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千名青少年于周二聚集特拉维夫,争夺2016年以色列计算机奥林匹克竞赛的冠军称号。

“有兴趣在计算机领域发展的孩子参加这类比赛是在业界崭露头角的最佳途径。”沙哈尔•巴尔-奥尔(Shahar Bar-Or)说,他是闪存产品供应商闪迪(SanDisk)在以色列子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也是本次奥利匹克竞赛的联合赞助商。“如果以色列要继续保持世界科技行业的领导者以及首屈一指的初创企业国家地位,政府、教育工作者和私人企业要共同努力。”

为了鼓励更多学生加入计算机科技行业,闪迪准备给予更多的帮助。“这场比赛令我们大开眼界,高二和高三学生的表现尤其突出。”巴尔-奥尔说,“我们认为有一些在比赛中表现出色的学生能继续为这个行业做出自己的贡献,正在计划为他们提供奖学金。”

像闪迪这样的公司,以及第二届全国计算机奥利匹克的几十个私人赞助商,鼓励高科技教育对他们的发展非常有利。

“这个创业国度的成功故事,比如说Google斥资10亿美元收购以色列众包导航应用Waze,能鼓舞和激励很多以色列的小孩,他们中的40%表示自己想要从事高新技术行业。不过只有10%的高中生在学习日后能有助于他们进入这个行业的科目,比如编程、数学和物理。” 巴尔-奥尔说,“如果以色列想不辜负“创业之国”的美名,就必须采取举动来缩小差距,我们认为借助计算机奥林匹克竞赛就能很好地达到我们的目的。”

这是取得成功的关键,对于世界最大的闪存制造商和存储设备“随身碟”的发明者闪迪公司来说如此,对于其他跨国公司和当地科技公司,比如英特尔、微软、谷歌和迈络思等许多奥林匹克竞赛的赞助商来说也是一样。科技公司可能也清楚,以色列是一个值得参观学习的地方,但如果不能持续供应工程师和程序员人才来满足他们的强劲需求,就无法为他们提供研发新科技所需的人力资源,他们就会到印度和中国去碰碰运气。

“所有捐资的公司共为竞赛募得超过100万谢克尔(约合160万人民币),这和Rashi基金会所募资金是一样的。” Rashi基金会出资赞助教育项目,为学生,尤其是加利利和内盖夫等便宜地区的学生提供受教育的机会。“教育部也资助了竞赛,而教育部部长纳夫塔利•本内特(Naftali Bennett)就曾成功创办一家科技企业,一直非常支持此次活动。在他们的帮助下。有27万名青少年以不同方式参与了这场竞赛。去年的竞赛中,教育部的身份只是观察员,参与人数也只有6万名。” 巴尔-奥尔说。

“计算机奥林匹克竞赛让编程变得‘酷炫’,这也有利于挖掘新一代的科技工作者。” 巴尔-奥尔说。

竞赛已经进行了八个月,周二的决赛是最后一场比赛。整个过程中有上万支来自全国各地的团队参赛,其中不乏学生团队,年龄最小的学生只有三年级。他们提出并完善各自的游戏编程项目,并向评委组(成员来自资助竞赛的科技公司和教育部)提交 ,评委组会选出最好的进入半决赛,半决赛胜出的进入周二的决赛。即使如此,留下的队伍中大约还有200支是由各年级的学生组成的。科技公司提供的项目导师会和学生们一起工作。

“我们让他们进行游戏编程,并将这个编程转化成一场竞赛,我们希望能刺激并激励这些孩子学习在科技行业获得成功所需要的技能,并让他们意识到为了成功需要学习这些技能。” 巴尔-奥尔说。“编码可以让人入迷,利用类似奥林匹克竞赛这样的活动吸引越多小孩就越好。”

由于各种原因,媒体的报道方式也许是其中之一,大多数以色列孩子表示想成为商人和律师而非程序员。“以色列要想留住‘创业之国’的地位,必须改变这种现状,我们正在为此竭尽所能。” 巴尔-奥尔说。