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考古学家在以色列海法离岸海域发现有7700年历史的水下古村落,并在其遗址发现了可能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木质结构。尽管古村落可能不是真正的亚特兰蒂斯神秘古城,但它仍然相当令人震惊。该发现还可能还有助于人们了解全球变暖和气候变化的实质。

海法大学考古学家埃胡德•加利利(Ehud Galili)领导的考古小组和澳大利亚阿德莱德的弗林德斯大学合作,于今年10月在一个名字叫卡法尔萨米尔(Kfar Samir)的古遗址上发现了一口属于新石器时期古村落的古井。该遗址的特殊之处在于,不像以色列大多数考古遗址,它位于离岸约200米的海域水下约16英尺处。

对卡法尔萨米尔的首次考察在1991年,当时发现了世界上最古老的橄榄油生产证据和一些最古老的木制构件。用树枝和石头建成的水井可能是世界上已知的最古老的采用木质结构的建筑之一。

加利利接受以色列时报采访时表示,卡法尔萨米尔是六个“奇迹般保存下来的”史前定居点之一,沿着以色列海岸线从海法延伸到阿特利特,约在8000年前沉没。

卡法尔萨米尔8000年历史的木碗(图:Josef Galili, Ehud Galili提供)

卡法尔萨米尔8000年历史的木碗(图:Josef Galili, Ehud Galili提供)

最后一个冰河时代在一万年前结束,全球海平面比现在要低100米,加利利解释村庄沉没原因。东地中海海岸线向西延伸约10公里,史前时代的居民就住在海边。那个时候海平面比现在低8米,海岸线还要向西延伸出700米。

冰川和冰帽融化导致海平面不断升高,海岸线延展到今天的位置,淹没了村庄。

从这些遗址看,当时是农业革命前期,地中海自给农业开始形成,居民会捕捉鱼类以及栽培作物。

加利利说,考古人员正在挖掘卡法尔萨米尔,他希望能从中发现首次生产橄榄油的人群和他们制作橄榄油的方法。

考古小组从古井采集了沉积物和岩芯样本,作为研究古地中海东部沿海的气候和植被的材料,并采用新的3D摄影方法拍下了遗址。

考古小组从海船移走了大约100立方米的沙子后发现了其中一口古井,当时应该是为沿海村庄的居民提供淡水用的。

“古井的发现对新石器时代考古学而言很有价值,因为当水井遭到废弃时人们会把它们当做大型垃圾箱。”弗林德斯大学海洋考古学家乔纳森•本杰明(Jonathan Benjamin)博士在一份声明中说。

“这对考古学家来说太棒了,因为可以在里面发现很多史前社会的残骸,包括动物骨骼、植物纤维和工具。通过这些我们可以了解古文明时期的生活方式,比如居民是如何捕猎的,他们都吃了什么等。”他说。

加利利说,对这些遗址的挖掘不仅能增加我们对早期人类定居点的了解,而且21世纪我们依然面临着海平面上升和全球变暖问题,挖掘也能为我们如何应对这些问题提供经验。

“这就是一个现实的例子,因为全球变暖和海平面上升,居民不得不离开他们的房子和他们的村庄。”他说,“我们今天也面临着相同的问题。”

Atlit Yam位于卡法尔萨米尔下方几公里处,由于海平面上升污染了井水,其居民曾试图用石头阻止海平面上升,加利利说,但他们失败了,便把水井当成垃圾堆放点。

“我们发现的证据表明,新石器时期的人类试图解决水的盐化问题,但到了某个时候就没有办法了,最后只能选择废弃水井。”他说。

“这不仅仅是挖掘了一口古井,发现了一些橄榄、一些树和一些打火石。”他说,“我们必须从更广泛的层面看待世界上发生的事情,尤其是在以色列的发生的事情。”

weixinqrcode-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