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央行行长卡内特•弗拉格日前表示以色列阿拉伯人和超正统犹太人人口老龄化、数量增加等人口变化将威胁以色列长期的经济发展。

弗拉格称特别是超正统犹太男性及阿拉伯女性的低就业率阻碍以色列经济的发展,虽然这两个群体的就业率都有所提高,但是如果没有明显的变化,同其他发达国家相比,以色列经济依旧受其影响。

据The Marker报道,弗拉格认为“未来数十年市场增长放缓已成趋势。为了保证未来经济稳定发展,我们必须勇敢地面对现在的局势,立刻采取行动,确保带动生产力,这将提高全国所有居民的生活水平。”

以色列800万人口中阿拉伯裔占20%,超正统犹太人占10%。这两大群体都是以色列社会中人口增长较快的部分。以色列央行人口预测数据显示,未来50年内,以色列非超正统犹太人的比例将从现在的70%下降至50%。

超正统犹太男性不参与工作,领取政府福利,全职研究宗教。高出生率和低就业率使得超正统犹太人成为以色列最贫困的群体。超正统犹太团体领袖坚持认为该群体的年轻男性应通过祈祷和研究宗教来服务国家,这样才能保持犹太知识及遗产。这些领袖认为来自外界的力量将古老的犹太教关入牢笼,在军队服役或工作破坏了犹太人的传统生活方式。

The Marker报道称,弗拉格表示以色列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比亚太经合组织国家平均水平低13%,以色列因低生产力无法缩小差距。她还表示面向国内市场的以色列经济部分较少参与国际竞争或是其他竞争,以色列低生产力行业包括建筑业、电力、水、食品加工业。

前一届政府通过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法案,即逐步鼓励超正统犹太人服役并提高就业率。而本届政府中超正统政党势力恢复,他们决心撤回这些法案。

与以色列犹太人相比,阿拉伯人则抱怨不健全的教育系统及缺少工作机会。

另一份财政部的报告警告称,这些趋势将导致以色列走向希腊的破产之路。报告表示,如果以色列无法提高以色列超正统犹太人和阿拉伯人的就业率,随着税收减少,政府收入将大幅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