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国防军情报收集部门8200部队的毕业生是以色列网络安全行业的中坚力量,与此同时,以色列国防军的互动学习技术部门的士兵则负责研发互动性的游戏、视频和应用程序以帮助医护人员、紧急医疗兵和预备役部队学习最新的战地医疗技能。服完兵役后,这些人都有可能成为未来的移动互联网界的企业家。

网络安全是以色列科技行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手机应用程序经历了爆发式的增长。最近几年成功退出的几家大的以色列公司,特别是Waza和Viber,都是研发手机应用程序的。Playtika是一家刚起步的以色列游戏研发公司,在脸谱网的游戏中占据主导地位。其他几十个最热门的手机、电子游戏和应用都有以色列“血统”,其中包括Fiverr, GetTaxi, Rounds 和eyeSight。

互动学习技术部门的负责人伊利让•佩雷德中尉说:“人们把以色列称为‘创业的国度’,其实以色列也是‘创造应用程序之国’。” 佩雷德还说,“我预测不了将来,但我猜想,这个部门的一些士兵日后将会在以色列的创业圈里扬名立万。我们在这里做的事情,可以应用于培训或教育,甚至是纯粹的娱乐。这些技能肯定能够在将来运用到不同的场合。”

当佩雷德接受训练成为以色列国防军医师的时候,就有了成立互动学习技术部门的想法。 “我开始去翻看教程材料,并且把这些给我父亲看。我的父亲也是一位以色列国防军医师,他告诉我这些东西和他30多年前训练的材料差不多。事实上,当我上这些医疗课程的时候,他们告诉我不要使用互联网来搜集信息。这些想法是多么的可笑?”

佩雷德说:“很明显,现在该是转换思想的时候了。”他还说,“现在,一个在学校的小孩一天学习到的东西比150年前一个小孩一生学习的东西还要多。如今有很多的信息等待着我们关注,但是我们的头脑却没有变得更强大,我们获取和记忆信息的能力并没有比过去变得更强。”

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互动学习技术部门诞生了。佩雷德说:“每一代人都有自己喜爱的学习方式。”他还说,“如果说,在过去,使用有彩图的教科书是最好的教学方式,而现在,我们全社会却都习惯使用互联网和移动设备,并迅速而熟练地获取信息。谷歌和维基百科证就明了这一点。我们决定使用同样的工具来改进以色列国防军的训练方式。”

在成立后的一年半内,互动学习技术部门已经完成了超过150个项目,包括数十个视频和几个游戏。目前该部门正在开发一个新的网站,让医疗人员通过观看一系列长度为50秒的视频,熟悉在战场使用的药物和治疗方法。互动学习技术部门拥有自己的Youtube频道,里面有涉及到各种话题的数十个视频,话题包括身体的构造、消化系统的运行原理、细胞获取能量的方式等等。这些视频还包括讲解,伴有各种动画、图案以及一些技能和治疗方法的动画视频。

这些视频的长度都不超过15分钟,大多数在5到10分钟之间。这些视频清晰快速地阐明道理,向观看者讲解一些实质性的东西,讲解有趣而又易于识记。“在教室里,这些讲座可能长达数小时,但是这些时间大多数都花在翻书、准备图表、设立人体模型、处理行政事务等事情上。”佩雷德说,这些视频将学生需要了解的东西归纳到一系列容易理解和消化的演示当中,这是专门为收看Youtube视频长大的年轻人而设的。”

“对很多人来说,材料本身已经是非常棘手的问题,集中注意力听讲也是一个挑战。通过运用展示讨论内容的动画、彩色3D图表图案以及卡通场景等,我们在几分钟之内就能够展示这些课程的精华。”士兵能够随时按照自己的节奏观看这些视频,每次只关注一个概念。通过动画,他们也能够更加容易理解这些材料。”他还说,一旦熟悉了这些材料,他们就能够在实验里,或者在现场训练环节学得更快,更有效率。

Seven-Boom是互动学习技术部门研发的应用程序之一,以一个流行的儿童团体游戏命名。在这个应用程序里,医生和医疗辅助人员需对七个被恐怖炸弹炸伤的士兵中进行分诊。士兵们的受伤程度不同,有的轻微,有的严重。应用程序的使用者需要在5到10分钟的“黄金窗口”治疗时间内想出针对每个士兵的治疗方法。如果他们成功了,一辆救护车会出现,把伤员送往医院继续治疗,如果他们失败了,士兵就会死去。

佩雷德说:“这和战场上的情况是一样的,但是这个训练能够在家里,在智能手机或者平板电脑上完成。”他还说,“士兵们将会进行实战操作,但这个软件能够让他们有所准备和练习,使他们在真实训练前或在没有时间进行实战演练的紧急状态下抢占先机。”

Seven-Boom是针对医疗人员练习技能、增长知识而设计的,面向涉及急救医疗的人士。但是互动学习技术部门人员也在努力研发一系列的游戏和应用程序,其中包括一个3D应用程序。在这个程序里面,一个战地工作者要在战场上照顾一位受伤的士兵。佩雷德说,互动学习技术部门所有应用程序的目的都是为了训练士兵的技能。大部分程序也将向公众开放。

这个部门的人员来自以色列国防军的常规应征入伍的士兵。佩雷德说,这些士兵都有视频技术、动画、艺术相关的背景或者“特别热衷于技术的应用。”“我们对候选人的要求是可塑性强,并且明白技术的影响力。”这个部门的消息在应征入伍者传开之后,佩雷德收到了数百封申请信。佩雷德说,“我们一个月面试60个人,但是我们只需要7个人。”

尽管刚开始的时候,不少人对这个想法持怀疑态度,但军队高层看到这个项目消耗资源不多却能够做很多事情,因而互动学习技术部门得以发展壮大。佩雷德对此并不感到惊讶。他说:“这是一个需要几代人参与的事情。”他还说。“让高层相信这是好想法并不容易,这花了我好长的时间,因为他们那时还不是很明白这个项目。”新思想的出现挑战了惯有的做事方式,也挑战了坚持旧方式的人,因此拉锯战是不可避免的。

军队的领导人现在意识到了互动学习技术部门和佩雷德是宝贵的资源。佩雷德说:“ 我们一直都在向其他部门推销实验性教学的思想,其基础就是‘趣味理论’,通过使所学东西变得有趣来让人们做那些比较困难的事情。”他说,“我们还做了一本书,向其他单位和部门展示这项技术的能力,以及如何在训练中运用这门技术。”结果,互动学习技术部门打算从现今的8个人(包括佩雷德)在未来的几个月扩大到45个人。这个新成立的队伍将会为其他的训练目标研发新的材料。

佩雷德希望技术导向性教育转变过程的完成不会像质疑者所说的那般痛苦。教学人员不会模仿传统的老师和重复过时的教学指南,他们会以更有效的方式去帮助受训者提高技能和运用才能。“在新模式当中,学生自主学习基础技能,并且在训练环节复习这些技能,老师能够有更多的机会去帮助那些更需要帮助的学生。通过这样的方式,军队有更多受过更好训练的人员,并且老师也能够保证他们项目培养的人员都是顶尖的。”

这个项目也能够帮助军队吸纳更多的有学习障碍但具有天赋的人员,他们因为某些原因,他们没有通过以色列国防军的严格训练过程。“从总体上说,我认为在未来几年里,以色列国防军的教育系统将会有所改变,对不同的人群采用不同的教学方法。有些人通过书籍学得更好,但是有些人,比如说有阅读障碍的人,通过书本学习就会很费劲。互动学习技术部门的方法特别适合那样的人。”佩雷德有这个经验,他说:“我自己就有阅读障碍,所以我知道我们的产品是有效的,直到现在,军队还没有能够应对这类训练的良方,我认为互动学习技术部门的方法就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这个部门的士兵必须对自己设计的应用程序和视频的服务对象有深入的了解。所以在互动学习技术部门的工作中,调查研究是重头戏。“我们必须和专业人士,包括医学专业人员和教育专业人员,保持经常联系,以确保我们获得的信息是正确的,展示的方式也是正确的。互动学习技术部门的士兵们努力搜集所需信息,在无意之中自己也已经成为了战场医疗各分支的专家。

他们也成为研发原创材料的专家,并且创造性地把应用程序和视频运用到教育中来。佩雷德说:“在开始这个项目之前,我对数字教育产品做了深入的研究,想着我们可以使用一些现成的技术。但是我们没有找到我们设想的针对互动学习技术部门项目的技术,所以我们就自己研发一切。”

对于佩雷德和他的部门来说,这个方式有另外一个重要好处。他说:“在这里工作,就像是在一个技术孵化器工作一样。”佩雷德说,“我们在同一个房间里一起工作,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台,负责项目的一部分,这里的氛围非常高端大气,就像在特拉维夫市的技术孵化器一样。”“这一点就是我们和8200部门不同之处,这里没有什么是绝对机密的,甚至一点儿也不机密,但是在我看来,对于军队来说,我们做的事情和8200部门做的事情一样重要,目标都是一样的,就是为了提升以色列技术的总体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