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已经派遣军队前往加沙炸毁恐怖分子的地道,但是困难重重。对此,有专家表示困惑,以色列国防军为什么不使用高科技来寻找这些地道?在这场冲突中,正是因为使用了高科技——铁穹防御系统,才有效拦截了哈马斯射向以色列的火箭弹。

加拿大人保罗•鲍曼(Paul Bauman)是世界上探索地道和地下空间领域的知名专家之一。他表示这样的技术是存在的,并且已在美国、加拿大、韩国和其他地方投入使用了。“事实上,几年前,我们和以色列国防军谈过,向他们展示我们研发出来的技术是如何发挥作用的。”鲍曼在采访中告诉《以色列时报》,“以色列国防军对此非常感兴趣,但是他们并没有使用这项技术。至于原因是什么,我不能说。”

以色列国防军称不对此事予以评论。

如果以色列国防军和鲍曼合作,使用他研发的精密技术,并在过去十年里成功应用,现在的情况可能会有所不同。没有一项单一的技术能够发现地道。但是如果集合雷达、断层摄影术、地震测量等数项技术,能够让以色列拥有哈马斯所没有的技术优势。这项技术能够绘制显示地下活动的地图,使以色列国防军更容易找到地道以及挖掘地道的恐怖分子。

鲍曼非常熟悉如何进行地下探索。他和哈特福大学的考古学家理查德•弗朗德(Richard Freund)联手组成团队,发现了阿特兰提斯失落之城,至少可能是阿特兰提斯城。他也因此获得了极大的声望。

电阻率成像法(ERT)是一种用于地底探索的磁核共振成像技术。凭借这一技术,鲍曼和弗朗德找到了包括铜像在内的手工制品。经过碳元素年代测定技术,这些手工制品可以追溯到约4000年前,符合希腊哲学家柏拉图对阿特兰提斯城的人的生活的描述。

作为澳大利亚沃利帕森斯资源咨询公司(WorleyParsons)加拿大卡加立办公室地球物理学小组的技术主任,鲍曼也和弗朗德在众多以色列地底探测项目上合作,其中包括发现了昆兰洞穴。他们使用电阻率成像法绘制了书信洞穴的地表地图(在这个洞穴中发现了最重要的昆兰死海经卷),使得考古学家们能够发现新的手工制品,并绘制出第二圣殿时期犹太人起义的地图。

正是在一次前往以色列探索的旅程中,鲍曼向以色列国防军展示了可用于发现地道的技术。那时,加沙的紧张局势引发了2009年的“铸铅行动”。一支来自以色列理工学院的队伍,在研究人员拉斐尔•林克博士(Dr. Raphael Linker)和阿萨夫•卡拉尔博士(Dr. Assaf Klar)的率领下,研发了一套系统。这套系统将光缆埋藏在地下1到2米深的地方,用来检测地底活动。从本质来说,这个系统就是搭建地底围栏,使用“布里渊光时域反射仪”(BOTDR)技术来检测地下线缆受到的压力。

研究队伍说,压力量可能非常小,但研究表明哪怕是轻微变形也能够被检测到,从而使得该系统非常适合检测地道建设人员的活动。线缆的价格便宜。而且只需要通过一个设备,就能够同时检测长达30千米的边境线。该研究队伍并不清楚以色列国防军是否曾考虑使用这个系统。在本周的一封电子邮件中,林克说该系统还在研发当中。

鲍曼说,一种类似地下雷达的技术是寻找地道的好方法。“以色列一直对此很感兴趣。而且,以色列的公司正在努力研发地下雷达系统。”鲍曼说,“在地下雷达系统中,你向地下发送电波,收到异常信号就意味检测的区域和其他区域有所不同,然后就知道需要进一步调查。”

然而,这个系统存在一定的限制。鲍曼说:“取决于雷达电波的频率,系统能够检测到地下100米的距离,但是在低解析率的情况下,只能够检测到地下10米的距离。”雷达擅长发现大型混凝土地道,因为混凝土含有金属螺纹钢。比起石膏和加沙边境富含盐的土壤,混凝土和金属的密度更高。但是雷达不是很擅长检测更为简单和小型的木结构支撑的地道。

雷达只是鲍曼在探索地道、地下湖和地下通道运用的一项技术。除了雷达,鲍曼还使用电阻率成像法。该技术能够让研究人员对地下地貌进行逆向建模。

鲍曼说:“将电极放在地底下或者地面上,并且发送电流。然后测量返回的电压,就能够知道泥土的电阻性。如果出现异常情况,就意味着需要进一步检测。” 对于以色列来说,电阻率成像法会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技术。“目前以色列在加沙周围已有围栏,所以只需要把电极加入现有的围栏基础上。可以搭建一个能够每隔几秒就发送一次电流的自动化系统,建立一个显示正常读数的基线图片。当检测到异常情况之时,说明存在地道或者地下活动,警报就会响起。

鲍曼在过去成功使用过的第三项技术是名为”地表波多通道检测“(MASW)的地震检测技术,能够测量横波的速度。“你可以使用一个声源,如使用锤子敲打地面,发出名为“地滚波”的声波。当产生的声波越过某区域出现异常情况,显示这片区域和其他区域有所不同之时,就意味着需要对这种异常情况进一步检测。”

并不只是以色列需要应对地道的问题。鲍曼描述的技术已经在美墨边境以及韩国和朝鲜边境用于发现走私者或者毒贩挖掘的地道,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成功。

鲍曼说,成功地检测地道的秘密在于不依赖于单项技术,而是要综合运用这些技术。”每一项技术都有各自的优缺点。但目标是绘制出加沙周围地下地貌的地图。所以,通过经常性的监控能够检测到变化,从而确定是否存在建设或者使用地道的情况。” 鲍曼说,“每一项技术都有助于绘制地图。不幸的是,没有唯一的灵丹妙药。但是我相信,应时刻密切关注地下活动,解决这个问题,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