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雷兹过境点是加沙通往以色列的唯一行人通道。在“护刃行动”中,超过400名巴勒斯坦人乘坐当地救护车通过该过境点,前往以色列和约旦河西岸的医院寻求治疗。

在7月21日,以色列国防军在该过境点开放了一家战地医院,向在加沙受伤而且无法在停止运作的加沙医疗机构中得到医疗救助的民众提供紧急治疗。两周之后,为展示以色列军队为保护巴勒斯坦平民做出的努力,政府新闻办公室邀请一批外国记者首度探访该医院。

埃雷兹战地医院共有20名医生、护士和卫生员,也配备了先进的急救设备,设有分娩室、药房和实验室。专家成员包括一位小儿科医师,一位眼科医师以及一位妇科医生。尽管以色列的医护人士很希望能够治疗有需要的巴勒斯坦人,但在周五,该医院却是空荡荡的。

在一个房间里可以看到干净的医院病床上放着五颜六色的毛绒玩具,空空的走廊上只有穿着军队制服和白大褂,脖子上挂着听诊器的医生们。

“病人对我们很怀疑。”以军负责巴勒斯坦平民事务的部门COGAT的沙龙•拜顿说,“医院从设立至今,已经治疗了大约50名巴勒斯坦人,还挽救了几个人的生命。”COGAT和以色列国防军的医疗队共同成立了这家医院。

拜顿告诉《以色列时报》:“ 一开始,人们拒绝接受治疗,但是慢慢地,他们冷静了下来,明白我们是完全站在他们那一边的。我们和在加沙内的冲突完全隔离。”

在这家医院的数公里之外,大量受伤的巴勒斯坦人挤在加沙人员不足、装备不完善的医院里。因此,人们会希望看到在这家条件优秀的战地医院能照顾更多病人。拜顿说,主要是哈马斯不让巴勒斯坦人前往这家以色列的医院。

他说:“我们知道敌人在阻止巴勒斯坦民众来这里。” 目前还不能联系上加沙卫生部官员对此做出评论。

拜顿举了一个例子,一名七岁的小孩被送到医院来,很快被诊断出患有白血病。在把他转到特拉维夫的示巴医院前,他的祖母被叫来在以色列的入院表格上签字。

监管医院的阿拉伯文和希伯来文翻译的拜顿说:“一开始,那位祖母说她不会读也不会写,但又告诉我们她是学校校长。很显然她是识字的。” 他说:“当被问及为什么要告诉我们她不识字时,她说我应该理解他们的担心和怀疑,事实上我完全明白。”

来到埃雷兹医院的为数不多的病人有的是被以军在战场上救起,有的是由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UNRWA)或者红十字会转送过来的。一位75岁的妇女在家人逃亡时被留在汗尤尼斯(Khan Younis),后来被以色列士兵送到医院,当时她处于脱水和昏迷状态。有一位21岁的男人被送到医院时,弹片在他的肺部,情况十分危急。他们两人都被转送到了其他以色列的医院。

“我们医院有能力接待加沙居民前来接受治疗。”瑞秋•梅珊说。她是医疗队的首席护士和该战地医院的负责人。“我们在执行这一方面的任务有非常丰富的经验。我们很快就建立起医院,并且能够根据情况随时做出调整。我们成功挽救了一些伤员的性命。”

来参观的很多记者并不认为这个空荡荡的医院是以色列的成功公关。有些人甚至倾向于相信这是以色列带有讽刺意味的伎俩,其目的是为了博得国际社会的同情。因为希望巴勒斯坦人前往敌方军队寻求医疗救助是不现实的。

“我很惊讶医院里没有巴勒斯坦人。”一位法国记者说,“这对以色列的形象一点好处都没有。”该记者说,与其用空荡荡的医院的照片来败坏以色列,还不如完全忽略这件事。

欢迎关注微信号“以色列时报”,关注以色列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