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以色列高中生里,少于10%的人学习数学和科学高等课程。对于因特尔公司来说,这不利于商业发展。一个可能的解决方法是,这家不断扩张的跨国公司和以色列政府进行合作,改变学校的教学重点。

英特尔公司企业事务部全球总裁艾思莉(Shelly Esque)说:“特别是在像以色列这样的国家,英特尔公司对其经济有巨大的影响,我们需要鼓励更多的孩子学习数学和科学。因为,如果我们不这样做,英特尔公司和以色列社会就会遭遇研发未来技术困难。”

“不幸的是,STEM教育目前正陷入危机。”艾思莉说:“就连在印度,每年选择工程专业的高中毕业生也越来越少。”STEM是科学(Science)、技术(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和数学(Mathematics)的首字母缩写。它们是奠定技术发展基础的“硬”学科。

这就是为什么英特尔公司要在以色列召开第一届STEM大会。这次大会在耶路撒冷召开,发言嘉宾和小组讨论教育政策,特别是探讨如何鼓励更多的学生学习STEM学科。

发言嘉宾之一是以色列教育部部长沙伊•皮龙(Shai Piron)。他说: “我们在21世纪迎来了一系列的挑战,要在教育方法和教育目标上进行深层次的改变。我们的计划是在未来几年对教育体系进行重大的创新。这会鼓励更多学生学习技术相关的学科,并且鼓励培养创造性思维。”

艾思莉说,英特尔公司深谙如何鼓励更多学生学习STEM学科。“我们在许多国家都开展了鼓励科学和技术教育的项目,帮助高中生或者更低年级的学生认识到STEM的价值,并选择技术行业作为职业方向。所有国家的政策制定者都意识到STEM的重要性,因为科技越发达,国家就能够越繁荣。鼓励这类教育是我们企业责任的重要组成部分。”

艾思莉说,为了实现这个目标,英特尔公司有一整套设计好的课程。教师和学校能够把课程传授给各年级的学生(从小学到大学)。对于高年级的学生,英特尔公司准备了一系列实操课程,比如派遣导师到社区和学生共同工作、进行实际动手训练、实习、比赛竞争等。

英特尔国际高级副总裁、英特尔以色列公司首席执行官邓慕理(Mooly Eden)说,以色列的情况也一样。以色列的高中生里,只有不到10%的人会被录取进入高等数学项目(即是“五个数学单位”模块)。一般说来,这类项目是录取进入大学一流的数学和科学专业的必要条件。教育部数据显示,自2006年以来,这些模块的录取人数已经下降了一半。

另外,最近在其国际学生评价项目(PISA)中,以色列学生水平也出现大幅度下降。该项目旨在测试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成员国学生的数学能力和阅读能力。以色列位于64个受评价国家中的第40位。邓慕理说,如果不做出改变,以色列将会落后于国际队伍。他警告说:“如果未能致力促进STEM教育,以色列的 ‘创业的国度’的名字就会成为历史,而不是现实。”

英特尔从以色列的技术成就中获益匪浅。目前,英特尔以色列公司是以色列最大的科技行业雇主。在全国范围内,英特尔雇佣了超过9800名员工,分布在几十个地方,主要集中在海法和耶路撒冷的研发部门以及位于以色列南部Kiryat Gat的芯片制造工厂。在过去的四十年里,英特尔以色列公司为这个国家进口了价值350亿美元的货物。邓慕理说:“这至少占了该时期以色列总进口的好几个百分点。”

“在这些年里,英特尔在以色列投资了108亿美元。”邓慕理说,“如果算上所有服务和我们使用的外部承包商,我们估计,英特尔在以色列的活动创造了30,000个岗位。去年,英特尔以色列公司占以色列科技出口超过9%的份额,也占了除钻石外整体出口的一半。”

要改变以色列的STEM教育现状,对于任何一家公司而言,哪怕是英特尔,都是一项过于庞大的任务。艾思莉说,解决这样的问题需要众多高科技单位合力。英特尔已经和100个来自业界、政府和社会服务组织的机构建立了联系,在以色列的学校实施这些项目。

包括Mellanox、微软、思科、高通以及其他跨国和以色列本土公司在内的众多企业正在进行合作,为选择STEM教育的学生提供导师、资金支持、课程、夏令营活动、课后项目和奖学金等。

英特尔相信,为了吸引学生选择STEM教育,需要一些‘华丽闪亮’的方式。英特尔举办了自己的一些比赛,如英特尔国际科学与工程大奖赛(ISEF)。在2012年,该赛事诞生了一个真正的Youtube明星杰克•安佐克(Jack Andraka)。他在14岁的时候发明了一个基于纸张的感应器,能够比目前的测试方法更加快捷便宜地检测出胰腺癌。他的视频在Youtube上产生了超过2百万次浏览量。

”这个孩子不是一个书呆子。” 艾思莉说,“杰克证明了技术能够成为很酷的东西。这正是我们竭尽全力鼓励学生做的事情。”

有些纯粹主义者常常告诉艾思莉私营企业不应该干涉公共教育。他们认为那些投票选出来的政府代表们能够用纳税人的钱款处理好这些事情。

艾斯莉不认为英特尔和其他跨国公司在取代政府,相反地,是在帮助政府。“我们来到这里不是为了取代教育部。”她说,“我们的角色是顾问型的。只有在政府提出需要我们帮助的时候,我们才会提供帮助,和政府合作弄清缺口出现在哪里,并在必要之处提供帮助。如果没有这个咨询过程,我们不会做任何事情。”艾斯莉说,正是政府—无论是在以色列还是在全世界—在寻求和跨国公司建立合作关系。

艾斯莉说:“政府想要私营部门的介入。教育体系因为怠倦或预算问题,对不断变化的现实情况的反应越来越慢。他们知道学生需要做好准备应对改变,但是经常不知道需要做什么准备。我们在研发着未来的技术,知道需要什么样的技能,知道获得这样技能的训练方式。我们发现政府非常急迫想要一些能够满足这些需要的项目。”

艾斯莉补充说道:“我认为这样的合作关系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毕竟,我们需要的都是同一样东西—就是对科技充满热情,能够帮助我们建设未来的孩子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