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以色列国会高科技委员会主办的首届以中经济峰会日前在以色列召开,以色列国会成员和数十名中国官员和企业家参加了峰会。

峰会由以色列中国交流协会(Israel China Interflow Association,以下简称ICIA)承办,以色列航空工业公司网络项目主管埃斯蒂•帕欣(Esti Peshin)主持。ICIA是新成立的组织,致力于帮助以色列企业与中国投资者建立联系,发起并促进中以商贸合作。

以色列给中国官员留下了深刻印象。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秘书长陈永杰称,以色列“是世上最适合中国投资的地方”,因为以色列有解决中国环境问题和社会问题的技术。

陈永杰在接受《以色列时报》专访时说道,在过去十年里,中国与中东地区的合作有了很大的改变。他说:“过去中国的确偏向阿拉伯国家,但是近年来,中国政府将重点放在科技的快速发展上,以色列有我们所需的技术,所以中国和以色列的合作正在加强。”

陈永杰与其它二十余名中国官员来到以色列参加首届以中经济峰会。他们中几乎所有人都是第一次来到以色列,在欣赏这个创业国度的风光的同时,还四处寻找适合中国的各项技术。数名以色列国会成员也参加了峰会,包括罗伯特•伊拉托夫(Robert Ilatov)、大卫•罗腾(David Rotem)和农业部长雅耶尔•沙米尔(Yair Shamir)。

河北省香河县副县长陈刚和其它官员直接指出目前中国面临的环境问题,陈刚称,中国所需的许多技术都和解决环境问题有关。中国国土广袤,不同地方对不同技术类型的重视程度不同。陈刚在峰会第二天接受采访时说,北京地区需要的是绿色科技。因为北京及其周边地区污染十分严重,所以“环境技术、水处理技术和可再生能源系统对我们非常重要。”

这是陈刚第一次来以色列,刚开始了解以色列的高科技产业,这里的技术已经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陈刚从事经济政策方面的工作,所以对以色列的科技早已有所听闻。“我知道以色列技术十分先进,对于一个面积这么小的国家来说,取得如此成就实在让人佩服。你原本以为要在大国才能找到的技术,在以色列都能找到。只有当你来到以色列,你才能真正理解‘创业国度’的含义。”他说,他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以色列的科技创新和创业精神了。

在周二峰会的开幕式上,公布了在距离北京45公里的香河县开发大型高科技园的计划。高科技园的一部分专门为以色列高科技创新而设,旨在吸引以色列企业和研究中心到中国,作为进入中国市场的起点。

沙米尔在峰会上说:“以色列政府正尽全力消除障碍,鼓励两国商业合作。我们应该并肩前行,联合加强两国经济发展。”

ICIA在以色列和中国均设有办公室,“在帮助以色列企业建立关系网和打好关系,成功进入中国市场方面有独特的优势,”雷米•瑞因斯坦(Remy Reinstein)说。作为ICIA的首席执行官,瑞因斯坦促成了把以色列科技公司引进香河的协议的签订。他说:“以色列在农业科技、水处理技术、灌溉技术、生物工程、杀虫技术、鱼类养殖等方面非常发达。中国有资本资助我们的初创企业开发产品,并将产品推广到全世界。ICIA成员中有数百位中国客户、合伙人、投资者和风投家等着和以色列做生意。”

瑞因斯坦说,因为在中国开店需要应对各种挑战,所以ICIA提供的服务至关重要。对于西方人来说,要了解中国的语言、文化和法律已经十分困难,更不用说克服这些难题了,很多以色列企业也因此退缩了。对这些企业而言,在中国有一个“代理人”代表他们和相关政府部门进行协商及解决各种难题尤其重要。

尽管有别的几家公司也提供类似的服务,但是ICIA有制胜的秘诀,那就是ICIA在中国当地有代表处为以色列企业到中国经营铺平道路。ICIA植根于中国,而不是以色列,由刘大卫在2011年创立,意在促进两国的科技发展。他说:“1999年我以学生的身份第一次来到以色列,我当时就很喜欢这个国家。以色列的科技发展让我印象非常深刻,所以我决定要将以色列的‘创业精神’带回中国。”他认为以色列方的参与会对整个业务大有帮助,因此几个月前,他和瑞因斯坦合作开设了ICIA的以色列办公室。

知识产权保护的问题一直是以色列和其它西方国家进入中国市场的忧虑所在。陈永杰承认中国在这方面的确有不足,但他承诺情况正在改变。他说:“尽管中国保护知识产权的法律已经存在多年,但是执法却没有跟上,导致很多西方企业担心自己的知识产权在中国不受保护。政府现在已经在这方面做了很多工作,确保法律的实施。相信我,我们是来真的。”

对于寻求进入中国市场的以色列初创企业,陈永杰给出了一些建议。“要进入中国市场,有三个困难需要克服:了解中国的法律法规,了解中国的文化和民族心理,结合中国的管理风格。”

陈永杰说:“增进两国的相互了解是拓展经济合作的关键。我认为中以商业合作关系现在还未繁荣发展的主要原因,是中国一直以来被视为一个神秘的未知数。但只要你仔细想想,你就会发现中以合作对双方都有益处。你们有技术,我们有市场和商机。这还有什么不好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