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经济与产业部首席科学家办公室本周推出“混合项目”(Hybrid Program),将与8200部队校友会合作,共同促进以色列籍阿拉伯群体初创企业的发展。8200部队校友会由以色列国防军顶尖技术部门8200部队的退役军人组成。该举措或将吸引不少以色列籍阿拉伯人的目光。

“确实,这个项目很独特,或许在某些方面还颇受争议,但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想法。” 拿撒勒企业孵化中心主任法迪•斯维丹(Fadi Swidan)表示,“不过,一旦人们意识到可能带来的好处,如能够更好地利用以色列科技生态系统的投资和合作网络,他们就会加入这个行列。”

“混合项目”将在拿撒勒企业孵化中心进行,通过和8200部队校友会的合作,鼓励和培养阿拉伯初创企业,旨在显著加强以色列籍阿拉伯群体初创企业的数量和质量。

“当前已经有众多帮助阿拉伯初创企业的项目,其中多数企业都获得了经济部首席科学家办公室的创业资金。”斯维丹说,“但由于各种原因,许多初创企业都没能进入下一阶段,开始首轮融资,通过风投基金争取更多投资。”

斯维丹认为,种族主义不是问题所在。

“更大的原因在于,投资者不熟悉我们在拿撒勒的科技发展,而他们对我们的不了解又导致他们举步不前。于是我们和8200部队的合作就派上了用场。他们手上的合作网络和和资源可以帮助我们的初创企业融入特拉维夫的科技生态系统。”

“8200”是以色列国防军的一个部队,专攻防御通信技术。“混合项目”吸引了多个科技领域的顶尖人才,利用他们的技能助国防一臂之力。这些军人退役后继续在科技行业工作,过去多年来,他们中的很多人创立了以色列部分最知名的科技公司,包括帕洛阿尔托网络、奥科、吉莱特NICE、Check Point、ICQ、Leadspace以及Ezchip等等。

在以色列有数千名从8200部队退役的校友,在科技经济领域身居要职。与最新开展的“混合项目”合作是他们的一种“反哺”方式,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企业家完成初创企业的起步工作。和斯维丹共同负责“混合项目”的埃坦•塞拉(Eitan Sella)也是从8200部队退役的一位校友,在网络安全公司Comsec担任高级信息安全顾问。该项目“或能成为连接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的桥梁”,这是他时刻谨记的重要目标之一。而随着当前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之间日益紧张的局势,这一目标也变得更加紧迫。

塞拉表示,开展“混合项目”的目的之一就是帮助以色列籍阿拉伯人融入以色列科技生态系统。“混合项目”并非为了利润,也不会在参加项目的初创企业中持有股权。项目范围不局限于垂直行业或科技领域,所有好的想法都能接受。“我们存在的原因只有一个:显著增加以色列阿拉伯裔企业家的数量,由此重塑创业国度。”

该项目在开展过程中将与众多高科技行业的伙伴合作,包括以色列工人银行、EMC、可口可乐、SAP和拿撒勒软件公司Galil。项目管理团队上周已发布公告,招募适合的企业参与其中。项目将于4月份正式开始,届时将选出十家初创企业参加项目。

以色列经济与产业部中小企业局局长兰恩•基维蒂(Ran Kiviti)表示:“如果说以色列南部创业者需要平台来鼓励创业精神,把创意变为成功企业,包括生活在特拉维夫的军队情报部门退役军人,那么北部创业者对这些平台的需求则更加迫切。从该项目毕业的企业将能学到独门秘技,搭建合作网络,把他们的技术创意转变成企业,为阿拉伯群体其他有抱负的企业家树立榜样。”

斯维丹说,阿拉伯企业家已做好充分准备,并且非常乐意接受8200部队的帮助。“由于政治和文化原因,我以为他们多多少少会不愿接受此类项目,特别是考虑到8200部队与以色列国防军的紧密联系。但近年来,越来越多阿拉伯科技专业毕业生开始进入海法约克南甚至特拉维夫等地的科技公司,与以色列人共事,而且他们对以色列人的整体感觉也越来越好。博通和阿姆多克斯(Amdocs)等大型企业甚至在拿撒勒设立了科技中心。”

就在上周,微软宣布将在以色列设立新的研发中心。微软以色列区研发中心主任约拉姆•雅克比(Yoram Yaakobi)表示,为利用以色列阿拉伯科技领域的潜在人才,研发中心就设在拿撒勒。

“通过这个项目,我们可让阿拉伯裔企业家感受到同样的舒适,帮助他们融入以色列社会,使他们和所有以色列籍阿拉伯人成为创业国度的正式一员。”斯维丹说,“当第一家科技初创企业获得投资,甚至到第一家由阿拉伯裔企业家领导的初创企业实现退出时,我敢肯定那些心存疑虑的人也将加入我们的行列。”

塞拉表示,从中获益的不只是阿拉伯裔企业家,以色列科技和以色列本身也将受益无穷。“2016年是阿以企业家之年。如今,政府对阿拉伯群体项目的援助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以色列高科技生态系统对该群体的兴趣也日渐浓厚,其还有着成为以色列科技和全球阿语市场桥梁的潜能——均可看出阿拉伯群体的商机已经发展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