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和平奖将于周五揭晓,一个深深扎根于以色列的科技项目有望在时隔二十多年后为这个国家斩获诺贝尔奖。太阳能企业Gigawatt Global是获今年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的机构之一,该公司联合创始人约瑟夫•阿布拉莫维茨(Yosef Abramowitz)告诉《以色列时报》,他真的相信Gigawatt可能有机会获得该奖项。

获胜的几率也许很小:2015年诺贝尔和平奖有273个提名者,其中205个为个人,68个为企业和组织。但考虑到气候问题的重要性,教皇弗朗西斯在近期出访美国时,呼吁采取“大胆举措”解决当今世界面临的最为严峻的问题之一,阿布拉莫维茨相信Gigawatt有机会获奖。

他说:“今年有多个在气候以及环境相关领域的个人和组织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而接受这些提名显然表明评审委员会认为气候问题很重要。”

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的U2乐队主唱波诺表示,Gigawatt打动的不仅是诺贝尔委员会,“该企业已在卢旺达建立了一处强大的太阳能发电站,利用先进的技术,使卢旺达的发电量提高了6%,并且不断用自己的潜力刷新着我对它的看法。必须要让大家知道这个太阳能发电站。”

波诺接着说:“私营部门在帮助落后行业实现兴盛、帮助成长型企业进一步走向成熟的过程中所获的利益和其他部门是一样的。而私营企业在很多方面比多边援助机构更有优势,更有可能实现上述目标。当与援助机构和国家及当地政府合作时,他们的优势变得更明显。”

这正是Gigawatt在阿布拉莫维茨和哈伊姆•莫泽恩(Chaim Motzen)共同领导下所做的工作,前者被认为是世界上太阳能技术实际应用和商业化领域的知名权威专家之一。作为以色列太阳能行业的老将,阿布拉莫维茨在过去数年一直致力于开展世界其他国家及地区的大型太阳能项目,尤其是非洲地区,多年来与联合创始人大卫•罗森布拉特(David Rosenblatt)及埃德•霍夫兰德(Ed Hofland)共同经营阿拉瓦电力公司(Arava Power)。到目前为止,Gigawatt已通过50位主要投资商融资800万美元,随着进行中的项目接近尾声,有望在一年半以内开始盈利。

Gigawatt因其在卢旺达Agahozo-Shalom青年村(由莫泽恩建立)的突破性项目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资格。除了向学校供电外,Gigawatt修建的太阳能发电站是东非首个此类太阳能发电站,满足了卢旺达6%的总用电需求,还为学校提供了收入来源,使其能够提供所需的资源,以空前的规模培训非洲农村的学生。

也就是说,Agahozo-Shalom青年村项目证明,太阳能不仅实用,还能从中获利,因此太阳能可成为推动非洲发展的引擎,实现从经济落后到高科技未来的蜕变,阿布拉莫维茨表示。

“我们没有十分的把握,但这可能是营利性组织首次获得诺贝尔奖提名。”阿布拉莫维茨说(诺贝尔提名委员会未对此作出回应),“但撇开奖项不说,这确实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所需的项目,是为非洲地区供电的零排放商业模式。我们相信,就是这个原因打动了诺贝尔奖委员会,虽然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称号很受用,但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是把太阳能如何改变非洲的信息传递出去。”

“对非洲和第三世界的其他地区来说,电力是解决种种问题的关键,而那些地区现在仍有10.5亿人口用不上电。”阿布拉莫维茨补充道,“Gigawatt的卢旺达太阳能发电站表明,的确有办法走出黑暗。”

去年三月,Gigawatt经以色列议会前议员及未来党党员西蒙•所罗门提名,进入诺贝尔和平奖参选名单(只有政府官员才能提名个人或组织参选)。所罗门表示,Gigawatt “创造的商业模式每年为青年村带来的收入足以支付接下来25年中照顾500个孤儿所需的医疗卫生费用,还能为青年村的经济和环境可持续发展做出贡献。从项目的最初成立到圆满完成,Gigawatt执行董事兼联合创始人哈伊姆•莫泽恩实现了这一梦想。”

所罗门接着表示:“Gigawatt向大家展示了一项创新、可持续、可大规模实施的革命性解决方案,在日益增长的能源需求与可持续经济和社会发展之间取得平衡,而可持续经济和社会发展应值得肯定和推广。”

Agahozo-Shalom青年村的太阳能发电站不仅利用了以色列研发的太阳能技术,其本身也和以色列有着深远的渊源:它是根据国际犹太复国主义妇女组织(WIZO)和其他组织在以色列所设的青年村建立的,村里住着来自问题家庭的孩子,他们在这里学习、参加社交活动以及学习走向繁荣所需的技能。

阿布拉莫维茨很清楚太阳能就是帮助非洲脱离苦海的方法,就算非洲国家想要利用石油建设发达经济,他们也负担不起。“不仅是因为柴油非常昂贵,特别是因为第三世界国家非常贫穷,还因为这会对环境造成非常不好的影响。”阿布拉莫维援引2002年厄瓜多尔加拉巴哥群岛水域发生的石油泄漏事件作为例子,“那艘搁浅的船只泄漏了近100万升柴油,当时正运往目的地用于发电。那次石油泄漏对联合国教科文化组织世界自然保护区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

在已经高度依赖石油的经济中,“断奶”或能逐渐帮助引进更多可替代能源,但在那些没有能源基础设施的经济体中,“我们可以跳过‘旧式经济’发电方法,直接采取更先进的太阳能发电模式。”

作为一个头脑敏锐的生意人(阿拉瓦电力公司凭借诱人业务在2009年吸引德国西门子购买该公司40%的股份),阿布拉莫维茨还因其社会激进分子的举动(甚至在美国最高法院的一个言论自由案例中开了法律先例)、对犹太教育的贡献以及对埃塞俄比亚犹太人的拥护被众人所熟知。此外,阿布拉莫维茨还利用他在阿拉瓦的工作帮助内盖夫贝都因群体,为他们的村庄提供电力,为他们创造工作岗位。而现在他正将该技术引进非洲。“我们在卢旺达的成绩给非洲其他国家的政府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他们正和我们商讨在他们国家开展类似项目的细节问题。”

阿布拉莫维茨还是一个虔诚的犹太教徒,在旅途中坚持戴着犹太小圆帽。小圆帽不但没有成为他生意场上的障碍,这个明显的犹太标记还让非洲人与他的合作变得更加轻松。“非洲地区的基督教徒在和我交谈时总是会引用《创世纪》中的话,讲述上帝如何赐福于那些祝福犹太人的人。”阿布拉莫维茨表示,“异教徒”犹太人的身份也没有妨碍他和穆斯林的合作。“我至少和七个阿拉伯及穆斯林国家的政府就他们的太阳能项目进行了洽谈。他们知道我是谁,住在哪里,但他们还是愿意和我合作。”

而阿布拉莫维茨感受到的“犹太联系”是他确认Gigawatt可能获奖的“最后王牌”。诺贝尔奖将在12月10日颁发,届时不仅恰逢联合国气候大会接近尾声,还是光明节的第四个夜晚。“那一天对犹太人来说是好日子。”阿布拉莫维茨说,“也许Gigawatt能有属于自己的光明节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