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仅数十年,每年死于超级病菌(即对抗生素有耐药性的病菌)的人已经多过死于癌症的了。一家叫MeMed的以色列公司相信他们可以研发出对抗超级病菌的技术。上周,欧盟委员会将300万欧元颁发给该公司用于进一步研发和测试现有技术,从而使下呼吸道感染的患者得到更准确的诊断。

MeMed,以其“开创性的产品,大有可以影响欧洲经济和全球医疗卫生的潜力”,击败了90个其他的候选人,获得了欧盟委员会的奖金。

根据英国政府赞助的《细菌耐药性超级病菌研究综述》,超级病菌不仅威胁到世界卫生,也威胁到全球经济。研究称,每年耐药性病菌已在全球范围内造成超过70万人的死亡,这个数值在2050年将可能增长至1000万。解决这个问题预估要花费100万亿美元,这相当于全世界GDP的3.5%,而这还不包括二次和三次成本(例如,可预期的没有夜间娱乐活动带来的损失,因为流行传染疾病人们避免去餐厅和影院消费)。

病菌是怎么具有耐药性的?许多科学家认为抗生素滥用是关键所在。但是完全归罪于医生是不公平的,MeMed的首席技术官科尔•奥韦德(Kfir Oved)和首席执行官和伊兰•伊登 (Eran Eden)在《病理学》期刊中写到:“大家必须明白抗生素滥用并不仅仅是因为乱开药,而更经常的是由于病原体的难以确定:到底是细菌还是病毒?这在早期阶段尤难确诊。许多疾病的病状都很类似,用如C型反应性蛋白和白细胞数的实验测试都不能准确区分细菌性感染和病毒性感染。”

换句话说,医生很难诊断病情,特别是由细菌或病毒引起的疾病。如果是后者,用遍世上所有的抗生素都没有用。但是,过量使用抗生素会却能让免疫系统中任何的准备好的病菌有机会产生抗药性,而这性能将代代遗传,助长超级病菌。

辨别细菌和病毒对医生来说很困难,在药物作用于体内时也是这样,然而我们的身体自身却能区分两者,根据不同的入侵者做出不同的反应。MeMed的创新在于检测免疫系统发动的不同反应来判定问题所在,然后再利用这个信息决定最佳的治疗方案。

“在过去的四年间,我们的团队与世界顶尖临床医生和科学家合作研发、验证区别细菌和病毒感染的新方法。”伊登说,“不同于传统诊断学,新方法在自然即是我们人类的免疫系统之上建立了精确的信息系统。我们的科学家找到了解码免疫系统运行的方法,从而知晓我们的免疫系统是如何最有效地检测和对抗具体的病原体的。”

通过对急性感染患者免疫系统中的蛋白质进行全面深入的筛选,MeMed的研究员能鉴别出三种由细菌或者病毒激发的可溶性蛋白质。接着他们开发出专利算法来整合这些蛋白质的数据,从而得到一组可以准确辨别病因的“免疫信号”。MeMed还开发了运用该技术的几种产品,其中一个是叫做ImmunoXpert的血液测试,它能诊断患者得的是急性细菌感染还是病毒感染。

一篇近期发布在公共科学图书馆在线期刊的研究指出,通过ImmunoXpert测试得到的免疫系统信号已经成功诊查出1002名细菌或病毒感染者确切病因。

“我们做大数据的筛选,随后筛选600个与免疫系统相关的蛋白质。”MeMed 的首席技术官奥维德说,“少数蛋白质在细菌感染者和病毒感染者的体内显示出不同的性状。特别的是,我们找到的在两种患者体内性状差别最大的蛋白质叫做TRAIL,它在病毒感染患者血液中大量增长,而在细菌感染者血液中则反之,而且这个发现适用于极大多数的病菌。”

欧盟委员会认为,如果MeMed的系统能够区分细菌感染和病毒感染,那么它可能同样也能鉴别难以诊断的具体病情的病因,比如下呼吸道感染。单是在欧洲,每年呼吸道感染病例就有3000万人次,这直接造成了超过100万人的住院和23万人的死亡。下呼吸道感染给欧洲带来的直接和间接损失高达460亿欧元每年。

“下呼吸道感染,主要是肺炎和支气管炎,是全世界致死和致病的首要原因。MeMed研发出这个创造性的新诊断测试法,为求在最需要的时刻给临床医生提供简单、准确并能引导治疗行动的信息,从而得出适合的疗法,加强对患者的管理。”来自伦敦大学学院呼吸道科的医学博士约翰•赫斯特(John Hurst)说。

“我们对欧盟委员会给以的独特的支持感到十分激动,这笔资金将加快我们的研究进程,使我们能够更早地帮到广大的患者。”伊登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