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凶残、混乱、宗教极端的中东,以色列面对着荒谬的现实。

以色列北边,是混乱的叙利亚,战火溢出国境,间或波及以色列领土;造成超过十五万人死亡;国际社会对此视而不见;同时叙利亚的医生需要将他们的病人送来以色列救命。

而在以色列东边,则是巴勒斯坦的极端分子,事实证明他们不仅抓捕杀害以军士兵,而且还残忍杀害以色列的青少年。再往东,伊斯兰极端分子不断吞噬伊拉克,并企图对约旦造成威胁。他们的残忍极端让其它恐怖组织都显得温和稳健。而一贯对以色列持敌对态度的伊朗则自说自话,称需要大量离心机用于他们“和平”的国家核计划,即使国际社会作出了一定妥协,伊朗要求的数量也是可接受限度的20倍之多。

而现在,以色列则被牵扯进南部新一轮与哈马斯的冲突中。哈马斯向以色列持续发射火箭弹,部分长射程火箭弹更是深入以色列领土。

在以军发动“护刃行动”(Operation Protective Edge),为反击哈马斯火箭弹袭击而对加沙军事目标进行空袭时,国际舆论已经相对清晰:因为加沙有人员伤亡,而截至此文撰写时间,以色列暂无人员死亡,所以显然是以色列反应太过,太咄咄逼人了。

在这里有必要敦促政策制定者和意见领袖们多花一点力气,仔细观察现在的形势,保持诚实理智,看清底线:如果哈马斯没有从加沙发出火箭弹的话,以色列也不会作出什么反应,也就不会造成死亡。

让人感到遗憾的是,不管是以色列2005年从加沙地带撤退之前还是之后,加沙地带的恐怖分子都不分青红皂白地向以色列发射火箭弹,试图伤害以色列民众。而当以色列在反击中不慎伤及加沙民众时,他们就会利用国际社会舆论向以色列施压,但真正将加沙民众置于危险境地的是哈马斯恐怖分子。

没有造成更多以色列民众死亡,并不是因为哈马斯和其它恐怖组织慈悲。这些恐怖组织正尽他们所能杀害以色列人。一直以来,他们不停偷运和制造武器,现在他们手中已经持有数百个导弹,可以打到耶路撒冷、特拉维夫甚至更远的地方,同时还恳求国际社会,要求以色列撤除封锁,以进口更多强力武器来对付以色列。

之所以目前没有造成更多以色列民众死亡,是因为以色列冒着危及其国际地位的风险坚持封锁,建立警报系统、防空洞、保护区和世界上最复杂先进的导弹防御系统,以保证民众的安全,而不是像哈马斯那样将民众置于战火之中,向国际社会搏同情。

在2005年以色列八千民众从加沙地带的二十几个定居点撤离之后,加沙本有机会实现繁荣。加沙人民本可以建立一个民主之地,让投资实现增长,就像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背井离乡的巴勒斯坦投资者因为相信通过努力可以改善景况,推动了加沙地区短暂的繁荣一样。加沙地带的黄金海岸可以成为观光胜地。如果加沙地区至少能维持表面上的稳定,以色列甚至可能因信任巴勒斯坦人,进而单方面从西岸撤离。

但是加沙对以色列的敌意如此之深,他们甚至无法抑制敌意来假装换取以色列的信任。以色列军民一走,加沙当地居民就把以色列人留下的温室大棚毁了个遍,同时也毁了他们的经济机遇。火箭弹继续在空中飞来飞去。而在2007年,哈马斯公开宣称要毁掉以色列,并将相对温和的巴勒斯坦领导人马哈茂德•阿巴斯(Mahmoud Abbas)逐出,控制了加沙地带。

要开始一场战争很容易,而要结束它却难得多,这已是老生常谈。现在我们只能不安地看着以色列诉诸武力,却不知道最终会走向何方。近日,以色列领导人明确表示不希望再卷入与哈马斯的进一步冲突,但是以方提出的请求却遭到了忽视。现在我们必须为针对特拉维夫和耶路撒冷的导弹攻击作准备,也对可能发起的地面攻击感到不安。

分析认为哈马斯正放开手脚发射火箭弹,因为他们已经没有什么好输的了——他们失去了埃及的支持;他们没钱发薪水;他们是在为因以色列的攻击而死在坍塌隧道里的那几个恐怖分子报仇;他们想要重申作为对以色列唯一可靠的“反抗力量”的地位……

可是,为什么?多年来,以色列已经将与加沙和西岸地区的巴勒斯坦人和解这一目标内化于心,而这一目标的实现的前提是一定不能危及以色列的存在,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反抗”已经撤离加沙地带的以色列呢?因为对于哈马斯来说,这其它的好处都远不及对以色列的敌意来得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