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路撒冷理工学院是为以色列负责武器研发与科技产业的国防部门(Mafat)培养研究人员的主力军。他们的主要职责包括研制高级坦克、导弹防御、改进卫星以及其他令整个世界为之瞠目的国防技术。

耶路撒冷理工学院的一位资深教师斯图尔特•赫斯考维茨(Stuart Hershkowitz)在《以色列时报》的独家采访中表示,耶路撒冷理工学院的毕业生差不多占了国防研发部研究人员的四分之一。此外,他们在军事情报局的技术部也占有很大的比例。

赫斯考维茨提到,在耶路撒冷理工学院的众多校友中,有的担任董事,有的担任高级主管,有的就职于以色列最大的科技公司或机构,包括以色列航空工业公司和以色列埃尔比特电子光学系统公司(Elbit Systems Electro-optics)。

该学院前身是马雄•列弗研究所(Machon Lev),成立于1968年,最近几年才更名为耶路撒冷理工学院。该学院面向宗教和正统犹太教招生,有大约4000多名学生,共设五个学科。从高中开始,耶路撒冷理工学院就开始给学生上自然科学课——物理、化学和高等数学,并且为学生提供了参加以色列国防军的技术精英部门的绿色通道,比如国防军的高级情报和技术发展机构8200部队。

虽然耶路撒冷理工学院并非隶属于以色列国防军,但该校的毕业生“活跃在国防军大多数高科技机构里,”赫斯考维茨说,“而且和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斯坦福大学和西点军校有合作。多年来,我们都没谈论过他们在以色列国防部门中扮演的角色,因为军方不让我们说。只有在最近几年我们才被允许透露一点点我们校友所做的事情。”

以色列制造的梅卡瓦主战坦克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坦克之一,这就是他们所作的贡献之一。“其中该坦克最新的升级很多是由我们的校友负责的,特别是电子光学方面,是我们学校的特长。”赫斯考维茨如是说。升级后的梅卡瓦主战坦克的亮点之一就是电子光学公司的新型发射控制系统——光电马克骑士第4代,结合了全电气化的回转炮塔和针对反坦克武器袭击的防御系统。“国防军光电领域的首席科学家,同时也是耶路撒冷理工学院的校友负责梅卡瓦主战坦克光电装载,安装发射和控制系统、夜视装置等等。”他继续说道。

耶路撒冷理工学院的毕业生研发了一个很小很轻却极其精确的摄像头,这是以色列卫星技术最重要的突破之一。“以色列是掌握向太空发射卫星技术的七个国家之一,但由于我们的地理位置,我们发射的有效负荷比其他国家的都要小。” 赫斯考维茨解释道。“因为以色列不可能向东往阿拉伯中心地带发射卫星,因此只能逆风向西发射卫星。为了使卫星摆脱地球引力的作用,以色列的卫星要比其他国家的轻一些。这时候,轻便小巧的摄像头就派上用场了。其中,电子光学公司也参与了摄像头的部分研制。”

耶路撒冷理工学院的学生为以色列国防军研发了很多重要的安全设备,包括后背保护器——用来隔离士兵背上大型晶体管收音机产生的有害辐射。总部位于赖阿南纳的T9设计公司生产的背包和帽子用的就是类似的技术。收音机和其他通讯工具发出的辐射“是现代防御中最容易被忽略的问题之一。辐射是肉眼看不见的,但并不代表它不存在。战场上通讯工具越多,辐射水平就越高,就有越多的士兵置身于辐射的危险之中。”T9设计公司所用的布料就是专门针对以色列战场环境开发的,布料内有镍镀层,保护士兵免受收音机辐射的危害。

赫斯考维茨说,耶路撒冷理工学院的学生研发的很多技术为国家节省了数百万美元。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校友因研发了一个可修复卫星摄像故障的系统,而赢得了Mafat的大奖。经过一段时间的使用后,卫星传送回来的照片质量会下降。当美国发射的卫星发生了一样的状况时,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花了5亿美元去解决这个问题——把新的摄像头送到太空,再把坏掉的摄像头换掉。该校友想出了软件修复的方法,在地面就可以修复摄像头,省下了大量的人力财力支出。

“C音乐”是一款新应用到以色列客机上的新型反导弹防御系统,以色列交通部称这是全球公认的最先进的系统,能够为飞机提供最好的防御。它结合了先进的探测和干扰技术,达到了民航客机的严格要求。“C音乐”利用红外探测器探测到来袭的导弹时,会发射激光干扰导弹的导航系统,从而把导弹引离飞机。这个系统是在艾尔比特公司研发的,依然是耶路撒冷理工学院校友的杰作,赫斯考维茨说道。

耶路撒冷理工学院的很多毕业生都在与军队无关的高科技公司工作。事实上,很多人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他们也会聘用自己人。赫斯考维茨指出,约有30%的毕业生在校友创建的公司上班。比如耶路撒冷的音像技术公司NDS(所有权被美国思科公司买下), 五个创始人中有四个是耶路撒冷理工学院的毕业生。

“值得一提的是,所有学生都严格遵守学校的安排,每天早晨上宗教研究课,晚上则学习技术课题。我们的学生一整天的时间都在学习,但他们觉得这是值得的。”他补充道。

耶路撒冷理工学院的很多学生都是来自极端正统派犹太社区。众所周知,极端正统派社区对科技并不感兴趣。但从耶路撒冷理工学院的现状来看,这无疑是一个偏见。赫斯考维茨说:“耶路撒冷理工学院的4000名学生中,大约有1700名是正统派学生。我们和极端正统派大部分领导者都有联系,包括立陶宛的宗教学校的校长和哈西德派社区的拉比。虽然没有公开承认,但这些犹太教先驱认为学生不适合全天候学习《托拉》,因而默许学生就读耶路撒冷理工学院。”

如果极端正统派学生入读耶路撒冷理工学院,“校方会为他们专门的课程,但并不是所有学生都能坚持下来。然而还是有很多学生通过了,迎接他们的是在以色列科技行业的无限前途。”

耶路撒冷理工学院也有大约600名极端正统派女学生,在与男学生分开的工程和护理项目学习。赫斯考维茨说:“以色列极端正统派融入以色列社会的改革正在耶路撒冷理工学院发生,同时,在校友的推动下,技术革命也在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