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黎巴嫩战争过去已经有十年了。以色列从这场战争中吸取了许多教训。

为此,以色列做出了不少改变,其中一项重大举措正是推动技术发展,增进以色列国防军不同部门之间的协调配合。这样一来,空军和地面部队、海军和情报部队在战场上就可以根据他们接收到的实时信息进行合作了。

通信部队(C41)作战指挥部负责人亚里夫•尼尔(Yariv Nir)在接受《以色列时报》采访时表示:“如今,我军不再增加预算配置更多的部队、飞机或船只了。相反,我们推动技术发展,寄希望于更好地把现有武力联系起来,通过协作配合提高作战效果。”

以色列国防军曾在加沙地带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人发生冲突,敌人配备了枪支和简易炸药。但在2006年,面对黎巴嫩真主党时,以色列国防军遭遇的对手强大得多。为期34天的战争期间,121名以色列士兵被什叶派反坦克飞弹、地雷、火箭弹和机关枪击中牺牲。

除此之外,还有约44名以色列公民在北部城市连续不断的炮火弹雨中身亡。黎巴嫩方面也有将近1,200人在战争中身亡——不过,这其中平民和士兵各有多少仍存在很大的争议。以色列表示,黎巴嫩超过半数阵亡人员都是士兵;黎巴嫩真主党则声称,只有250位士兵死于这场战争。

这场战争始于2006年7月12日。当时,黎巴嫩真主党几名持枪歹徒在以色列北部边境Zar’it附近绑架了两名以色列,并将他们掳回了黎巴嫩,就此引发了第二次黎巴嫩战争。

缺少沟通交流

调查表明,这场战争期间,以色列国防军存在指挥命令失误的问题,士兵也没有做好应对全新战争冲突类型和地形地势的准备。尼尔说,调查还突出显示了一个问题:以色列国防军不同军事力量之间严重缺乏交流沟通。

其中一个最明显的沟通交流失误案例发生在战争的第一天,也就是雷吉夫和戈德瓦塞尔被绑之后。在2009年一本揭秘著作中,曾在这场战争中领导过北方司令部第91师的准将盖尔•希赫(Gal Hirsch)详细叙述了绑架案发生前的重大情报一直拖了几个礼拜才传到他和他士兵手中的事。

尼尔说,以色列国防军目前正在着手处理这些问题,确保各个级别层次一切士兵都能接受相关训练,增进各个分支部队之间的交流沟通。

过去三年里,通信部队(C41)已经开展了一项名为“网络中心化IDF计划”的计划。这项计划将会依托一个联合各个部门的交流平台,打造一支“一体化网络军队”。

目前的联合网络已经开始采取这样的工作方式了:如果前线指挥官在一个房子里发现了恐怖分子,他们就可以在笔记本电脑屏幕上进行精确定位,并实时向附近的飞机或船只发送信号,确定他们目标的所在位置。

不过现在,每一个基地和总参谋部还是会收到空军、情报部队、陆军和海军分别发来的信息。这些军队每一支都有他们自己的通信光纤、路由器和加密系统。

调兵南下

尼尔表示,以色列国防军决定把大量基地迁往内盖夫,将成千上万士兵调往南方大片空旷地区。据他所言,这是推动更加切合实际的网络化军队建设的一项重大举措。

尼尔说:“我们打算利用此次搬迁的优势,打造用以支持这一计划的新技术。我们打算建设一套全新的电信基础设施,开发全新的虚拟和云端技术,增加我们的数据中心。所有这些都将会让我们成为一支拥有联合平台的联合部队。”他还说,分享视频、音频和数据的能力将会成为推动军队建设的主要技术推力。

尼尔表示,2014年针对加沙地带恐怖组织哈马斯的“护刃行动”实际上是世界上首场网络化战争,在这场战争中,以色列国防军在进行指挥时适当使用了联合网络的部分系统。“那场军事行动大大加强了一体化网络军队的概念,证明我们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他指出,在一个数字化程度更高、全球联网的时代,人们受到网络安全攻击威胁的几率很高。未来几年,确保网络安全将会成为一项重大的挑战。在发挥联合网络最大潜力的同时,以色列国防军必须确保其数据资料的安全性。

————–

相关阅读:

以色列军队网络安全学院:网战特种兵的孵化器

以色列国防军独家巨献:刀枪不入的安卓系统

以色列国防军南迁带动就业、消费及人口流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