犹太宗教人士、极端正统犹太人以及其他各界人士。项目经理阿里埃尔•芬克尔斯坦(Ariel Finkelstein)在仪式上表示:“我们是无偿参加此次项目的,但都想把它做成功。所以我们为这个项目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成立于两年前的Kamatech是特别面向极端正统教派哈瑞迪教徒的最新科技加速器项目。现在,此类项目也变得越来越多。此前,Kamatech和其他机构展开合作,包括微软及其风投加速器项目,招募了具有好的商业想法但缺乏技术或商业技巧的极端正统犹太人。如今,Kamatech已经做好了“单飞” 的准备。

Kamatech的首期课程为时三个半月,共有五个名额,超过200家公司和企业家提出了申请。成功获得名额的幸运企业有:通过大数据为零售网站提供产品建议的Cognilyze、为博客网站提供可拖曳WordPress主题的Pojo.me、推动贷款快速发放的WorkCapital、为极端正统犹太男性和女性提供科技培训课程的Prog,以及帮助非英语人士提高英语能力的EnglishOn。

参加该项目的企业可获得以色列高科技行业高管私人导师的指导,在版权、财务以及其他方面获得知名法律以及会计师事务所的免费帮助,还可配备免费项目开发团队(由在列夫学术中心分支机构Lustig大学中学习计算机科学500名极端正统犹太女性组成),并在招聘、财务、展示以及其他领域获得帮助以及可在以色列举办成果展示日,向优秀投资商展示自己的产品。此外,参加该项目的初创企业还可享受免费伦敦和纽约之行等诸多福利。

芬克尔斯坦说,举办这样的项目需要高科技行业的多方参与,他自己就是知名科技企业Kampyle的首席执行官。Kamatech项目由他和极端正统犹太企业家摩西•弗里德曼(Moshe Friedman)以及思科中东与非洲地区培训业务主管齐卡•阿布苏克(Zika Abzuk)共同创立。此外,他还联合以色列35家最大的科技公司、律师事务所以及投资机构帮助解决相关问题。

这35家企业及机构包括:思科、微软、IBM、谷歌、花旗、普华永道、Canaan Partner、Plarium、IronSource以及Pitango等。另外,该项目还获得了首席科学家办公室以及纽约犹太社区联合会的大力支持。

Kamatech由Kemach基金负责管理。该机构多年来一直为想进入职场的极端正统犹太人提供就业咨询及培训,还为他们设立了资助计划。

志愿参与该项目的人士包括以色列“科技始祖” 约西•瓦尔迪(Yossi Vardi)以及研发MobilEye智能行车系统的阿姆农•沙苏哈(Amnon Shashua)教授,其中后者参与了该项目课程的设计。

前总统西蒙•佩雷斯原计划出席该项目的启动仪式,但因病未能成行。不过他为该项目送去了温馨寄语,表示以色列的科技行业不仅欢迎也需要极端正统以色列人的加入。“宗教和科技并不冲突,但我们知道如果道德沦丧,科技将会成为毁灭世界的工具。而以色列还需靠极端正统犹太技术人员来确保道德在技术领域找到自己的位置。”

除此之外,以色列国防军、首席科学家办公室以及包括微软和思科在内的众多科技企业都举办过专门招收极端正统犹太人才的项目。

芬克尔斯坦对“竞争”看得不重,并表示每个人都有足够的“生意 ”可做。“共有224家企业及企业家申请参加我们的项目,甚至还有更多人表示他们想但没有提出申请。今晚活动的出席名额被预订一空,我们还必须拒绝数百个预约者。我们可以从中看出大家对此类项目的浓厚兴趣。”

关于极端正统犹太人能在科技行业取得成功并能赚取丰厚薪资的新闻也逐渐进入了极端正统犹太社区的视野。

“他们都掌握了优秀的技能。”芬克尔斯坦表示,“我听说过很多极端正统犹太程序员自学成才,掌握了多数人需要在学校耗费数月才能学会的技能。或许是因为他们在学习中的高度自律和心无旁骛,不会受到其他事物如电视的干扰,他们才得以掌握那些技能。而早在年幼时,自律就已成为了他们的一部分。”

虽然受到各方大力支持,但芬克尔斯坦坦承像Kamatech这样的项目仍被极端正统犹太社区视为非主流。

“现在此类项目肯定比过去得到了更大的支持。不断有需要赚钱养家的人发现科技是致富利器,而技术行业的人才需求也在不断增长。”

然而,目前似乎所有项目都是由“外人”组织的,如以色列政府、大型企业或者非极端正统犹太人。哈西德教派的拉比或立陶宛式犹太高校负责人什么时候才会认可、支持或甚至组织这些项目?

芬克尔斯坦回答道:“当哈瑞迪犹太人首次实现成功退出时,他们所有人就会抢着支持此类项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