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意大利能源专家发布的一份报告称,随着以色列电力公司开始使用海上气田的天然气,以色列居民盼望电费价格能够下降,但是结果却不如他们所愿。

电费价格可能上涨,而非下降。塞奇奥•阿斯卡里(Sergio Ascari)表示,这就是管理气田的塔玛尔财团将“垄断合同要求”摆在以色列面前的结果。

根据阿斯卡里的报告,这个由Noble Energy、Delek Drilling、Isramco、Dor Explorations公司组成的大财团能源收入为世界其他类似勘探钻井公司平均收入的两倍。以色列电力公司和其他能源供应商将为用至2030年的天然气花费2000亿谢克尔(约510亿美元),而其他国家天然气费用仅为1000亿谢克尔。巨额费用当然不是由电力公司消化,而是由消费者支付。

该报告由商业日刊The Marker于周四发布。

以色列电力公司雇阿斯卡里研究该公司和塔玛尔财团的合同,该合同在经历数月的谈判后于2012年签订。阿斯卡里现为能源项目提供咨询服务,曾任意大利电力监管机构天然气项目主管。过去的几个月里,阿斯卡里一直在研究这些合同,并于上周提交了报告。

这项研究在公用事业管理局(电力)授意下进行,此前公用事业管理局已对塔玛尔财团满腹牢骚。阿斯卡里的研究证实了管理局对财团不满的合理性。天然气价格与能源价格指数相挂钩,塔玛尔财团将所出售的天然气价格持续提高,并没有顾及市场状态。也就是说,尽管买家可以在其他地区购买到便宜的天然气,但是与塔玛尔财团签订的合同将以色列居民限制于人为抬高且持续增长的天然气价格。

除此之外,阿斯卡里表示,合同中设定了天然气最低价格,这当然也没有结合市场现状。然而合同中并没有最高价格设定,这也是类似合同的一个惯例。因此,塔玛尔合同并没有为以色列消费者提供更优惠的能源,相反,合同使得电费成为了以色列经济生活中最大开销之一。

其他影响因素还包括要求发电商购买的天然气不低于某个额度,并保证该财团将作为唯一的天然气供应商,为消费者提供天然气。

阿斯卡里并不推荐对天然气价格执行直接价格控制,而是建议政府出面干预,将塔玛尔财团的要价与欧洲及亚洲的市场状态相联系,在双方之间协商新的价格机制,以此确保供应商价格合理,且能够吸引消费者。

在一份提交给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和国家基础设施建设、能源与水利部部长西尔万•沙洛姆的信中,公用事业管理局(电力)主席奥里特•法喀什-克翰(Orit Farkash-Cohen)写道:“垄断局面正在形成,提交给管理局的天然气合同包含一些在天然气竞争市场中无法接受的条件,特别是对天然气供应商有利、却分配不平衡的风险,使得消费者处于多花钱少用电的困境。”

报道称,内塔尼亚胡和沙洛姆均看过阿斯卡里的报告,但是两人都未对此做出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